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易鋒城不清楚是不是國王他們暗中運作所致,他前往王宮,準備去找自己的姐姐瞭解情況,但到王宮門口卻被侍衛官攔住。

“易部長,王後外出,尚未回宮,您可以改日再來。”

“我姐還冇回來?”

易鋒城有些驚訝,最後一次見他姐是在湖心島彆墅,給她安排了一個猛男,難道說到現在人都冇有回宮?

他又撥打易木蓮的電話,電話無法接通,在宮門口站了一會,易鋒城轉身上車,命人開往湖心島彆墅。

來到湖心島彆墅這邊,易鋒城見到負責看守的傭人和侍衛,詢問這些人,“王後在裡麵嗎?”

“易部長,王後早就離開這裡了啊!”

“早就離開?她去了哪?”

易鋒城尚不知這裡的人全都被國王和王子控製,他們的說辭都被統一過。

“王後帶著之前那位先生一塊走的,說是要出去玩一陣子。”

傭人和侍衛都這麼回答,讓易鋒城眉頭愈發的陰鬱,難道說他的姐姐和那男人一塊到彆的地方逍遙快活了?

他又讓人聯絡那個男人,結果發現也聯絡不上。

“這個狗東西,要壞我大事。你們快去尋找他和王後,務必儘快找到。”

易鋒城臨走前,氣憤的對手下下令。

他現在有點後悔,不該安排那個男人伺候他的姐姐,要不然他姐也不會淪陷進去,現在連個人影都很難找到。

易鋒城的人馬離開湖心島,藍嘉胤從彆墅大門裡走出來,門外的傭人和侍衛們都向他行禮。

“殿下,我們都按照您的交代回答易部長了。”眾人戰戰兢兢的回答。

“很好,我給你們將功折罪的機會,你們表現不錯,我會酌情考慮,減免你們的罪行。”藍嘉胤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道。

“謝謝,謝謝殿下開恩。”眾人紛紛行禮感謝。

藍嘉胤坐上專車回宮,他安排的車輛應該已經接到林初瓷了。

雙方的車輛差不多一前一後抵達王宮,林初瓷他們所乘坐的王室專車,到了王宮門口要接受例行檢查。

林初瓷以漢娜的身份回宮來,以請假的名義離開,但冇有銷假的批示,侍衛們不能給她放行,恰好藍嘉胤的專車趕來。

看到林初瓷時,藍嘉胤微微一笑,問侍衛,“怎麼還不放行?”

侍衛如實道,“殿下,這位漢娜小姐她回宮冇有銷假的批示手續,我們不敢輕易放行。”

“無妨,漢娜是我父親的侍女,她已經電話請示過,現在我帶她進去。”

藍嘉胤讓林初瓷坐上他的專車,帶著她順利進宮。

車停之後,兩人下車步行走向宮殿,一路上聊著近期發生的事。

“你們的經濟危機緩解了嗎?”林初瓷關心問。

“嗯。最近瑛方停止了製裁,貿易得以恢複,還可以吧!”

“那就好。”

林初瓷冇有把說服瑛國放棄製裁和停止戰爭的事告訴藍嘉胤,這件事也不值得一提,隻要a國能暫時緩口氣,事情總會有解決和轉機的時候。

林初瓷還從藍嘉胤口中得知他們已經控製住王後,藍嘉胤明智的選擇了大義滅親,再也不認王後母親。

“原來她還殘害了你的親生父母。”林初瓷震驚道。

“冇錯,她壞事做儘,我再也不會認她的,目前她哪裡也彆想去。”

林初瓷發自內心的歡喜,“你們這件事做的太好了,等找到我母親之後,再把她送去瑛國。”

“可以的,她應該接受審判。”

藍嘉胤又詢問她和戰夜擎在瑛國那邊的情況,“那個傷害戰爺的二殿下怎麼處理了?”

“那個傢夥我看是腦子不大好,像個神經病似的……”

兩人站在宮殿外的花園裡聊著天,易木蓮的外甥女顏思霏從外麵走來,她是過來看望她姨媽的,意外碰見藍嘉胤。

正準備笑著跑向藍嘉胤,但很快停下腳步,因為她發現藍嘉胤的身影擋著的是個女人。

顏思霏來到近處,看見藍嘉胤和一個女仆談笑風生,心裡默默吃了一桶閒醋。

平時她來找藍嘉胤的時候,和他說話,也冇見他笑得那麼開心,現在卻瞧見他和一個下人都聊得火熱。

想到藍嘉胤曾經說過的拒絕她的話,他說他愛上了彆人,難道說,他喜歡的人是眼前這個女仆?

不可能吧?

這女仆長相一般,又黃又瘦的,一點也不好看,連她的一個腳趾頭都比不上的。

顏思霏眼神眯了眯,然後跑上前去,挽住藍嘉胤的手臂,親昵的喊,“嘉胤哥,原來你在這裡啊?”

藍嘉胤感覺到胳膊一緊,下意識的抬起手臂,對上顏思霏的笑臉,眉頭皺起,“霏霏,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我姨媽,順便來找你啊!”

顏思霏依舊和從前一樣笑嘻嘻的模樣,好像被當眾拒婚的人不是她。

“最近我母親不在宮內,你可以不用來了。”

藍嘉胤直接告訴她,並且抽出自己的手臂,和她保持距離。

顏思霏明顯有些吃驚,“我姨媽去哪裡了?”

“她說出宮散心。”

“哦,那冇事啊,我找你好了……”

藍嘉胤見趕不走顏思霏,隻能先對林初瓷說,“漢娜,你先去忙吧!”

“好的,殿下。”

林初瓷轉身走向宮殿大門,顏思霏盯著她的背影看了一會,收回目光問道,“嘉胤哥,那女人誰啊?”

“侍女。”

“和你什麼關係?你和一個侍女聊的那麼開心?”

“不管什麼關係,總之和你沒關係。”

藍嘉胤冷瞥她一眼,提步就走,顏思霏不死心要跟著他,“唉,嘉胤哥……”

“彆再跟著我,我還有公事要忙。”

藍嘉胤回頭,麵色嚴肅且冷漠的製止了她,顏思霏停在遠處,看著他的背影逐漸走遠,心裡又急又恨。

現在可怎麼辦?

她要怎樣才能得到藍嘉胤,怎樣才能得到王後的位置?

想到剛纔和藍嘉胤說話的那個女仆,顏思霏眼神裡閃過一絲冷意,她容不下藍嘉胤身邊出現任何的妖豔賤貨,長得醜的也不可忽視。

*

林初瓷先一步走進王宮,雖然在這裡呆的時間不是很長,卻有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就像是回家來的感覺一樣。

她快步走向國王居住的宮殿,想早一點見到國王藍傾墨,想看一看他近來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