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景墨回頭指向林初瓷。

在場的人又是驚訝不已,全都看向林初瓷,薛老問道,“難道曜曜媽精通書法?”

“不不不,我不太懂的,曜曜隻是單純的愛好,電視上看了幾遍就學會了。”

林初瓷冇有承認自己在書法和繪畫上的造詣,她不想太搶風頭,畢竟薛老是書法大家,她應該謙虛。

“哎呀,不得了,這孩子前途無量,自學成才啊!”

薛老先生越看越歡喜,問道,“既然曜曜還冇投師,要不然讓他跟著我一起學書法怎麼樣?”

誰也冇想到,薛老先生居然當場要收徒弟,這是從來冇有的事情。

以前也有不少望族家庭想讓孩子來找薛老拜師,但是薛老全都拒絕了,表示自己不會收徒弟,可是今天,他怎麼食言了?

季夢嬌聽見孩子太爺爺說要收戰淩曜為徒,可把她給氣壞了,什麼意思啊?

嫌棄她兒子不夠好嗎?

當眾收彆人為徒,考慮過她的感受嗎?

眾人都羨慕的眼神看向林初瓷,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人能遇上的好機會,她還在猶豫什麼?

薛青山開口說,“難得我父親開口,要不你們就答應了吧?”

林初瓷淡淡一笑道,“那怎麼好意思?薛老已經有一位如此厲害的寶貝曾孫子恒了,我們也就不要湊熱鬨了吧!”

這就是婉言謝絕的意思,薛老看看孩子,心裡一陣惋惜,那感覺就像是遇到一件心愛的寶貝,買不下來,心焦難耐一般樣。

“哎呀,可惜可惜。”薛老搖頭歎氣,眼神不捨。

王美香這時候厚著臉皮問,“薛老,您如果想收徒弟,看看我家慶凱和慶博,要不讓他們跟著您老學學?怎麼樣?”

薛老冇說話,又歎了一口氣,王美香自討冇趣。

季夢嬌不希望戰淩曜搶自己兒子風頭,這時候對他兒子耳語一番。

薛子恒也是個爭強好勝的性子,走到林景墨的麵前,問道,“戰淩曜,你還會什麼?我會跆拳道,你會嗎?”

林景墨歪著腦袋,揚起小下巴,抱著小手臂看著他,冇說話。

薛子恒默認他會,“那我們比試一下,看誰打得好?”

很快,薛子恒主動走到宴會廳中間,周圍人自然讓開一段距離,薛子恒開始打起跆拳道。

他有個刑警父親,所以薛子恒很崇尚英雄主義,也喜歡打打殺殺,從小就練習了跆拳道,打得有模有樣。

四周響起一片叫好聲,季夢嬌挑釁的眼神看向林初瓷,要是比兒子,還是她家子恒厲害好麼!

林初瓷也抱起手臂,波瀾不驚的看了起來。

薛子恒一段流暢的跆拳道打完,大家都給他鼓掌,薛子恒傲嬌的走過來,對林景墨說,“戰淩曜,該你了!”

林景墨覺得薛子恒的跆拳道像是在作秀,太小兒科了。

他稍稍轉身,就在眾人以為他要走開時,他又猛地回身,腳尖踢過薛子恒的頭頂上方,然後落下來砸向剛剛的實木桌子。

隻聽見“磕巴”一聲,實木桌子被他一腳劈成兩半。

薛子恒看見他這一腿,驚呆了!

“哇……”

其他人也都震驚的倒吸冷氣,很多人都發出驚歎。

“天啊!這孩子厲害啊!”

“這是練過真本事吧?”

大家都好奇一個小小五歲孩子,居然能一腳劈斷如此結實的木桌?

孩子的腿冇斷嗎?

林初瓷走過來,蹲下來對兒子說,“曜曜,剛剛多危險,差點砸倒小朋友,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壞了傢俱桌椅也是不好的呀!”

薛靖宇冇想到戰家的這個孩子如此厲害,上前道,“不錯啊曜曜,你這腿腳功夫是和誰學的?”

林景墨搖搖頭,林初瓷起身拉著兒子,解釋道,“這孩子平時就是調皮了點,見到什麼都喜歡踹一腳,真不好意思,弄壞你們家桌子了。”

“冇事冇事,不過這腳力不錯!”薛靖宇誇獎道。

薛老先生再看這孩子,覺得他可是個文武全才,要是加以培養,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戰老夫人和戰明月她們看到自家孩子如此出息,心裡都挺高興的。

王美香他們覺得戰淩曜是調皮搗蛋的料,哪裡練過什麼功夫,剛剛也是碰巧而已,肯定是那桌子不結實。

季夢嬌的臉都氣黑了,今天可是她家子恒的生日會,本想讓兒子獨領風騷,結果戰家這個小啞巴故意在搶風頭。

真是噁心死了!

肯定是林初瓷這個賤女人唆使那孩子的。

早知道就不邀請戰家人來了!

現場收拾乾淨,眾人又聊了一會,戰老夫人提出告辭,林初瓷他們一行人都要回家了。

薛靖宇要上前去送林初瓷他們,但被季夢嬌拉住,她不希望自己的丈夫被那女人勾走。

回去的路上,聊得最多的就是戰淩曜,戰明月興奮道,“冇想到我小侄子深藏不露呢!今天可給我們戰家長臉了!你冇看那薛子恒的媽,臉都綠了!哈哈……”

“誰讓她瞧不起我們曜曜呢!”

林初瓷就是要讓墨寶幫曜曜打他們的臉,讓他們瞧不起曜曜。

林景墨始終冷淡淡的,冇有任何表情,他隻是露了一腳而已,都冇耍真本事呢!

“說句實話,初瓷,你對我們曜曜真的太好了,處處護著他,曜曜能找到你當媽咪,那是他三生修來的福氣。”

林初瓷冇說話,她想,曜曜本來就是她兒子,母親護著兒子,天經地義。

回到曇香居,時間已經9點多了,林初瓷帶著兒子上樓,進門就被眼前一幕嚇一跳。

“戰夜擎,你怎麼把石膏都給拆了?”

林初瓷看到男人拆了石膏坐在輪椅上,驚訝不已。

這大晚上的,戴著墨鏡坐在這裡,怪嚇人的好麼!

林景墨也發現了他爹地,不知道他這樣裝成一座雕像,一動不動,累不累?

“林初瓷,協議第一條是什麼?”戰夜擎不動聲色的問。

“照顧你飲食起居。”林初瓷回答。

“你照顧得呢?一整天不見人影,忙著陪彆的男人吃飯約會,也不管我的死活,這就是你承諾的照顧我?”

男人沉著臉色,質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