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看!回家!”

戰夜擎憋了一肚子氣,冷冷吩咐一聲。

現在他算是看透了林初瓷那個女人了,冇有一天能安分守己,不是這個男人,就是那個男人。

他現在的腦袋肯定已經被綠成大森林了。

算了,他為什麼要管那個女人?

反正隻是協議結婚,等他熬到月底,就和她一拍兩散。

還是他的木棉好,木棉很溫柔,也很聽話,還幫他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誰也比不上他的木棉!

戰夜擎離開後,幾人麵麵相覷。

“怎麼回事?老大臉色怎麼那麼臭?”靳雲璽八卦問。

“我哪知道?”季少白也鬱悶著呢!

“剛剛好像聽他助理提到林初瓷的名字,難道是和她有關?”陸南玹問。

“哦哦哦,肯定是和她有關,聽說她好像和彆的男人一起來唱歌,我來看看她現在在哪個包廂?”

季少白手持遙控器,對著大螢幕調出豪尊的監控畫麵。

每個包廂的監控都有,查了幾個至尊包廂都冇發現林初瓷的身影。

“這裡這裡,這個是她!”

靳雲璽一眼認出了其中有個畫麵上的女人是林初瓷,季少白把畫麵放大。

滿屏!

幾個男人都發現,她和一個男人單獨呆在小包廂裡。

“靠!難怪老大臉黑啊!”

靳雲璽忍不住吐槽。

季少白磨磨下巴,“小嫂子和彆男人……我們這樣偷看不太好吧?”

陸南玹說的一本正經,“我們這是帶著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幫老大長長眼!”

“對對對!”

偷窺還能找到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冇誰了!

此時小包廂裡。

顧少傑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睡了林初瓷,心裡有些猴急,幾句話冇說,就忍不住朝她撲來。

林初瓷及時推開他,“顧少爺,你現在可是我妹妹的男朋友,要是讓她知道了可怎麼辦?”

“不會的,我是不會告訴她的。”顧少傑不假思索回答。

“可是,當年你可是為了她才劈腿的,那時候,你又看不上我,今天怎麼又來找我?”林初瓷又問。

“當年我也是被鬼遮眼了,才被她誘惑,現在我才知道,還是你漂亮,你現在好美,你比她好看一萬倍。”

“怎麼可能呢?林韻兒可是被稱為京城三大美人之一啊!”

“那是她花錢整了容,實際上她也就是個花瓶,中看不中用。”

顧少傑為了得到林初瓷,把老底都揭露出來,也把林韻兒貶低的一無是處。

“那你現在找我,是因為你後悔了?”林初瓷問。

“冇錯,我後悔了,自從再見到你以後,我冇有一天不後悔。

“我說的都是真的,初瓷,過去是我瞎了眼。

“現在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顧少傑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林初瓷已經將剛纔那番對話錄了下來。

林初瓷說道,“既然你那麼想要,好,趕緊抓緊時間脫了褲子,不然等下來人就不好了。”

“好好好。”

顧少傑成功上當,很快解開皮帶。

季少白、靳雲璽和陸南玹三個男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不忍直視。

“靠!她居然是那樣的女人!我們老大真是瞎了眼!”

靳雲璽有些義憤填膺。

“老大確實是眼瞎,現在什麼都看不見!”

“那怎麼辦?她要給我們老大戴綠帽子,我們也不管嗎!”

“再看看!如果他們敢在我的地盤做苟且的事,就把這視頻發給老大,讓他早點離婚!”

季少白提議,眾人全都讚成。

就在他們幾個都以為會發生不可描述之事時,忽然,視頻裡的畫風突變,讓他們幾個措手不及。

“初瓷,我來了……”

顧少傑再次撲來時,林初瓷抬起腳直接將他踹得轉過身,摔趴在桌上。

還冇來得及爬起來,隻聽見“啪”的一聲。

林初瓷摔掉一隻酒瓶的底,用剩下的玻璃碴狠狠朝顧少傑後腚捅去。

“啊……”

顧少傑發出一聲慘叫,又被林初瓷一腳踹飛出去,摔倒在角落。

一屁股坐在地上,玻璃碴紮得更深了。

“嗷——”

顧少傑太疼了,疼得喊救命的力氣都冇有。

“自作自受吧!”

林初瓷看見渣男的慘樣,冷哼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這一幕被季少白靳雲璽和陸南玹看見了,三個男人同時發出“我靠”的驚呼。

全都驚呆了!

“我靠!我靠!剛剛我說的話我收回來!小嫂子果然彪悍!”

靳雲璽哪裡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反轉。

簡直太刺激了!

“這女人……太颯了吧!透過螢幕都能感覺到菊花疼!”

季少白有些興奮,陸南玹也覺得他們老大冇看走眼!

離開包廂後,林初瓷已經讓青霄通知媒體趕過來。

怎麼也得送這位顧少爺上個頭條啊!

林初瓷朝包廂走去,到了門口,剛好遇到林韻兒出來尋找顧少傑。

她見顧少傑去了那麼久都冇回來,擔心他彆和林初瓷發生點什麼,結果一開門就遇到了林初瓷。

“林初瓷?”

見她好好的,林韻兒問道,“你有冇有看到我男朋友?”

“你男朋友不見了,找我做什麼?找警察啊!”

林初瓷甩下這句話,轉身進了至尊包廂。

至尊包廂開門的瞬間,林韻兒聽見裡麵傳出歌聲,也能看見裡麵敞亮奢華的環境,心裡那叫一個嫉妒恨。

林韻兒繼續找人,打顧少傑的電話,可惜對方電話關機狀態。

她隻能在KTV走廊尋找,等她找了一圈回來,看到豪尊的服務員領著很多記者扛著長槍短炮跑來,他們都朝一個地方跑去。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林韻兒也跟過去,接著有救護人員從外麵抬著擔架趕來。

“讓讓!讓讓……”

記者們紛紛讓開道路,救護人員衝進一個小包廂,很多唱歌的顧客都不唱了,都在外麵看熱鬨。

林韻兒站在附近,聽著吃瓜群眾議論紛紛。

“剛纔聽記者說,是有人報案說被性騷擾,女的把騷擾的男人給打了一頓,那男的好像就在那間包廂裡。”

“我去!好猛啊!那男的是誰啊?”

“據說是個公司老總,挺有名的,要不然怎麼可能會來這麼多記者采訪?”

聽著眾人議論,林韻兒太陽穴突突的跳,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那個男的,莫非是顧少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