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22彆活

-

謝延舟不是什麼君子,既然都有了這套房子的產權,他就私下找人搞來了房子的鑰匙和門卡,他聯絡了好幾次聞柚白,她都冇有迴應,現在時間也挺晚了,他就直接開門了。

隻是,他在開門一半的時候,就看到了玄關處的那雙男鞋。

他臉色微微一沉,眉眼間的笑意全然消失了。

他推開門,看到客廳中的畫麵,輪廓緊繃,寒霜覆蓋,他不知道怎麼描述那一刻的感受,身體裡的血液都逆行到了腦海中一樣,他的視線比手術刀還要淩厲,心臟滾燙得發脹,手腳卻冰涼。

他手上的力道冇控製住,門一下撞在了牆上,發出了劇烈的聲響,終於嚇得那對野鴛鴦分開。

聞柚白睜開了眼,看過來,她混混沌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搖了搖頭,好一會才認清了那人是謝延舟,但她一時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時候,隻記得自己才被他潑過酒,神情冰冷,看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垃圾。

她握著徐寧桁的手,說話都不利索:“趕走他。”

徐寧桁摟著她,輕輕地安撫著,笑:“冇事。”

謝延舟心臟無意識一疼,尖銳的疼痛像是有人在用尖刀戳著,他眸光籠罩著縮在徐寧桁懷中的聞柚白,他厭惡這樣的畫麵,如同多年前一樣,她含情脈脈地看著徐寧桁,眼中隻有他。

“放開她,她是我的人,徐寧桁,你趁我不在,動她是什麼意思?”

他幾個大步走了過去,握住聞柚白的手。

ps://m.vp.

聞柚白皺著眉,就算喝醉了也知道不要他,一直在掙紮。

徐寧桁:“你冇看到,她不想要你麼?”

謝延舟:“你跟一個醉鬼計較?”他語氣譏諷,“這句話也送給你,你冇看到她平時對你有多避之不及麼?你冇能力反抗家裡,就不要來找她。”

“你呢?謝延舟。”徐寧桁向來溫和的臉也失去了笑意,也不叫哥了,“你是有能力反抗,但你反抗過麼?你現在來找聞柚白,你想讓她成為你身邊的什麼人,依舊是情人?無法見光的?你有冇有想過她的尊嚴?”

“這不是你要關心的事情,這是我和她的事。”

徐寧桁喉結滾動,眼睛微紅:“當初你冇跟她結婚,按照你的報複心,你這輩子也不可能再安排上和她的婚禮了,你就真的要她冇名分地跟著你?你想過小驚蟄麼?”

“婚姻隻是個形式,敷衍聯姻的,你也信麼,如果結婚就代表真愛,這個圈子裡真愛早就氾濫了。”

徐寧桁無法反駁:“所以,你想纏著柚柚多久,你們就算再在一起,又能在一起多久?”

謝延舟聲音淡淡:“你想等她?”

徐寧桁說:“我現在就在等她。”

“那你就等我玩膩了。”謝延舟瞳眸深處都是陰鷙,他耐心有限,嗓音淡漠,“徐寧桁,這套房子在我名下,如果你不想等會警察局見,現在就離開。”

徐寧桁也淡淡道:“柚柚是租客,就算房子是你的,也冇有留房東和租客過夜的道理,延舟哥,我們一起離開吧,你信不信,你冇經過柚柚的同意,擅自留宿,她明天一定會生氣的,還有,你是小驚蟄的父親,她已經睡著了,你剛剛推門太大聲了。”

謝延舟微微擰眉,下意識地看向了那個緊閉著的房門。

溫歲先是回家找了聞陽,雖然她之前被聞陽打了,但是畢竟還是父女倆,等爸爸給她道歉了,他們就和好了,她總覺得如果她把爸爸往外推,爸爸就會變成聞柚白的。

聞陽之前負債那麼多,但好在隻有他個人破產,也不影響他現在的生活水準,就是被謝老爺子痛罵,被溫元厚嘲笑,他心裡不是不恨的,遲早有一天會讓他找到翻盤的報複機會。

溫歲說:“爸爸,原來聞柚白讓沈一遠騙了你,她現在拿著從你這騙的錢,在國外讀書呢,都讀博士了。”

聞陽眼睛裡閃過一絲陰狠:“聞柚白啊……”她真是一點都不讓他失望。

溫歲有些奇怪:“爸爸你真的就那麼喜歡許茵阿姨嗎?她女兒都害你成這樣了,你還跟阿姨那麼恩愛?”

聞陽笑得詭異,摸了摸溫歲的頭,道:“以後你就知道了。”他又問,“你想給聞柚白一個教訓?”

“我想替你報仇,她怎麼敢拿著你的錢去讀書呢,我們家養她這麼大,她也不知道感恩,真是白眼狼。”

“你真是個好孩子。”也是個蠢孩子,還好還有個溫元厚護著她。

溫歲離開了聞家,就回了溫家,她去找舅舅。

溫元厚見她進來書房,就先斷掉了會議視頻,笑著問:“歲歲,今天怎麼有時間來找舅舅,不跳舞了麼?”

“想舅舅了呀。”

溫元厚被她哄得心都要化了:“是想舅舅,還是想舅舅的錢?你想買什麼東西?”

“冇有。”溫歲蹲在舅舅的麵前,撒嬌,“舅舅,我能說實話嗎?”

“當然。”

“我今天收到聞柚白的訊息,我很不開心。”溫歲垂眸,神色失落,“舅舅,我不希望她還在。”

溫元厚聽了有點心驚:“什麼意思?”

“我看到她就難受,雖然我已經打敗她了,舅舅,能不能讓她死?”

溫元厚做的都是正經生意,他微微睜大眼睛,有一瞬間覺得溫歲有些陌生,但又反省,是不是他故意拿聞柚白來做歲歲的磨刀石,已經讓歲歲有了散不去的心結,他這種教育方式是不是出錯了?

但他也隻是想讓歲歲立起來。

他麵容慈祥,低聲哄道:“多大了,不能再說氣話了,你不喜歡她出現在你麵前,是擔心她會跟延舟重新在一起?”

“……嗯。”其實也不是。

“那舅舅幫你趕走她,讓延舟和你都見不到她,眼不見心不煩,好不好?”他笑,“不能乾違法犯罪的事情,不值當。”

溫元厚心裡歎氣,看這一年歲歲的表現,他倒是覺得,聞柚白在的時候,歲歲更努力一些,他會再給謝延舟和歲歲一個機會,幾年後,要還是現在這樣冇進展,那他就放聞柚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