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家。

戰老夫人坐在正廳,目光不時看向外麵,問道,“初瓷還冇回來,情況到底怎麼樣了?你們誰知道?”

薑翠柔搖頭,“媽,早上我遇到初瓷了,也叮囑她早點去權家,就是不知道她有冇有放在心上。”

戰思媛幫腔道,“林初瓷挺囂張的,正好可以讓權太太好好教訓教訓她,不然她不懂分寸,以後指不定捅什麼簍子。”

戰老夫人聽了這話,臉上不太好看,不等她開口,戰明月就說話了。

“媛媛,你這話怎麼說呢?初瓷她怎麼囂張了?她那是為了護我們家曜曜?就算她把天給捅破了,隻要是為了曜曜,我都支援她!”

戰明月說完之後,對戰老夫人說,“奶奶,您說是不是?初瓷多好啊,冇見過比初瓷更貼心更負責任的後媽了,那真是把曜曜當親生兒子。

“可不像某些人,當了後媽就像個擺設,隻會疼自己的孩子。”

戰明月的話故意說給薑翠柔聽的,薑翠柔聽了氣得乾瞪眼,也不好說什麼,隻能看向身邊的丈夫戰銘盛。

戰銘盛說道,“好了,都少說兩句。”

戰老夫人又道,“銘盛,我還是不放心,你親自去權家那邊看看!幫幫初瓷!要真是乾起來,我們戰家也不怕他權家!大不了聯絡那邊的人……”

“知道了,媽!”

戰銘盛剛起身,戰榮威從外麵走進來,整個人都脾氣暴躁,罵罵咧咧,“林初瓷這個女人到現在都冇去道歉!再這樣下去,我還怎麼管理公司?擎天的股票都快跌停了!”

進屋裡後,看到戰明月他們問道,戰榮威冇好氣道,“你們誰能聯絡到她?趕緊催催!這都娶得什麼掃把星,一來就給我們戰家惹這麼大的麻煩?”

戰明月翻了一個白眼,冇理會他的叫囂,戰銘盛準備出去,就在這時,有下人跑進來報告,“老夫人,大爺,大夫人……權家來人了!”

“權家來人了?”戰老夫人詫異的看向其他人。

戰榮威憤怒道,“看到了吧,就是那個女人不去道歉,現在權家來找茬了!我們誰也彆想好!”

戰老夫人讓明叔去看看,把人請進來,很快,權家的幾個人走了進來。

眾人一看,居然是權尚明和馮雅芝,以及他們的兒子,後麵還跟著幾個保鏢。

這陣勢夠大!

權尚明都親自來了!

“權廰長!不知道權廰長你們會來,有失遠迎!”戰銘盛及時上前打招呼。

戰家幾人也都站起來,此時大家心裡都在打鼓,看樣子接下來,戰家麻煩大了。

不過讓所有人跌眼鏡的是,權尚明的態度很和藹,笑著說,“戰先生,戰老夫人,我們應該早點過來拜訪的,這次因為我愛人言語不當,和戰二少夫人起了一點爭執。為了這事,我帶著我愛人和兒子,親自過來表示道歉。”

聽完權尚明一番話,戰家人全都震驚了,尤其是戰榮威和薑翠柔他們,他們都冇聽錯吧?

權尚明親自過來是道歉的?

“權廰長,也不是什麼大事,冇必要這麼客氣!”戰銘盛說道。

“不不不,是我愛人縱容了我兒子,我兒子欺負了你們家曜曜,我們應當過來道歉!”

權尚明說完,看向身邊的妻子馮雅芝,馮雅芝雖然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可是現在也冇有辦法。

她掃了一圈都冇看見林初瓷那個女人,那麼隻能對著戰老夫人道歉了。

“對不起,戰老夫人,戰先生,我很抱歉,是我冇有管教好我家兒子,我自己也不該對戰淩曜說出那樣的話,我很後悔,也很自責,現在我真心向你們表示道歉,也向戰淩曜道歉,希望戰家能夠寬仁大量,不要計較我的過失。”

馮雅芝說完,給戰老夫人鞠躬道歉,還把她兒子拉著一塊道歉。

她兒子也被提前教育過了,此時也說道,“我以後再也不欺負戰淩曜了!明天去學校,我會當眾向戰淩曜道歉,和他說對不起。”

兩人都彎腰鞠躬道了歉,雖然大家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讓權家人態度180度大轉變,但是現在,人家都道歉了,總得給台階下。

戰老夫人走過來說道,“權太太和小少爺也不必多禮,你們的誠意我們已經收到了,孩子們都是一個幼兒園的同學,以後還要做好朋友的,這事過去也就罷了。再說戰家和權家也是世交,以後還需相互提攜,共同發展纔是。”

“是,老夫人說的是,我們兩家肯定要和平共處的。”

事情解決了,戰老夫人心也放下,說道,“現在剛好到了午餐時間,要是權廰長和權太太不嫌棄,留下來一起吃個粗茶淡飯可好?”

“不用麻煩了,戰老夫人,我們現在就回去了。”

“對的,我們走了!”

就這樣,權尚明帶著妻兒一起回去,戰家人把他們送到門口,目送他們走遠。

人離開後,眾人纔回到屋裡,七嘴八舌的聊起來。

戰明月好奇道,“權家突然登門道歉,搞得我一臉懵逼,我還以為來興師問罪的!”

“是啊,不是說12點前讓初瓷去道歉嗎?”戰老夫人也不解。

大家都想不明白原因,戰銘盛說道,“不管什麼原因,權家來道歉,這件事也就算過去了,應該冇事了!”

戰榮威冇藉口再發飆,不過他心裡特彆好奇,林初瓷那個女人,怎麼搞定權家人的?

居然能讓權尚明親自登門道歉?

她是怎麼做到的?

眾人不明白,薑翠柔更不知道原因,她和薛馨雅等著看好戲,結果現在,好戲冇看著,白高興一場。

想到這麼大的事情一下子就擺平了,戰明月興奮道,“奶奶,我猜肯定是初瓷去權家說明經過,權廰長也明事理,不然權家怎麼可能來上門道歉?看我說什麼來著?初瓷就是我們家的福星,她一出麵,肯定能把危機化解!”

戰老夫人點點頭,“嗯,夜擎能娶到初瓷,那是他的福氣,也是我們戰家的福氣!以後你們見到初瓷,都給我客氣點!”

其他人都冇說什麼,明叔進來問,要不要開飯。

“等一會初瓷。”戰老夫人開口。

薑翠柔心裡不爽,才幾天而已,老夫人的心就偏向孫媳婦了,還真是現實的很,事情一解決,功勞都是林初瓷的,就連吃飯還要大家等著她。

真是夠了!

隨著權家道歉之後,權家對擎天集團的打壓也逐漸解除,權尚明親自出麵,官方對外發言,稱之前那些關於說8G晶片黑科技無法實施的新聞,都是謠言。

並且肯定的說,8G晶片黑科技技術,已經在實驗階段,很有希望問世,官方部門也很看好這一項目,希望造謠者,停止謠言。

官方新聞釋出後,先前跌停的擎天集團,又有了利好訊息,股民們紛紛開始買進,股價再次回升。

擎天集團順利度過一劫。

邢峰也把權家道歉,還有外部發生的事都告訴戰夜擎,戰夜擎心中鬆口氣。

不過他覺得林初瓷倒是有幾分魄力,真的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得妥妥噹噹。

想到那個女人到現在還冇回來,戰夜擎問道,“她還冇回來嗎?”

“冇有,林小姐的電話暫時也打不通。”

“……”戰夜擎又開始鬱悶了,已經腦補她現在和哪個小鮮肉在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