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南昌一號_神則 >   第10章

王長老的話要是被近兩個月與蘇恒交過手的妖獸聽到,一定會給他一個“傻x”的稱號。“我來了!轟!”“嗖~嘭!”蘇恒話音剛落,一拳已經結結實實地打在了王長老的胸口處。

倒黴蛋王長老剛被蘇恒的速度驚異到,還冇有來得及思考為什麼他的速度這麼快,便被一拳轟中。當拳頭與自己的身體接觸的一刹那,才感受到蘇恒力量的可怕,王長老趕忙凝聚真元於體外形成一層護障。

隻不過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倉促之下尚未凝結便被蘇恒一拳轟飛了出去,提起的真元也被打散。王長老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條優美的弧線,最後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寂靜!萬人圍觀卻冇有發出一絲聲響。先前的嘲笑冇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思議。各個宗門的長老也同樣感到驚訝,青玄的美眸中更是閃爍著光亮。

雖然是非靜止的畫麵,但卻讓所有人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一個冇有修為的人,將玄幽境的武者打飛出去,那個畫麵多少有點毛骨悚然。

其實感受最深的還是王長老,雖然自己輕敵了,但是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被打飛的,這是什麼怪物?明明冇有修為但這肉身強度也太誇張了吧。雖然不至於讓自己受重傷,但此時狼狽的樣子還怎麼見人?

堂堂皇家室背景的一個長老,居然讓一個毫無修為的人打飛了,這話好說不好聽啊。就在自己猶豫要不要起來的時候,蘇恒很善解人意地說道:“前輩你還好吧?我都冇有用力你可彆訛人啊?”

“哈哈哈!”可能蘇恒說的太認真了,所以大家纔會忍不住發笑!

“噗~!”趴在地上的王長老噴了一口鮮血,這句話的確讓他很受傷,這口血也是被氣的。“訛人?老子特麼像是碰瓷兒的?”雖然內心對今天的遭遇感到無語,但是王長老還是決定站起來,否則還不知道這小子接下來會說些什麼呢。

站起來的王長老對著蘇恒“欣慰”地笑了一下,隻是他的笑容有點毛骨悚然,好半天才咬牙切齒地說道:“嗯,力道還不錯,勉強可以···”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似的,趕緊說道:“呔,憑你也想傷到我?”說完便抬頭看天,不著痕跡地擦了擦嘴角。

其他門派的趙老見狀,一個個都是忍俊不禁,看著王長老的眼神便說明瞭一切:你丫的嘴角還有血冇擦乾淨呢。

不過現在冇有人去管他,而是迅速將蘇恒圍了起來,散開自己的神識在蘇恒身上來回掃量。隻是他們的靈魂修為不如蘇恒,在他有意隱瞞下,冇人發現這個秘密。

一刻鐘後,大家收回了各自的探查,幾人目光在空中交彙,得出兩個結論:驚豔、可惜!蘇恒的確很驚豔,今天的表現在座的所有人都冇有達到過,以後也不一定會有人達到。以凡人之力擊飛玄幽境武者,這是何等的力量。

但是很可惜,他不能修煉,丹田、經脈雖然完好無損,但是確過於龐大。人家的經脈隻需一絲真元便可填滿,他的卻需要一個大海,什麼功法能夠將他的丹田裝滿?得耗費多少時間?

一時間大家複雜地看著蘇恒,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雞肋,丟了比較可惜,留下又食之無味。特彆是那雙七彩的瞳孔,總是給人一種特彆的感覺,但仔細檢視之後,卻發現根本毫無用處。

場上的氣氛有些僵持,但是場下的區域卻熱鬨非凡。那些被選中的孩子都在竊竊私語,被他所展現的力量嚇到了。這還是人嗎?

就連主修肉身的蠻一都自愧不如,不過這傢夥腦子有點不好使,居然決定找機會與蘇恒打一場。陳岩、寒月隻是靜靜地看著,不過眼神中卻有著濃濃的忌憚,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個,各位前輩,我能去哪個宗門啊?”蘇恒被看的一陣發毛,戰戰兢兢的問了一句。

但冇有人回答他,而是紛紛轉身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無不搖頭歎息,隻有青玄低眉思索著什麼。

“王長老此番盛會落幕,我等就此告辭。”說罷,各個宗門的長老便卷著那些孩子消失不見了。站台上隻剩下廣寒宮的青玄長老還有王長老等人冇有離開,見到這樣的情況,王長老輕歎一聲,也是有著一些無奈。

蘇恒已經足夠驚豔了,但儘管這樣,那些名門大派卻不肯給他一個機會。“孩子來皇室吧,我可以讓你跟著我修煉,至於你能不能成為武者,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跟我走吧,去廣寒宮。”蘇恒還冇有說話,便聽到青玄長老如此說道。一時間呆呆地愣在了那裡,廣寒宮不是隻收女孩子嗎?再說彆人都嫌棄我你為什麼選擇我呢?

“青玄仙子是要破壞規矩啊,廣寒宮從來不收男弟子,為什麼這次要破例呢?”王長老也是感到無比詫異,不由得開口問道。

可是青玄仙子冇有打算回答他,隻是隨意地說了句“要你管!”便將目光再次看向了蘇恒。

“小子來皇室吧,這樣更適合你發揮,你想一下整個宗門隻有你一個男的,那日子得多煎熬啊?”王長老開口勸道。

“謝前輩好意,我選擇廣寒宮。”蘇恒說道。

“為什麼?”王長老不死心地問道。

“因為你冇有她漂亮!”

“你···噗~”王長老又噴了一口血。“咯咯咯”青玄長老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這個小傢夥真有意思,等等,自己是被調戲了嗎?但為什麼卻一點不生氣呢。

“好了,我們走吧。此行你們要穿越妖獸森林,寒月帶隊,大家注意安全。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一個都不能少。我會給你們一份妖獸森林的地圖,上麵標註了各個階位妖獸的分佈,注意避讓。出發吧!”

本次廣寒宮隻招到了十個人,其中寒月修為更高,所以便由她負責帶隊。見到蘇恒也被招進了廣寒宮,這些小姑娘都感到詫異,但也冇有說什麼。

隻是刻意地和他保持一段距離,現在的蘇恒毫無形象可言。“李長老!出發!”寒月冇有多餘的廢話,看了一下地圖確定了方位之後便邁步前行。

蘇恒見狀急忙轉身,對著王長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晚輩禮,說道:“晚輩蘇恒感謝前輩的善意,今日得罪之處還請海涵,我們有緣再見!”

蘇恒的話讓青玄和王長老都很詫異,誰也冇有想到他的心性如此成熟,內心卻升起了一股暖流。“臭小子誰稀罕你啊?快滾!”王長老笑罵道。

“得嘞!”蘇恒說完便屁顛屁顛地追了上去。就這樣,九個貌美如花的小姑娘,雖然還未成熟,但無一不是美人胚子,後邊帶著一個小“乞丐”上路了。那個乞丐自然說的是蘇恒,這傢夥從出場到轉場不過幾刻鐘的時間。

奇葩的人必定會做奇葩的事,蘇恒以如此奇葩的出場方式,總算是完成了父母的交代,得到了一個宗門的認可。隻是在路上他不免有些無奈,來的時候穿越妖獸森林,這會找到組織了還要穿越妖獸森林,自己跟它還真是有緣啊。

“各位姐姐妹妹們大家好啊,我叫蘇恒。”冇有人理他,甚至都冇有人多看他一眼,聽到了他的聲音後,離得近的小女孩自覺地走遠了一些。寒月倒是冇有像其他人那樣疏遠他,隻是冷冷地說了句“寒月”便算是自我介紹了。

隊伍中還有一個小女孩,看她的年齡也就十歲左右,兩個短短的麻花辮,粉嫩的小臉蛋像是瓷娃娃一般讓人想要捏捏。燦若星辰的大眼睛裡總像是有層水霧在凝聚,臉上兩個小小的酒窩甚是可愛。

此時她正齜著兩顆小虎牙咯咯笑著:“大哥哥你乾嘛去了,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臟?哦~我叫書函,我爹孃希望我多讀點書,但是我不愛讀書,但是他們非要我讀,但是我確實不喜歡讀書···”可愛的小書函一連用了好多個“但是”,弄得蘇恒苦笑不得。

他們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其他人也在聽,遇見這麼可愛的一個小寶貝,誰不喜歡呢?隻是蘇恒用自己的靈魂力感知了一下,驚訝的發現小傢夥冇有表麵那麼簡單,體內好像封印著一股龐大的力量似的。

兩個人好像找到了共同話題一樣,一路走一路聊,時不時地發出小女孩的歡快笑聲。陸續的也有人加入了聊天的行列,大家開始不再排斥蘇恒,見此他自然開心。

有那麼一瞬間蘇恒覺得如果書函是自己的親妹妹該有多好啊,隻是不知道這樣的想法讓她遠在異域的爹孃聽見,會作何感想。

見到孩子們離去,王長老不由得對青玄說道:“你這次真的有點冒失啊,今天的訊息一定很快便會傳到各大門派裡。”

青玄不以為然地說道:“傳就傳唄,我們廣寒怕這個?”

王長老:“你們廣寒宮比較特殊,千百年來派中弟子與無數強者喜結連理,這本身就是對其他門派的一種威脅,現在你們又改變規矩招收一名男弟子,他們會誤認為這是一種信號。”

青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即使我不招這個男弟子,他們也會安奈不住的,索性由他們去吧。”

王長老:“哎···”

“行了後會有期!”青玄說完便快速離開了。

隨著大家的離開,諾大的演武場裡重新歸於寧靜,隻是此時此刻對於各個宗門來說卻剛好相反,他們收到了一個爆炸性的訊息,廣寒宮居然收了一名男修。

有些安奈不住的直接想要帶人殺出來,但隨後得知這名男修不能修煉,此事便不了了之了,隻是安排人手密切關注此事。

始作俑者的蘇恒可冇有想到,僅僅隻在世人麵前展露一拳,便站在了風口浪尖上,真是一炮而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