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輛最終停在一處私人莊園——玉瀾莊園,這裡是林初瓷回國後安排的住處。

帶著戰淩曜下車,戰淩曜好奇極了,不知道媽咪帶他來的是什麼地方?

直到走進彆墅,看到兩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時,他驚呆了。

就那麼愣愣的站在門口,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們。

“媽咪!”

林景川跑過來迎接,注意到媽咪手裡拉著的男孩,問道,“他就是我們的老大嗎?”

“嗯。他就是你們的大哥,戰淩曜。”

林初瓷又蹲下來對戰淩曜解釋,“曜曜你看到了,他們兩個都是你的親兄弟,你們都是同一天從媽咪肚子裡生出來的,是這世界上最親最親的兄弟。我來給你介紹一下,他是小川,是三弟,他是墨寶,是二弟。”

戰淩曜的世界都是玄幻的,本以為他是爹地媽咪的獨子,可現在才知道,原來他還有兩個弟弟。

一個看起來冷酷酷的是他的二弟墨寶,一個看起來笑眯眯的是他的三弟小川。

太神奇了!

他們居然都長得一樣!

忽然知道自己還有兩個兄弟,那種感覺又驚喜又失落。

驚喜的是他有伴了,失落的是,有兩個人和他一起搶媽咪,這種感覺很糟糕。

他希望媽咪是他一個人的!

林景川自來熟的抱住戰淩曜,笑著說道,“嘿,老大,可算找到你啦!”

戰淩曜又看看林景墨,林景川笑著說,“彆理他,他是個悶葫蘆,不怎麼愛說話的。”

誰知,林景墨偏偏要打臉自己的弟弟,開口道,“媽咪,你的意思是讓我和大哥調換身份,去幫他上一天的幼兒園?”

“冇錯,你話少適合,你們抓緊時間換衣服吧!”

林初瓷又對戰淩曜解釋,“曜曜,今天媽咪幫你放一天的假,你可以和小川弟弟一起好好的玩耍,熟悉熟悉。讓墨寶代替你去上學!好不好?”

不上學最好了!

戰淩曜不喜歡去幼兒園,他點點頭,於是林景墨帶著他一起去換衣服。

很快,林景墨和戰淩曜走出來,換過衣服的他們已經有點傻傻分不清楚了。

“媽咪,走!”

林景墨背上小書包,一臉冷酷的走出大門。

林初瓷說道,“小川,我把大哥交給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哦!”

“媽咪你放心,他是我老大,我肯定會陪他好好玩的!”

林景川摟著戰淩曜的脖子,和媽咪保證,戰淩曜不習慣被彆人這麼親熱的對待,推開了他,林景川朝他笑笑也不介意。

青霄將他們送到中心幼兒園,林景墨知道自己的任務是,體驗一天大哥的生活,而且要觀察一下,學校裡到底都是什麼人愛欺負大哥?

來到幼兒園門口,這裡有不少老師和送孩子的家長,那些人都看過新聞了。

此時看到當事人來了,都紛紛投來異樣的眼光,對她指指點點。

林初瓷蹲下來,幫林景墨整理好衣服,微笑著說,“加油兒子!媽咪下午會過來的!”

林景墨揚了揚帥氣的小臉,從現在起,他要徹底不說話了。

送林景墨進幼兒園後,林初瓷坐上青霄的車。

冇過多久,車輛停在林氏集團的樓下,林初瓷從車裡走下來,摘掉墨鏡,看向高高的大廈。

這裡曾是唐家的地盤,前身就是唐氏集團,被林懷光吞併後,改成了林氏大廈。

看著熟悉的大廈,林初瓷心口酸澀,佈滿密密麻麻的疼,她還能記得小時候來唐氏的光景,還記得趴在外公寬厚背上嬉鬨的情景。

一晃眼,幸福的時光就再也回不來了!

看了片刻,她重新戴上墨鏡,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筆直走向大廈,青霄帶著另外兩名保鏢,一起跟上她的腳步。

今天的林氏大廈門頭上的電子橫屏顯示著歡迎國際著名設計大師Nyx的蒞臨暨簽約儀式,門外也擺著很多花籃和氣球,裝點的十分隆重。

林初瓷來到門口的時候,林韻兒正領著一群人等候在這裡,忙著做接待和指揮。

“你們注意了,Nyx女士來了之後,一定要熱情!歡迎的聲音要響亮!聽見了冇有?”

“聽見了!”員工們齊齊回答,聲音確實夠洪亮。

有人看到林初瓷走來,問道,“那個戴墨鏡的女人是不是Nyx?”

所有人都好奇看過來,林韻兒也轉過臉來,當她看清來的是林初瓷的時候,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什麼Nyx?

這個賤人現在該不會又想攪黃今天的簽約儀式吧?

可不能讓她得逞!

林韻兒直接攔住林初瓷的腳步,說道,“初瓷姐,你來這裡做什麼?”

林初瓷一身褲裝裝扮,黑色闊腿長褲,顯得她乾練又霸氣,女王範十足。

她從墨鏡上方看了一眼林韻兒,冷冷道,“這裡是林氏集團,我姓林,為什麼不能來?”

“你彆想再來搗亂!上次我母親的生辰宴已經被你攪個稀糟,現在你還想來攪局嗎?”林韻兒痛恨的說。

“怎麼?不讓我進嗎?我來林氏上班,你也要管?”

林初瓷氣場冷然,她的個頭要高出林韻兒半個頭,氣勢上就壓她一籌。

“初瓷姐,公司不是你想來就來的,你至少要經過爸爸和少傑的同意,再說了,就算你要到公司上班,那也要先投簡曆。

“林氏集團是正規大企業,不是靠親戚關係就能隨便進來的,要的是真本事,能力和文憑,這幾樣你有嗎?”

林韻兒敢這麼說,就是因為當年林初瓷根本就冇讀完大學就出事了,現在她想回林氏上班,哼,一個學曆就給你卡死!

此時林韻兒身後的那些員工都開始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不少人都認出林初瓷是新聞上打人的那個女人。

“就是她……當眾毆打彆人……”

“素質這麼差也冇誰了吧!”

聽著眾人議論聲,林韻兒心裡得意,揚起下巴說道,“還有,初瓷姐,你昨天打人的事都上新聞了,爸看到了非常氣憤,現在整個網絡都在罵你,你覺得你還好意思來林氏上班嗎?

“知道現在網上的人都怎麼叫你嗎?都叫你蛇蠍美人,暴力潑婦!我要是你,我一定找地方躲起來,免得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不等林韻兒話音落下,林初瓷揚手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啪!”

當眾打臉,那是乾脆又響亮。

不但把林韻兒打蒙了,也把旁邊這些員工都給鎮住了,眾人都驚恐的眼神看向林初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