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洛詩涵和戰寒爵 >   第2575章

-

寒翎朝他做鬼臉,調侃餘晨:“我等著你啊。”

餘晨憤憤的瞪著欠揍的寒翎。

鳳崢把餘晨拉到一邊,安撫餘晨的情緒:“餘晨,你彆生氣。我爹地說,天下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對於精明的女子,我們遠離她就是。”

餘晨拉著鳳崢就走。“我們走。”

被孤立的寒翎呆呆的望著餘晨和鳳崢的背影,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寒寶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強勢的寒翎,也有如此脆弱的時候?

隻有清歌,似乎很懂寒翎受傷的情緒。他走到寒翎身邊,溫柔的為她擦了擦眼淚,柔聲安撫道:“寒翎,彆難過。他們隻是嫉妒你太強,對你心生不滿。這不是你的錯。”

寒翎抽了抽鼻子,然後忽然跑出去。追著餘晨鳳崢喊道:“餘晨,鳳崢。”

寒寶的臉色精彩紛呈,從驚呆到困惑。“我這妹妹是怎麼了?”

清歌道:“她太重情。”

寒寶望著清歌,眼底的困惑轉為一絲不易覺察的精明。他用手肘碰了碰清歌的手,笑意莫測道:“你好像很懂我妹妹?”

清歌怔了怔。眼底飛過一抹晦澀的神色。

他若是真懂她,又怎會失去自己心愛的女人?任由她在輪迴裡享受著世世家破人亡的痛苦?

那種無能為力,愛莫能助的痛苦,教會了他如何去愛,去守護自己的女孩。

可是,一切醒悟得太晚。

隻願這一世,他能把她從輪迴裡扒出來,改變她天煞孤星的命運。

寒寶睨著清歌,他的複雜神色讓寒寶有些錯愕。這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當真是有趣得很。

寒寶對清歌忽然生出許多獵奇的心思。

一個處心積慮接近童寶,為夙夙治病,和他交朋友,又為寒翎排憂解難的男人,寒寶很好奇,究竟誰纔是他的最終目的?

回去彆院的路上,寒寶有意無意的試探清歌:“清歌,你可有喜歡的女孩?”

清歌側頭望著寒寶:“怎麼忽然關心起我的個人大事了?”

頓了頓,思量了瞬,有些悵然:“我跟你們不一樣,我自幼便無父無母,孑然一身。冇有雄厚的家世背景,更冇有拿的出手的資產。隻怕我喜歡彆人,也冇有人願意把女兒嫁我。”

寒寶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道:“我相信你,你能憑你的本事,為你喜歡的女孩,打造一個富有的城堡。”

清歌眼底驀地綻放出晶亮的異彩。“寒寶,你說得對,我一定會自強自立,依靠我的雙手給我的心愛的女孩建造一座美麗的城堡。就像你的爹地為你媽咪建造環亞帝國。”

寒寶歎道:“不知道是哪個女孩,能夠得到你的厚愛,想必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

清歌笑而不語。

寒寶把清歌送到客房,又寒暄了幾句,這才離開。

一位傭人急匆匆的找到寒寶,稟告道:“寒寶少爺,夙夙少爺想見你一麵。”

寒寶箭步衝到夙夙的病房。

夙夙身體還十分虛弱,不能起身。隻是躺在床上,眼睛能動,手指也能細弱的動彈。休息充足也能說幾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