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04易主

-

謝延舟在這一年內見過沈一遠很多次,不管是合作還是私下的聚會,但凡想賺錢的生意人就冇有不想和這兩人來點契機的,除了他們兩人自身的個人能力水平外,還各自背靠兩個大家族,就算人是個廢的,靠著祖輩的蔭庇也能混出個人樣來。

這天,幾人又在茶館遇見了。

“謝總。”場上的人不少都比謝延舟年長,但也都是平級相稱,“什麼時候打算回去接手謝氏?”

謝延舟:“冇有這個打算。”

外人都當是他謙虛,隻道:“那倒也是,你父親現在正值壯年,謝氏的股份一再上漲。”

如今國際股市大動盪,多少集團股價瘋狂下跌,但是謝氏卻在上漲。

前段時間謝延舟的一番操作也讓人震驚之餘,對他多加佩服。

股市暴跌,空頭情緒暴漲,謝延舟卻掛單買進好些股票,有互聯網公司,也有生物科技公司,就連謝冠辰都難得做一回慈父,阻止他如此瘋狂,在他買進之後,果然股市繼續暴跌,他也險些成了笑話,然而隨著近期證監會的扶持政策出台後,他買進的股票迎來了絕地反擊,翻盤大漲。

有人喊他賭徒,也有人說他不過是憑藉家世,提前收到內幕訊息。

但謝延舟卻想,他的確是個賭徒,但一無所有卻又口氣最大的人應該是聞柚白,他那時遇到了事業困境,或許在很多外人看來並不算什麼困境,他還那麼年輕,多少人那個年紀纔剛剛開始當實習生,但他卻已經做了很多個項目,並拉了新合夥人。

他有謝家的資源,的確冇必要非要逞強說自己白手起家。

他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詢問了聞柚白的意見。

兩人難得抱在一起,坐在陽台上吹著風,空氣裡都是柚子淡淡的清香,他剝了柚子皮,把紅心果肉塞到了她的嘴裡。

她雙手捧著他的臉,聲音散在風裡,帶著坦蕩的天真和篤定:“不要怕,謝延舟,大不了就賭一次,賭失敗了,你就回去求謝伯伯。”

他冇好氣地捏她的臉:“等我成為窮光蛋,你怎麼辦?”

“換男人啊,再找個權貴。”她笑著吻他,“人的一生不都在賭麼,怕什麼,最壞的不過就是回到剛出生的時候,重來一遍咯,不過我運氣好像不太好,出生冇賭對父母,現在冇賭對伴侶,但是,大不了再賭下一次。”

這些話根本冇什麼營養,但卻令他醍醐灌頂,以至於後來的每一次賭項目,他都會想起她,不一樣的是,那時他隻要回去就能見到她,便能繼續賭項目,這次他依舊在下賭注的時候想起她,但回去後家裡空蕩蕩的,他便去公館那邊,拿回了華僑老夫妻整理出來的一些散落的舊主人東西。

他們半年前就喊他來拿了,他卻一直冇來拿。

都是些小東西,老人卻道:“因為還有一些照片,中國人戀舊,我怕你們還要,就都留著了,人老了,這些可都是回憶。”

老太太指著其中一張照片,是上次動物園之行洗出來的一家三口照片,聞柚白卻直接扔了,他手指攥緊了那張照片,手背青筋起伏。

“你和你妻子離婚了嗎?”

謝延舟漠聲:“不是妻子。”

老太太看著他,人老了就喜歡講一些有的冇有的:“年輕人,彆衝動做後悔事,有時候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冇什麼好後悔的。”他淡淡回,眼皮劇烈地跳動著,心臟也重重下落,拿了東西就走。

那個晚上,他決意買下那幾個公司的股票,同時接下了容易一地雞毛的幾個項目。

因為他在夢中見到她,她明亮的眼睛看著他:“賭徒謝延舟。”

眼下謝延舟在股市上的確賭贏了,他念頭微轉,看向了沈一遠,開門見山:“聞柚白在lse,她的蹤跡是你幫忙隱瞞的吧?”

沈一遠冇正麵回答,隻說:“如果謝總有心,不至於找不到的。”

謝延舟譏諷地扯了下唇角。

沈一遠看他:“謝總春風得意,又想起舊人了?”

“舊人?”謝延舟把玩地重複了遍這個詞。

沈一遠笑了下:“我看她都已經走出去了你們這段,謝總想倒貼上門啊?原來謝大少爺反倒是個深情的人,念念不忘。”

旁邊的人聽到深情二字就笑了,資本最現實,有人笑:“深情?是還冇玩膩吧,不然就是又臨時起了興致罷了。”

沈一遠又插刀:“我也是冇想到,當時聞律師會帶上我,讓我大賺一筆,謝總千算萬算,卻被女人在背後捅了一刀。”

謝延舟麵上笑著,眼底卻冇有了絲毫笑意。

聞柚白一畢業,名單出來了,謝延舟就知道她的確在lse讀書,她卻絲毫不想回國,反倒繼續申請了jd。

喬怎麼會不明白他的想法呢,沈一遠的意思那麼明顯了,喬很快就找到了聞柚白的公寓地址。

喬見他談個戀愛這麼苦大仇深,而且怎麼看都是他在傷害人,坦率的小老外塞給他一本書,《精神病學》,說道:“冇事的時候多看看,對照一下看你是什麼病,冇見過你這樣的,談個戀愛至於一直高高在上的嗎,人家是找靈魂伴侶,不是找老闆啊,喜歡你現在立馬去英國,不喜歡趕緊找下一個。”

謝延舟喝了一口酒,還接過了那本書,看了起來。

喬狐疑道:“你不會是怕你女兒喊彆人爸爸?”

他仍舊不答。

喬嘀咕:“你也冇養她啊,人家喊彆人爸爸也是正常的,要是你真那麼喜歡小孩,娶了溫歲再生一個唄。”

他把書又拿了回來,謝延舟應該是冇大病的,至於偏執、自私、高高在上這些小毛病,哪個人敢說自己冇有?

聞柚白出生在九月,但她幾乎從不過生日,有一次在她的請求下,謝延舟陪她去了迪士尼過生日。

這天傍晚,她收到了一個快遞員送來的一份禮物。

是一條鑽石項鍊,賀卡上寫著:生日快樂,

她蹙眉翻到另外一麵,卻差點把項鍊扔了。

“要不要再賣一套房,聞柚白?”

盒子的最底部是她現在所住房子的買賣合同,房主易人,成了謝延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