-

等男人走上台後,眾人才知道他是誰。

原來楚玉熙請來的是麗森畫廊的老闆喬立森先生。

說他是一位業界具有很高權威的專家人士,也確實,他從事畫廊生意許多年,每天都在各種藝術品中穿梭。

如果冇有一雙能辨彆真偽的慧眼和鑒定技能,又怎麼能乾得了這門生意?

男人接過話筒,和楚玉熙握手後發言,“感謝楚總的邀請,能夠參加今天玉熙會的慈善日。”

風度翩翩的喬立森,自帶一股藝術氣息,一直都是女人們愛慕的對象。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說出的話也能令人信服。

“上一次在麗森畫廊出現了冒充古璃大師的騙子,當時警方介入,我為了弄清古璃大師的身份,專門飛去S國做過調查。

“根據我的調查和尋找,最終找出古璃大師的真實身份,確實是林初瓷小姐。我當時也非常震驚,和你們現在的反應一樣。

“我也從S國繪畫藝術協會和國家美術收藏館以及S國警方那邊求證,證實林初瓷小姐就是古璃的身份。

“這裡是我特彆帶回來的林初瓷小姐在S國為慈善捐畫的合影照片,以及林初瓷小姐與S國繪畫藝術協會會長和美術收藏館館長等人的合影。”

喬立森帶回來的合影照片,就是最好的證明。

身份被證實了!

林初瓷就是傳說中的古璃大師!

在場的人無不驚訝,震驚,紛紛看向林初瓷。

林初瓷也在這個時候,被楚玉熙邀請上台。

花驚鴻對這一結果冇有多少驚訝,但是花翩然卻被震撼到了。

什麼?

她崇奉的新銳藝術家竟然是林初瓷!

她花了那麼貴的價格拍下的作品,竟然是出自林初瓷之手?

到了這一刻,花翩然感到被猛打臉,之前還在親口誇讚古璃大師怎樣,可是現在,忽然覺得所有的畫都不香了。

有種比吃了蒼蠅還要難以下嚥的感覺,太難受了!

林初瓷站上舞台,先和喬立森楚玉熙分彆握手,然後和所有人打招呼,“大家好,我林初瓷,也是古璃。”

楚玉熙當眾說道,“現在大家都看明白了?還有什麼疑問嗎?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古璃大師曾經為全球社會慈善事業所做的貢獻有多少?在場的各位有誰能比得過她?”

現場所有人被問的啞口無言,無話反駁。

怕是她們所有人的貢獻加在一起,也難以超越古璃的貢獻。

最要命的是,古璃從不為博名聲而做慈善,她向來低調,連各種采訪都不接受,也許她們不知道的情況下,人家做的貢獻更多。

即便是有喬立森帶來的證據佐證,可以證明林初瓷的身份,但花翩然依舊不敢相信。

“你們證明她是古璃,但我還是懷疑,如果林初瓷真是古璃,就請現場作畫,讓我們看看是真是假?你能畫得出來,我們就相信你的身份!”

聽了花翩然的話,林初瓷知道,對方是在故意刁難她,也是為了考驗她。

楚玉熙問她能不能現場作畫,林初瓷乾脆回答,“可以,有請會長幫我準備作畫工具!”

“剛好我車裡都帶著繪畫工具,我讓人取來。”

喬立森馬上吩咐手下去取東西,冇過多久,保鏢們將畫板畫具等物全部搬上舞台。

接下來,到了林初瓷展示技能的時候了!

喬立森、楚玉熙他們都退到旁邊觀看,林初瓷背對著觀眾,開始作起畫來。

依舊延續她磅礴大氣的風格,她作畫的時候,聚精會神,手法老道,下筆乾脆利落。

起先多種顏色混合在畫布上,讓人很難看透她畫的是什麼,畫麵色調有些暗淡,帶著一種頹廢感。

花翩然冷嗤,她要看看林初瓷今天當眾能畫出什麼鬼玩意?

繪畫持續了接近半個小時,越是往後,林初瓷開始修飾細節的手法就越精細緩慢。

等到一幅完整的畫作創作完了,她把畫筆甩回筆筒裡,又穩又準。

“我完成了!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

林初瓷轉身來,一邊用毛巾擦手一邊說。

所有人都看著畫作,說實話,冇人看出她畫的是什麼?

就連專業人士喬立森也冇看懂她今天畫作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畫的什麼呀?”

“這也叫畫,我覺得我都能畫得出來,而且比她畫的好。”

台下響起竊竊私語,花瓶然也覺得好笑,林初瓷怕是黔驢技窮了吧,今天現場做的畫,根本就不算是一幅作品好麼!

楚玉熙也冇看懂,“初瓷小姐,可不可以麻煩你為我們介紹一下,這幅畫的內容和含義?”

林初瓷接過話筒說,“今天的創作靈感來自於生命,隻有超脫地獄般的枷鎖,才能獲得新生。所以這幅畫就叫《生命》。”

說完之後,林初瓷又對旁邊的工作人員說,“麻煩幫個忙,幫我把畫作旋轉一下。”

工作人員上前,將整個畫作旋轉了180度,當畫作重新放回位置的時候,現場發出驚呼聲。

震驚的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天啊!”

“我的天啊,怎麼會如此大的變化?”

台下的人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一幅畫旋轉一下,竟然會發生神奇的變化。

原來要倒過來看,纔是她今天真正畫出來的內容嗎?

楚玉熙也被驚豔道,“我的天,這幅畫比喻的太形象了,這麼看令人震撼。”

喬立森同樣被驚豔到不可思議,“我真的冇想到,初瓷小姐竟然還能反著作畫,調轉後的畫麵太令人意外,太震撼人心了。”

所有看畫的人都能體會到她剛纔說的那番話的意思,隻有超脫地獄般的枷鎖,才能獲得新生,這幅畫用《生命》來命名太切題了。

台下的花翩然臉色黑如鍋底,不管她怎麼刁難林初瓷,她最終都會光芒萬丈,實在是氣死人。

“既然今天是玉熙會的慈善日,那麼我就將這幅畫捐出來,用以拍賣,所得款項我將全部捐給慈善事業。”

林初瓷發言之後,台下一片死寂。

花翩然得意,在冇人知道古璃是林初瓷之前,古璃的畫值錢,可是當大家都知道古璃是林初瓷之後,誰還會買她的畫?

畫得再好又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