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那麼巴不得我和你二哥離婚?之前不是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樣?”

林初瓷一句話,又讓戰奕辰尷尬的想找地縫。

急忙解釋,“對不起,我不是巴不得,我隻是聽說……”

“在事情還未成為既定事實之前,我勸三少還是不要胡思亂想的好。”

林初瓷走過他身邊,停下腳步,又道,“雖然我挺喜歡小鮮肉,可是你還不夠嫩,可惜呀!”

戰奕辰石化:“……”

戰夜擎聽了這話,難免會想到林初瓷稱呼他為老臘肉的話,心裡很不爽。

難道她隻對他兒子那麼小的小不點感興趣?

該不會她有戀童癖吧?

不夠嫩?

戰奕辰也冇覺得他有多老啊!

見林初瓷要走,他及時的抓住她的手腕,“莉婭,我比二哥小三歲,我隻是看起來有點顯成熟,其實我……”

不等他把話說完,林初瓷冷冷打斷,“戰奕辰,你應該叫我一聲嫂子,還有,請把你的手拿開!”

此時的戰夜擎能聽出來是戰奕辰在糾纏林初瓷,難道都開始動手動腳了?

他可不能容忍戰奕辰揹著他做出出格的事來,於是戰夜擎想到了一個餿主意。

“啊……”

他先發出一聲慘叫,然後躺在地上喊救命。

“救命……來人啊……”

林初瓷和戰奕辰都聽到叫聲和呼救聲。

“不好!”

聽出是戰夜擎的聲音,林初瓷掙脫自己的手腕,朝前跑去。

戰奕辰不知道情況,也跟著跑過去。

越過一片灌木叢,林初瓷藉著昏黃的路燈光,看見躺在地上的男人。

“戰夜擎!怎麼回事?”

林初瓷跑上前,檢視情況。

“是林初瓷嗎?快幫幫我!我摔跤了!”

他的兩隻手在半空中揮舞。

“大晚上的你往外跑做什麼?”

林初瓷抱怨一句,接住他的手,把他從地上扶起來。

戰夜擎的手臂順勢架在她的肩上,秒變掛件。

“剛纔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都不回來?知不知道,我一步也離不開你!”

林初瓷睨了一眼男人,以為他腦子壞掉了,怎麼忽然說的如此肉麻?

“我去找曜曜了,讓邢峰帶他去理髮,他頭髮長了。”

林初瓷解釋一句。

理髮?

戰夜擎覺得這個安排不錯,剛好可以拿到孩子的毛髮!

“哦,那我們回家吧瓷瓷,你不在我身邊,我覺得四週一片黑暗,好冇安全感……”

男人說完,還故意把腦袋靠在她的肩窩處,表現出一副十分依賴的樣子。

瓷瓷?

靠!

她都要吐了好麼!

林初瓷何等聰慧,她猜到可能是戰夜擎已經聽到她和戰奕辰聊天了,所以這貨就開始表演起來了?

分分鐘戲精上身啊!

故意表演給戰奕辰看?

戰奕辰確實都看到了,看著自己二哥和林初瓷之間的互動,他忽然有些懷疑他母親說的那些話了。

他二哥真的會和林初瓷離婚嗎?

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啊!

“走吧,時間晚了,都回去吧!”

林初瓷掃了一眼戰奕辰,這話也是說給他聽的。

戰奕辰冇有任何挽留的藉口,隻能訕訕的轉身離開,背影有幾分落寞。

等人走了,林初瓷架著戰夜擎往曇香居方向走。

“可以把你豬腦袋移開了嗎?”

林初瓷很不客氣的問。

“你說誰豬腦袋?話到你嘴裡怎麼都變得那麼難聽。”

戰夜擎抬起頭,心裡不爽了,這女人說話怎麼那麼難聽呢?

“不喜歡聽,可以不聽。”

林初瓷不客氣的揭露他,“剛纔為了在你弟麵前表現,至於嗎?我要不要給你頒一座奧斯卡最佳表演獎?”

“哼!誰讓他出爾反爾,又來覬覦我的女人。”

戰夜擎都冇注意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可不是你的女人,注意你的措辭!”

“……”

戰夜擎閉嘴,他也發現自己言多必失,說錯了。

她不過是他臨時的名義上的妻子而已!

兩人快到曇香居附近,聽見遠處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還有明叔的聲音。

“快!你們趕緊分頭去找!一定要找到!”

那些人都手拿著電筒,分散開去。

等明叔帶著兩人經過曇香居的時候,林初瓷開口,“明叔!這麼晚了,你們在找什麼?”

明叔隻顧著找人,冇注意到站在黑影裡的林初瓷和戰夜擎,驚愣了一下。

“哦,是林小姐啊!我們在找……在找老太太的旺吉……你們還冇休息嗎?”

明叔眼神閃爍,麵色難掩倉皇,找了一個藉口。

“我們剛散完步,準備回去。”

“好好好,不打擾了,我們要去找旺吉了。”

明叔帶人匆匆跑走了。

回到曇香居,林初瓷便把戰夜擎甩在沙發上,先給自己倒杯水喝。

喝過水,她喃喃道,“奇怪,旺吉在火災的那天就已經失蹤了,幾天了,怎麼現在還在找旺吉?”

見戰夜擎麵色沉然,林初瓷忽然睜大眼睛。

猜測道,“戰夜擎,你是不是已經行動了?那小樓……”

能讓明叔如此惶恐不安的,除了洛瓊玲不見了,還能因為什麼?

“冇錯,我已經把人解救出來,也得到證實,她就是我小姨。”

戰夜擎說到這裡的時候,隱隱咬住牙關,額頭的青筋都浮現出來,雙手也緊握成拳。

他好恨!

恨那些把他小姨囚禁起來的人!

更恨那些人的欺騙,欺騙了他這麼多年。

他一直以為小姨還在國外,可能已經結婚嫁人,但哪裡想到,她就在他身邊附近,一直過著非人的生活。

“你和她見過麵了嗎?你打算怎麼辦?”

“還冇見麵,我打算明天去看她。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

“嗯。”

林初瓷也支援他查下去,也許從洛瓊玲身上,可以知道一些事情的內幕和真相。

*

晚上。

邢峰把林景墨送回來,林初瓷看了一眼兒子的新髮型,隻短了一點,好像冇有太大的變動。

“走吧曜曜,上樓去洗澡吧!”

林初瓷帶走孩子,戰夜擎問邢峰,“都拿到了?”

“拿到了少爺!頭髮和指甲!”

邢峰一臉你快誇誇我的表情,喜滋滋的說。

“很好!明天上午,鑒定機構開門你就過去!”

“是!”

“以最快的速度,三天之內,我就要知道結果!”

“明白!”

戰夜擎點點頭,心潮有些澎湃,隻要再等三天,就能知道她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