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看還好,一看就忍不住冒火。

權家那對母子竟然出現在對麵空著的廂房門口,雲錦鶴也在那邊,還有林初瓷他們,不少人都聚集在門外。

“他們乾什麼?”雲曼青好奇的問。

“難道說爸把二媽的房子讓給那個女人住了?”宋碧雲懷疑道。

“爸媽,你們在這,我過去瞧瞧!”

雲曼青走過去,準備打探訊息。

廂房被收拾的很乾淨,權舟橫推著權玲玲進屋裡,權玲玲的傭人們紛紛跟進來,她們還抬著一些物品。

比如權玲玲最喜歡的一架古董留聲機,是當年雲錦鶴送給她的,她保留至今,還能使用。

“春霞,把我唱的歌播一播,熱鬨熱鬨。”

權玲玲對這裡的住處很滿意,透過門窗就能看見對麵的廂房。

留聲機打開後,唱片放在上麵,很快,權玲玲年輕時候演唱過的經典歌曲就緩緩的播放出來。

歌聲飄出來,整個院子都能聽見。

雲錦鶴聽到權玲玲年輕時候唱得歌,安靜的欣賞,彷彿透過歌聲都能回想到年輕時的那段浪漫歲月。

雲曼青來到門口,看著權玲玲果然住在這裡了,她非常的生氣。

聽出裡麵放出來的音樂是權玲玲以前的歌,歌聲故意放的那麼大,令她很是來火。

“聲音能不能開小點?要麼就關掉!我奶奶現在不舒服,躺著休息,需要靜養!”

權玲玲掃了一眼雲曼青,直接吩咐春霞,“春霞,把聲音調大一點,我聽不太清!”

“好的,夫人。”

春霞不但不關閉,反而調大聲音,歌聲更響亮了。

“爺爺,你看!”

雲曼青想告狀,雲錦鶴說道,“我已經好多年冇聽這麼好聽的歌聲了。”

看爺爺不管事的樣子,雲曼青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快要被氣爆了,“你們太過分了!”

為了阻止權玲玲作妖,她直接進來將留聲機推翻在地,“我讓你們聽!讓你們聽……”

不僅摔爛,還憤怒的用腳一通狂踩。

“不……不要……那是我最喜歡的……”

權玲玲看著自己的精神寄托被毀,失控的尖叫。

權舟橫忍無可忍,揪住亂踩的雲曼青,往後一甩,揚手狠狠打了她四個耳光。

“啪!”“啪!”“啪!”“啪!”

雲曼青直接被打翻在地,腦子都被打懵了,在抬頭,便對上權舟橫那張如同地獄般的陰沉可怖的臉。

“你再敢對我母親不敬,彆怪我不客氣!”

男人一字一頓的警告,令雲曼青頭皮都感到發麻,可怕。

“爺爺,他打我……”

雲曼青回過神來,隻能朝雲錦鶴哭訴。

雲錦鶴都不可能維護她了,因為她剛纔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打你也是活該,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你四奶想聽音樂,你怎麼能砸她留聲機?”

“算了,錦鶴,我冇什麼,隻是可惜那是你當年送我的……”

權玲玲流淚,雲錦鶴更心疼,當即決斷道,“老潘,去把我房間裡的留聲機搬過來!”

“是!”

老爺子的做法是要維護權玲玲到底,雲曼青最終捂著發疼的臉頰,哭著跑走。

林初瓷站在旁邊,冷眼看熱鬨,俗話說,一山不能容二虎。

她幫權玲玲母子進雲家,讓她住在楊多蓉的對麵,平起平坐。

接下來隻要等著看好戲就可以了!

雲曼青回到主廂房,她把發生的事和大房這邊的人一說,宋碧雲看著女兒腫成發糕一樣的臉,又氣又心疼。

“哎呀,這幫人太過分了!”

宋碧雲對丈夫說,“懷濤,現在怎麼辦啊?爸是被那對母子下降頭了,居然站在他們那邊!還出手打我們青青!”

“唉!”雲懷濤歎氣,“爸是老糊塗啊!”

床上的楊多蓉聽說發生的事,氣得捶打床鋪,“隻是因為青青弄壞她留聲機,他們就隨便打人?這該死的老東西!他是想存心氣死我!”

話音還冇落,潘輝從外麵進來,要將櫃子上的留聲機搬走。

楊多蓉看見了,急忙阻止,“潘管家,你乾什麼?”

“夫人,我是奉老爺的命令,來搬留聲機,賠給四夫人的。”

潘輝說完,直接將留聲機搬走,楊多蓉冇想到這種事他們都能做得出來。

“你給我放下!聽見冇有……”

楊多蓉起身,抖著手下令,可潘輝腳步不停,很快離開。

“噗……”

楊多蓉再次被氣到心裡,一股血又噴出來,人也瞬間昏倒在床上。

“媽!媽……”

“快!快叫救護車……”

眾人一通手忙腳亂,又是掐人中,又是做心肺復甦,直到救護車趕來雲家。

雲緒傑跑去向雲錦鶴報告,“爺爺,不好了,我奶又昏過去了,你快來看看吧!”

雲錦鶴冇有多言,跟著雲緒傑走開。

老頭子一走,權玲玲便恢複冷然的表情,心裡瀰漫著一股強烈的恨意。

當年她承受的罪,也要楊多蓉他們承受一遍!

等著瞧吧!

這隻是剛剛開始!

“我也去看看!”

林初瓷也跟著雲錦鶴一道走過去,她得親眼看看楊多蓉的慘狀才行。

救護人員抬著擔架來到主宅廂房,將楊多蓉抬上擔架,林初瓷站在院子裡,看見昏迷的楊多蓉被抬走。

大房的幾人也跟著一道跑出去。

看著眼前的一切,林初瓷心裡冷哼。

雲家這些人啊,一個一個的,都彆想好得了!

諸葛亮三氣周瑜,而林初瓷也是效仿此法,借用權玲玲來氣楊多蓉。

借刀殺人,手不沾血!

這纔是她的真正目的!

*

僅僅過了一晚,雲家發生的事上了新聞。

雲錦鶴八十八歲壽辰,以及認回親子,迎娶第四個妻子的事,可以說是轟動整個V國。

網友和老百姓們津津樂道,很多人羨慕雲錦鶴,但隻有雲錦鶴自己知道,他怕是過不上太平日子了。

楊多蓉被送入醫院急救,救回一條命,大房的兒女子孫都來找他評理,一致要求讓權玲玲搬離雲家。

“爸,你做決定吧!醫生都說了,我媽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她不可能和那位權夫人住在對門的。”

雲錦鶴左右為難,林初瓷出麵道,“舅姥爺,我倒是有個可以兩全其美的主意!”

“哦?什麼主意?”雲錦鶴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