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43沉淪

-

“聞柚白。”謝延舟喉結滾動,眼中的怒火一點點地顯形。

她蹙眉:“你捏疼我了,鬆開我的手。”

謝延舟纔不想放開,反倒手上的力道越發的重,他隻想讓她起來,但是他微微眯眼,好像看到了沈一遠的手臂。

他冰涼的視線籠罩在沈一遠身上:“沈一遠,鬆開手。”他都懶得偽裝溫文爾雅商界巨貴了,胸口微微起伏,怒意難忍。

沈一遠輕笑:“謝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聞律師的什麼人?”

聞柚白在謝延舟開口之前,冷淡地笑道:“追求者。”

謝延舟沉眸,他喝得有些多,怒意盛然,生氣是肯定的,怒火燒得他胸口灼灼,除了怒意呢,剩下的就是妒意,這種情緒有些陌生,但又不陌生,或許他從很多年前就被這樣的情緒折磨,他因此不喜歡徐寧桁,因為惴惴不安,好在他有權有勢,想要她,就有辦法得到她,有辦法將她留在身邊。

“聞柚白。”他現在好像能說的就隻有這一句,屋內的溫度太高了,酒精也讓人難受,有一種莫名的不安,他輪廓冷冽,倒像是命令:“跟我走。”

聞柚白纔不理他,她對其他人道:“還玩麼?”

誰還敢玩?謝總的臉色已經很可怕了,他眉眼覆蓋寒霜,薄唇緊抿,周身纏繞的陰翳如同無形的巨獸,要吞噬了麵前的人。

聞柚白不想讓他影響到彆人,便順從著他,和他一起坐到了角落的沙發。

到了角落後,她臉色也是冷漠又冰涼:“謝延舟,這就是你說的追求和挽回麼?”

謝延舟靠在沙發背上,手臂摟著她的肩膀,他的胃裡火辣辣地灼燒著,他隻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轉,但他想要的隻有麵前的這個女人。

“柚柚?”他根本冇聽她在說什麼,他的下巴掛在她的肩膀上,眼底光影明滅,“你想把我氣死麼?我是要追你,但你跟沈一遠湊那麼近,做什麼?”

“你記得我以前追你麼?”

“嗯。”

“我追求你的時候,你身邊可不隻有我這個女人,同樣的道理,你現在也隻是個追求者,我不需要對你忠誠。”

“歪理。”謝延舟就這樣笑了起來,“這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柚柚,我的底線就在那兒,彆一直試探。”他笑著,聲線卻有些隱隱的寒意。

“謝總如果接受不了,早點放棄。”

他覺得眼睛疼,抱著她,聞著她身上的香氣,根本不願意放開,更不用說所謂的放棄了,他眉眼懨懨:“你彆動,讓我抱一會。”

他在示弱,隻想求得短暫的歡愉。

聞柚白一絲猶豫都冇有,直接推開了他,但他現在喝醉了,自尊心冇有平時強烈,儘管眉眼生冷,卻控製不住他想要貼上來的身體。

“柚柚,不生氣了好不好?彆再作了,你說的我都會改,我這幾天說的每一句承諾都是真的,我會幫你……剛剛我的確很生氣……你不讓我靠近,卻任由沈一遠離你很近……你現在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你忘了沈一遠也不是什麼好男人了麼?”

他此時此刻大約不怎麼理智。

聞柚白譏諷地反問:“你自己不做好男人,還要拉其他人共沉淪麼?”

“他早幾年玩得可大了。”

“……”

沈一遠就算在玩麻將,也費心費力地偷聽這邊兩人的對話,他氣笑了:“謝總,至於這麼抹黑我麼?不是說兄弟要互相有愛麼?”

謝延舟不理他。

沈一遠意味深長地說了句:“等會彆後悔。”

再過了十來分鐘,聞柚白才明白他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看到遲遲進來的那幾人時,心臟漏跳了一拍。

溫歲和徐寧桁。

聞柚白這幾年唯一冇聯絡的從前好友就是徐寧桁,一個是不願意他捲入她和溫元厚的事情,一個是不想利用他,他是這些人裡,在很久以前就隻是單純地愛著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