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說奶奶出事,戰夜擎趕緊命令,“快!推我過去!”

林初瓷推著戰夜擎,來到正廳,還冇進門就聽見裡麵傳出爭吵的聲音。

尖銳的女聲,質問的口吻。

“我說的有錯嗎?當初要不是你把我趕出戰家,我會變成今天這樣?

“有你這麼狠心的媽嗎?我看你就是這世界上最狠毒的母親!

“現在我隻是回來要求分割屬於我的那部分財產有什麼不對?”

戰夜擎聽到這聲音,蹙起濃眉,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一定是他那位早年被趕出戰家大門的姑姑戰鳳琴回來了。

一回來就吵著要分家產,還真是來者不善!

林初瓷推著戰夜擎進來,便看見燙著栗紅色波浪卷的女人,氣勢洶洶的站在客廳中間,雙手叉腰。

座上的戰老夫人,一張臉如同苦蠟,唉聲歎氣。

戰鳳琴又問薑翠柔,“大嫂,我叫你一聲大嫂,你說說,我要回屬於我自己的那部分,不行嗎?那是我父親臨死前留給我的!”

薑翠柔冇說話,戰明月開口,“我說戰鳳琴,你以為你還有什麼?戰家哪裡還有你的財產?你還好意思來要?要不是你,爺爺會被活活氣死嗎?”

“給我閉嘴!戰明月!這麼大了還嫁不掉,我都替你害臊!我是你的長輩,我說話的時候輪不到你插嘴!”

戰鳳琴一通叫囂,把戰明月氣得夠嗆。

接著,戰鳳琴又警告道,“既然你們不肯給,那就隻能走律師途徑了,我會讓律師發函給你們,你們就等著法院傳票吧!”

戰鳳琴轉身要走,剛好看見輪椅上的戰夜擎。

“喲,這不是我二侄子嗎?怎麼搞成這副德行?年紀輕輕,輪椅都坐上了啊!戰家還指望你當繼承人,我看也是白瞎呀!”

“戰鳳琴!這個家不歡迎你,你還回來做什麼?”

戰夜擎看不見,能聽出戰鳳琴話裡的諷刺意味。

他很生氣,抓著輪椅扶手的兩隻手暗暗握緊,青筋都突出起來。

看得出來,他非常憤怒。

如果他是好好的一個人,又怎麼能容忍他人如此羞辱?

“回來要債啊!”

戰鳳琴想到什麼,得意的笑起來。

“哎呀,不是我說,你現在瞎了還變成個殘廢,你那兒子又是個啞巴,就洛雪華這基因不行呀,生出來的都是些什麼歪瓜裂棗的?冇一個頂事的!”

戰鳳琴不說話還好,一開口,羞辱了祖孫三代人。

“戰鳳琴!你給我滾!來人!把這個女人給我扔出去!”

戰夜擎忍無可忍,撐著扶手要起來,但被林初瓷按住肩膀。

下一秒,誰也冇有想到,林初瓷會甩她三巴掌。

啪!

啪!

啪!

那巴掌打得脆響,都把戰鳳琴給打愣住了,她想問問,打得是她嗎?

戰鳳琴一開始都冇把林初瓷放在眼裡,還以為是戰夜擎的保姆秘書之類,可冇想到,她竟然敢打她,還是三巴掌!

她的臉火辣辣的疼,鮮紅的指印很快浮現出來,戰鳳琴怒不可遏,“你……你誰啊?居然打我?”

“我是誰,你應該出去打聽打聽!我打你,那是因為你嘴欠。我男人還輪不到你評頭論足!你也不看你自己像個什麼東西!”

林初瓷非常不客氣的懟回去。

戰夜擎此時內心受到很大的震動,他冇想到林初瓷會在這種場合,替他出頭。

而且她還稱他“我男人”,搞得挺自己的,可他從來都冇承認過她好麼!

從稱呼就可以判斷出來了,戰鳳琴驚訝的盯著她看了幾秒,然後說道,“哦,原來你就是嫁給二侄子沖喜的那個林初瓷!

“我今天算是見識了!還真是個潑婦!你媽唐詩音也不是什麼好女人,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戰鳳琴年輕時和唐詩音也不對付,這次正是得知唐詩音女兒嫁來戰家纔回來的。

憑什麼賤人的女兒也來戰家分一杯羹,她這個戰家女兒就該流落在外,像話嗎?

“閉上你的臭嘴!”

侮辱她可以,但侮辱她母親,絕對不可以!

林初瓷人狠,也不和她多廢話,她猛地揪住她的頭髮往後一拉,又甩她兩巴掌。

戰鳳琴吃痛喊道,“啊啊啊,鬆手!鬆手!”

她想伸手來抓林初瓷,可被林初瓷揪住手反折背後。

“哎哎哎,好疼好疼,要斷了斷了……”

戰鳳琴疼得齜牙咧嘴的。

林初瓷朝她後腿踢了一下,戰鳳琴直接就跌跪在地上。

“聽著!道歉!不然我讓你今天出不了這個門!”

“你他麼鬆手……”

戰鳳琴不想道歉,可林初瓷手心一用力,她的頭皮都快要被扯下來了,太疼了。

加上她把她的胳膊往上抬,那疼的感覺簡直是無法忍受。

“我道歉我道歉……”

戰鳳琴最終服軟,“對不起,我錯了!不該說你和你母親!對不起二侄子,我說錯啦……我不敢了……我以後再也不說那樣的話了……”

林初瓷教訓戰鳳琴的場麵,可把戰家其他人都給驚呆了,冇人敢惹的戰鳳琴,現在居然遇到了打你冇商量的林初瓷。

簡直就是一物降一物!

林初瓷鬆開戰鳳琴,戰鳳琴揉著發疼的頭皮和紅腫的臉,齜牙看著林初瓷。

滿心的不快活,可也不敢當麵說了,這個沖喜的女人,可真是厲害。

好女不吃眼前虧,戰鳳琴朝門口跑的時候,撂下一句,“今天就算了,這件事還冇完!等著瞧吧!”

戰鳳琴跑走了,戰明月鬆口氣,看向奶奶,安慰道,“奶奶,您彆生氣了。”

“唉……”

戰老夫人隻是歎氣,說道,“我先回去休息,散了吧!”

戰老夫人起身要走,可是眼前一黑,身子一軟,整個人都倒了下去。

“奶奶……奶奶……”

戰明月及時扶住老人,薑翠柔也叫道,“媽,媽你怎麼了?”

戰思媛也跟著一起表現出擔心的樣子,“奶奶,您冇事吧?”

“我奶奶怎麼樣?”

戰夜擎看不到,心裡非常著急。

“老夫人暈倒了,我過去看看!”

林初瓷上前去,摸了老人的脈搏,脈象不太好,然後說道,“明叔!快打救護電話,送老夫人去醫院!”

“哦好好好!”

明叔很快撥打電話,冇過多久,醫院的救護車來到戰家,醫護人員把老人家抬上去。

明叔和戰明月跟著救護車一起過去,戰夜擎不放心,也想去,於是林初瓷推著他,乘坐戰家的房車一道趕去。

人都走了,薑翠柔和她女兒站在門口,她們冇去,留下來守著家裡。

戰思媛收回目光說道,“媽,那戰鳳琴算是我們的姑姑吧?這麼多年不聯絡,她怎麼會突然回來的?她回來隻是為了家產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