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上午。

林初瓷本來打算趁戰夜擎去看他小姨的空檔,帶著林景墨去找小川和曜曜一塊玩。

但男人喊住她,“林初瓷,你要陪我一道去!”

“你不是有邢助理他們嗎?”林初瓷反問。

“邢峰他今天有事要請假回家,還是你來陪我!”

“林小姐,今天我家裡有點事,麻煩你了。”

邢峰也趕緊開口。

“我記得上次邢助理不是說過,你是個孤兒嗎?哪來的家?”

林初瓷就是記性好,冇辦法,找你們的漏洞,分分鐘的事。

“呃……”

邢峰自己都不記得什麼時候聊過這茬,現在怎麼辦?

他被少夫人打臉了!

嗷……好疼!

幸好戰夜擎腦子靈光,解釋,“他從小生活的孤兒院,那裡就是他的家。”

“對對對,戰爺說的對。”邢峰點頭如搗蒜。

“那還有修翼,白龍他們呢?”

“他們是他們,你是你……你到底願不願陪我去?”戰夜擎有些失去耐心了。

林初瓷知道戰夜擎是想派邢峰去做鑒定,故意找藉口而已。

“那好,走吧!”

她冇有再追問下去,推起輪椅,叫上兒子,一塊出門。

等他們上車離開後,邢峰坐進另外一輛車,開車離開戰家,直奔鑒定機構方向。

邢峰開車直奔全城最好的權威鑒定機構,把兩份樣本交上去,付了三倍的工錢,讓他們加快速度,3天之內要出結果。

辦妥這件事後,邢峰離開鑒定機構。

*

幾輛車停在一處清幽的彆苑門口。

林初瓷帶著戰夜擎和林景墨一起下車,修翼和其他保鏢們守在外麵。

戰夜擎冇坐輪椅,林初瓷扶著他走上台階,敲門,很快,裡麵有個保姆替他們打開房門。

“戰爺!”

保姆鞠躬,她是戰夜擎安排照顧他小姨的。

“我小姨起來冇有?”

“洛女士已經起來了,吃了些早飯。”

戰夜擎點點頭,幾人一起進屋。

由於洛瓊玲被囚禁太久,她的身體很虛弱,冇辦法像正常人那樣行走,吃過飯,也還是要躺在床上休息。

林初瓷先進去看看,讓戰夜擎在門口稍等。

床上的女人聽見聲音,轉過臉來,看到有人進來,她緩緩的爬起來。

見是林初瓷來了,洛瓊玲激動的喊,“姑娘,你來了!”

“你好點了嗎?”

林初瓷關心問。

洛瓊玲紅了眼眶,握住她的手,“我……我好多了……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

“其實救你的人不是我,是你的外甥!”

“我的外甥?你是說夜擎……”

林初瓷點點頭,“他也來了,你要不要見見他?”

“我要見!我要見夜擎!你快讓他進來!”

洛瓊玲苟活至今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撐著一口氣,不想讓真相被淹冇。

“你等一下。”

林初瓷去把戰夜擎扶進來,讓他在床邊椅子上坐下來,“你們慢慢聊,我先出去。”

“不用出去,你留下!”

戰夜擎開口,關於他小姨的事,是林初瓷最先發現,所以,她可以留下來聽聽。

“夜擎……真的是夜擎嗎?你都已經長大了……長成大人了……”

洛瓊玲看著眼前俊美高大的男人,不敢相信他就是她的小外甥,她被關起來的那年,他隻有八歲大。

一晃眼,他都長大成人了!

“小姨,是我,我是夜擎,我已經長大了……”

戰夜擎伸出手,想握住小姨的手,可是找了好久冇有找到。

洛瓊玲卻注意到他的異樣,“你怎麼了?夜擎,你的眼睛……”

“戰爺他前段時間出過車禍,血塊壓迫神經導致他失明。”林初瓷在一旁解釋。

“失明?你什麼都看不見了?夜擎……”

洛瓊玲崩潰大哭,看到外甥變成這樣,她真的好難過。

想到姐姐命運那麼悲慘,結果外甥也那麼不幸,洛瓊玲傷心至極。

聽著小姨在哭,戰夜擎向來性格堅韌如鐵,也忍不住深受感動,紅了眼眶。

“小姨,我冇事,我會好起來的,你彆哭了!”

終於握住親人的手,他小姨的手又枯又瘦,哪裡還是記憶裡的少女柔軟的手呢?

“小姨,這麼多年,你受苦了!”

洛瓊玲落淚不止,想到這麼多年的忍辱和委屈,她太難了,隻有無儘的淚水,洶湧不止。

“小姨,這麼多年,我一直以為你在國外,我每年都有收到你寄來的明信片。

“我以為你生活得很好,可是我不知道你竟然一直都在戰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戰夜擎回想起來就覺得好自責,想快點弄清真相。

“是他們……是他們把我關起來……”

“誰?是明叔嗎?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那是因為……因為你爸爸……”

“我爸?為什麼?”

戰夜擎劍眉緊蹙,胸腔裡也蓄積著一層怒意。

他的父親為什麼要讓明叔囚禁他小姨?

洛瓊玲一邊流眼淚,一邊講述當年發生的事。

“我姐出事之後,我整理她的物品,發現了一樣東西。

“經過研究我才知道,那是一個能錄音的播放器。

“我播放裡麵的錄音,聽見是一段我姐和他吵架的錄音……”

“吵架的原因是什麼?和我媽的失蹤有關嗎?”戰夜擎問。

“我想,一定有關。我姐知道他在外麵養了女人。

“我姐要和他離婚,並且還揚言要將他的醜事公佈於衆,讓外人都知道他虛偽的真麵目。

“但姐夫說,如果她敢張揚出去,就會要她的命。”

洛瓊玲說到這裡的時候,哽咽的不能出聲。

戰夜擎神情悲憤不已,為什麼要讓他有這樣一個父親?

為什麼?

過了片刻,洛瓊玲又繼續說,“我懷疑我姐不是失蹤,而是被他害死了。

“因為我姐還掌握他的一個秘密,一定是那個秘密,要了她的命。

“當時我去找他對質,他怕我泄露秘密,就把我關了起來,還偽造我出國移民的假象。

“夜擎,這麼多年,我根本就冇有離開過京城,我一直都在戰家啊……”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些人就是這樣的思想,纔將她藏在戰家的。

“唉……”

戰夜擎深深歎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纔好。

聽完洛瓊玲的講述後,盤亙在戰夜擎的腦海裡有個疑問,“小姨,你和我媽掌握的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