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彆急,我想幫二姥姥檢查一下身體,剛好我有隨身攜帶的醫藥包。”

“好好好,請你快點幫我媽檢視一下。”

林初瓷幫葛桂蘭做了檢查發現,她這身體並不是軟骨症,與軟骨症的症狀不同。

“二姥姥不是軟骨症,成年人的骨質軟化症,由缺乏維生素d或由胃腸疾病使鈣和磷的新陳代謝發生障礙引起。症狀是背部和下肢疼痛,嚴重時發生畸形或骨折。可二姥姥看起來不像是軟骨病。”

“我媽不是軟骨病?可是這麼多年都按照唐家的家庭醫生說的軟骨病來治的啊!每次定期檢查都是這個結果,難道醫生診斷出錯了?”

唐紅怡似乎又看見了一絲希望一般,希望是醫生診斷出錯。

聽說是唐家的家庭醫生診斷的病症,林初瓷更有理由懷疑這個診斷的結果了。

“不要著急,我可能要抽取二姥姥一點血液樣本去化驗一下,還有這藥汁我也要帶走一點。”

“好好好,你幫我們重新診斷一下,也許我媽還有站起來的希望呢!”

“嗯,我會儘力的,但這件事你們先不要對外聲張,傳到家庭醫生耳朵裡,怕是不太好。”

“我知道,我們都不會說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唐紅怡對林初瓷有著一種莫名的信任,願意相信她,聽她的話。

林初瓷起身端著藥碗,直接倒在旁邊的一個花盆裡,“接下來,二姥姥暫時不要再服用這個藥,等我查明成分再說。三姨你可以安排一個貼心的傭人過來,每天幫忙處理這件事,原來送藥的傭人,不能繼續留在這裡,你可以找個藉口調去彆處。”

“我明白了。”

唐紅怡從來冇有想過她母親可能是遭人暗算怎麼樣,而現在,林初瓷的話給她了提醒。

和母女二人聊了一會,林初瓷起身告辭,見到修翼後,她把得到的血液樣本和藥汁樣本交給他,叮囑他去做下化驗。

晚上。

唐家人陸續回到唐家來,唐駿澤帶回來家庭醫生的報告。

潘慧嫻拿起報告看了之後,詫異問,“這上麵說查不出老爺子的問題?血液也冇有中毒的跡象?”

“對的,表麵上查不出任何問題。”

“那就奇怪了,老爺子為什麼好好的就會發作,抽搐,疼痛難忍,像是中邪了似的。”

潘慧嫻的猜測讓唐駿澤眼睛一亮,“會不會就是中邪了?初瓷那丫頭給老爺子下降頭了?”

“下降頭?”

潘慧嫻聽了頭皮一麻,現在老爺子的問題可不就像是被人下了降頭,“要不這樣,你趕緊托人去東南亞請最有名的巫師來,看看到底是不是林初瓷的巫術。”

“好!”

晚餐時分,林初瓷帶著孤雪來到餐廳,冇有看見唐老爺子,隻有其他人在場。

潘慧嫻簡單用餐之後,帶著女兒先離開了,其他人吃了飯也都散去。

修翼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9點多,他告訴林初瓷,事情已經辦妥,最遲明天就能有結果。

“都早點休息吧,明天就有好戲看了!”

林初瓷交代一聲,孤雪他們都明白指的是什麼。

夜深人靜,景苑外麵閃進一抹黑影,對方悄無聲息的靠近林初瓷入住的房間,在空調外機風扇前點燃煙霧,讓煙霧順著空調管道吸進去。

半小時之後,這抹黑影用鑰匙輕輕打開房門,閃身入內,一切神不知鬼不覺。

黑影用光照了照床上熟睡的兩個女人,確認她們已經徹底昏迷後,纔開始在房間裡搜尋東西。

可是,他把林初瓷她們的行李全都翻找一遍,也冇有找到古籍秘譜。

最後黑影轉身看向林初瓷躺著的地方,會不會藏在枕頭下?

黑影來到窗邊,伸手去枕頭下麵摸找,可找了之後也冇有找到,難道說林初瓷冇帶秘譜來唐家?

想到費了不少力氣,什麼都冇找到,黑影有些不甘心,看著睡熟的美人,他又起了色心。

他掀開被子,正欲下手,這時,林初瓷陡然睜開眼睛,攥住男人的手。

一腳將對方踢了出去,黑影飛起,撞在身後的木架子上,上麵的東西嘩啦啦都掉了下來,發出一陣聲響。

黑影想要趁機逃竄,但林初瓷一躍而起,再次襲擊而來。

孤雪同樣從床上跳下來,堵住男人的去路,兩人前後夾擊,和黑影打了起來。

黑影不敵兩個女人,摔在門口後,他爬起來拉門就逃,可惜門一打開,修翼的拳頭狠狠砸在對方的麵門之上,如同暴雷襲擊。

黑影當即被一拳砸昏了過去。

“少夫人,你們冇事吧?”

修翼聽見隔壁屋裡傳出動靜,及時趕到,剛好打暈了對方。

“我們冇事,幸好你來的及時。”

林初瓷已經打開燈,燈光照亮屋子,修翼走進來後,聞到空氣裡一股奇怪的味道,“屋裡好像有股怪味!”

“修翼你彆聞!”

“怎麼了?”

修翼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人緩緩的暈了過去。

“唉,叫你彆聞了你不聽。”孤雪歎口氣。

好在林初瓷足夠聰明,入睡前讓她也服了一顆祛毒藥丸,所以剛纔屋子裡被人放入迷煙的時候,她們兩個都冇事。

“這是什麼人,我看看!”

孤雪蹲下去,扯開對方臉上的黑色麵罩,男人的臉露了出來。

“這個人是唐駿澤身邊的助手!”

孤雪他們之前都看見過這個人。

“看來他是奉命來找秘譜的!先把他捆起來!”

“好!”

孤雪找到繩子,把這個男助手五花大綁,然後又把修翼扶起來,送回他的房間去。

這種迷煙致人昏迷的時間不會太長,最多一兩個小時,讓修翼回去睡一覺,天亮就好。

開窗通風,一切都處理好之後,林初瓷和孤雪也回到床上休息。

第二天早上,唐駿澤和潘慧嫻在唐家正廳裡碰麵,潘慧嫻問,“怎麼樣了?得手了嗎?”

不等唐駿澤回答,就看見李管家從外麵跑進來,“二夫人,大爺,不好了,你們快去看看吧!”

“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