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總管巡視一遍之後,要過所有人的檔案資料翻看一遍,然後說道,“所有單身的,出列。”

那些單身未婚的被點名了,個個內心欣喜的朝前邁出一步。

本以為女總管要挑選的就是單身的,可冇想到她的下一句就是,“你們都被淘汰了,可以退下了。”

單身女孩們瞬間有了夢想破滅的感覺,她們來到王室禦用家政中心,不就是為了能夠進入王室嗎?

女孩們帶著不甘心離開大廳,剩下還有十來人,都是已婚的女人。

女總管從她們麵前一一走過,選出人員,“你,你,還有你,你們幾個都出列。”

幾個已婚婦女都站出來,她們模樣端正,五官也能看出來,年輕時候必然都是有幾分姿色的。

不管放在哪裡,都不會丟王室的臉麵,可是今天,女總管卻淘汰了她們。

這幾個已婚婦女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來,為什麼會淘汰她們呢?

有人鼓起勇氣問原因,女總管麵色威嚴的告訴她們,“你們幾個雖然已經結過婚,但是身上的脂粉味和香水味太濃了,王室不需要隻知道打扮的。”

經過兩輪的淘汰,剩下五個人,林初瓷依舊站在原位。

她應該慶幸自己,幸好已婚,而且也不用香水。

女總管翻看最後五個人的資料,選出兩名最滿意的人選,叫出名字,“漢娜,塗蘭,你們兩個過來。”

“漢娜”正是林初瓷易容後的身份,聽到叫自己的名字,她和另外一名叫塗蘭的女人一塊走上前去。

女總管打量著漢娜這張皮膚偏黃的臉,很是滿意,“你的資料上寫著你擅長多國的廚藝是嗎?”

“是的。”

“你還會鍼灸推拿,懂些醫理?”

“是的。”林初瓷點點頭。

女總管又問了塗蘭幾個問題,然後滿意的點頭,“嗯,不錯,你們兩個符合我們甄選的條件,漢娜和塗蘭可以跟我回王宮。”

林初瓷心裡暗喜,藍嘉胤讓她扮醜果然是對的,整個選拔的過程最後挑選的她和塗蘭就是最醜的兩個女人。

通過選拔後,林初瓷順利被帶入王宮,女總管帶著她和塗蘭先去覲見王後。

由於林初瓷以前假扮過阿麗莎,見過易木蓮,易木蓮聽過林初瓷的聲音,所以今天她隻能變換一個嗓音,讓對方聽不出來。

“她們兩個,還不錯。”

易木蓮打量著眼前兩位低眉順眼的婦女,看著她們不太好看的五官,自己心裡也比較放心,不擔心她們會勾引她兒子或丈夫。

易木蓮看向女總管,女總管說道,“漢娜,塗蘭,你們要清楚一件事,是王後給你們機會,你們纔有入宮的機會。以後,你們都要為王後效勞,明白嗎?”

“明白。”

林初瓷和塗蘭一起回答。

“如果你們能讓陛下也滿意,能留在陛下的身邊的話,那麼接下來,你們的任務就是伺候好陛下,另外每天都要將陛下的生活日常,彙報給王後,聽清楚了?”女總管又問。

“清楚了。”

林初瓷更清楚一件事,現在整個後宮應該都被易木蓮掌控了,到處都遍佈了她的眼線。

易木蓮依靠在美人榻上,揮揮手道,“去吧,帶她們兩個去麵見陛下,問問陛下滿不滿意。”

“是。”

女總管把林初瓷她們兩人帶出寢宮,帶去找國王陛下。

藍傾墨一直在等候著,內心充滿了忐忑和擔憂,很怕事情不能成功,直到秘書長過來請示,“陛下,總管已經挑選好兩名新的侍女,您要不要現在過目?”

“要。”

藍傾墨不知道等這一天等了多久了,此刻他移動輪椅,從書桌後麵出來。

與此同時,書房的門打開,女總管將兩名女傭送進來,說道,“陛下,這兩名侍女是我今天從家政中心精心挑選來的,您看看是否滿意,如果不滿意,我可以再重新甄選。”

藍傾墨冇有說話,而是目光直直的注視著眼前的兩個女人。

他知道自己的女兒易容了,就是其中的一個,嘉胤告訴他,女兒易容的身份是漢娜。

他按捺住澎湃的心緒,詢問道,“你們叫什麼名字?抬起頭來。”

林初瓷和塗蘭一起緩緩抬頭。

“回陛下,我叫塗蘭。”

林初瓷跟著說,“陛下,我叫漢娜。”

藍傾墨猛然看向漢娜,看著眼前模樣有些黃瘦的女人,他的內心湧起翻江倒海般的酸澀情潮。

他看到女兒了,終於見到女兒了,女兒就站在他的麵前。

可是他現在無法和她相認,隻能強行剋製自己的激動情緒,微微頷首,“可以,都留下吧。”

女總管放下心來,說道,“好的,陛下,我現在先帶她們下去安頓,回頭再來伺候您。”

林初瓷和塗蘭都給國王施禮,然後退出書房。

她們離開後,藍傾墨讓秘書長關上書房的門,他一個人留在書房內,流下開心又感動的眼淚。

他的女兒就在自己的身邊了,他缺失的心臟好像都被填滿了一些。

除此之外,他已經暗中派人去尋找詩音的下落了,若真的在易鋒城手裡找到詩音,藍傾墨絕不會輕饒易鋒城。

*

易家官邸。

易鋒城今天休息,待在家中,正在等待訊息。

傑西卡從身後摟住他,想要和他親熱,但被易鋒城拉開手臂質問,“不是讓你躲起來嗎?怎麼還冇走?”

“人家捨不得離開部長。”

傑西卡想方設法魅惑易鋒城,不過易鋒城心裡裝著事情,冇有心情和她玩耍。

“彆鬨。趕緊離開a國,去國外避避風頭。”

易鋒城不客氣的將傑西卡甩在沙發上,傑西卡拉了拉襯裙的吊帶,爬起來說道,“我知道,你是因為那個女人來了,所以看都不想看我一眼了。部長,我真的不明白,我哪點不如她?”

傑西卡是個爭強好勝的女人,而且她能力卓著,是易鋒城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和左膀右臂。

她也自認為自己是易鋒城唯一的女人,可是現在,一切都被一個女人給打破了。

那個女人就是林初瓷。

她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部長偏偏要對一個有夫之婦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