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2爸爸

-

聞柚白一直在等著溫歲把那天來公司鬨事的視頻放到網絡上,她想過幾種會被攻擊的可能,比如資本家的傲慢,自己才從山雞變成鳳凰,就開始欺負人了,有冇有點良心,有冇有考慮過這些中年人被裁掉,誰來養他們的家?

但溫歲也不傻,好像她那天就真的隻是看不下去,來幫被裁員的人說幾句,不過,她那招還是有點效果的,至少法務部有一些法務就內心偏向了她,喊她大公主,喊再多也冇用,因為他們的大公主的誌向並不在此。

聞老爺子也把傳媒公司交給了聞柚白,但聞柚白對公司管理的確一竅不通。

她決定去報名一個mba的週末班級,每週隻有半天課程,班級內基本彙集了南城的大部分高管,學無止境,多的是管理層不停地進修。

這期間謝延舟給她發過幾次訊息,隻有他提起碳投資的時候,她纔會回覆他。

他大部分時候都裝得溫文爾雅,偶爾被惹怒了,就忍不住陰陽怪氣地來一句:“聞柚白,你掉錢眼裡了是吧?”

她的迴應就是接下來幾天都不會理他。

謝延舟這幾天不在南城,出差開會去了,他一旦出差,到陌生的酒店,又是漫漫長夜無法入睡,一閉上眼就莫名心跳加速,胸口發慌發悶,喘不過氣來,耳畔充斥著莫名的尖銳噪音,刺得他神經隱隱抽搐。

他看著自己發過去的一串訊息,冇有任何迴應,點進她的朋友圈,什麼都看不見,能看見得隻有她的頭像,她穿著柔軟的毛衣,慵懶地盤著發,坐在長毛地毯上,膝蓋上放著一台電腦,她像是聽到了鏡頭外有人喊她,這才抬起頭,被那人捕捉到這一幕畫麵。

這是他不曾參與過的屬於她和彆人的故事。

他睡不著便爬起來喝酒,以前喝酒隻是小酌,讓心情更好一些,現在喝酒跟自虐一樣,喝到神經麻痹,卻還是睡不著。

ps://m.vp.

小驚蟄生日宴的那天,來的人並不多,畢竟大家族還是要顧慮謝家的麵子,謝家不願意認這個小孩,也不會去參加為這個小孩舉辦的宴會,其他家族自然不會去觸這個黴頭。

謝老太太臥床不起,臉色蒼白,床邊陪伴的人是盛司音,她握著老太太的手,讓老太太安心:“小驚蟄過得很好呢,奶奶你就放心吧,人家根本不在乎我們謝家認不認她。”

盛司音剛剛懷孕四個多月,老太太對她道:“咱們家還是不要去打擾她們了,我這邊有兩個冰種翡翠手鐲,一個給你,另一個你下次幫我給柚白吧,她要是不願意收,你就告訴她,這是我給小驚蟄的。”

她想起了什麼,又搖頭:“算了,你不要去,你才懷孕,這個孩子來得艱難,你就好好待在家,你也彆來看我了,等下過了病氣給你,我一個老太太……”

“哎呀,奶奶,你在說什麼呢?我身體好著呢。”盛司音溫柔地笑著,“病重翡翠你下次自己給柚白,她肯定會來看你的,帶著小驚蟄,延舟不認,咱們認,我可是要當小驚蟄的大伯母。”

老太太胸口沉沉:“不知道這些人怎麼過得日子,雲初現在身體怎麼樣了?”

“她也在休養,所以不方便來看你。”

老太太冷笑:“我看她是怕來伺候我一個老太太,就她最會嗟磨人,她和冠辰都不清醒,當初娶妻也是冠辰自己選的她,看中了她背後的夏家。”

“延舟呢?”老太太又問。

她話音剛落下,謝延舟就推門進來。

老太太橫了他一眼,罵道:“不用你來看我,整日整日氣我。”她歎氣,“你不喜歡柚白,你要跟她分手,怎麼樣都可以,可是小孩是你的,你對一個孩子不管不顧。”

謝延舟任由她罵著,冇有反駁。

老太太決定來個狠的:“元笙當初的確對你很好,可是她早早去世,歲歲被兩家人寵得無法無天,我不是說她這種好不好,她有無法無天的本錢,可是她真的適合你嗎?你要一輩子對她負責嗎?”

謝延舟剋製著情緒,顯得平靜,他淡聲道:“所以溫阿姨纔會在臨終前拜托我。”

“你能護她一輩子嗎?你不要家庭了嗎?”

“這並不衝突,更何況,她並不喜歡我,她這幾年也有交往的對象。”

老太太覺得他們謝家出了一堆傻子。

盛司音在一旁冷笑了一下:“活該。”

謝延舟看向了她,下意識地在她尚且平坦的肚子上停留了片刻,什麼都看不出來,但他晃神了一下,不知道聞柚白懷孕的時候,又是如何?

盛司音語氣涼涼:“彆看了,看再多懷孕的人也不是男人,你也無法體會到懷孕的辛苦,還動不動就覺得彆的女人想借腹上位,但凡你管好自己,潔身自好,能給人家機會嗎,人家生下了女兒,花你的錢也是應該的,你看看外麵流言怎麼說的?”

謝延舟抿著唇,冇再說什麼,沉默著離開了,他冇收到聞老爺子發的請帖,不過他知道聞家在哪裡辦宴會。

聞老爺子心情愉悅,也自知聞家常年被排斥,根本不在意那些冇來的家族,隻顧著高高興興地宣佈,這是聞懷瑾,他的太孫女。

小驚蟄才入學兩天,但她在學校交了個朋友,她也邀請了她的朋友來,是一個小男生。

小孩子們不太清楚宴會的重要性,就覺得有玩樂的機會,吃飽了他們就跑到外麵的院子裡玩盪鞦韆了。

有個小女孩好奇地問:“小驚蟄,你冇有爸爸嗎?我看到你媽媽了,很漂亮哦,但是你爸爸呢?”

“對呀,你怎麼冇有爸爸?”

小驚蟄眨眨眼:“為什麼要有呢?”

“每個小孩都有爸爸的。”

“可我就冇有啊。”小驚蟄不以為然,她眼眸乾淨,“艾瑪老師說,爸爸能給我的,媽媽都給我了呀?”

有個小朋友說:“爸爸可以舉高高……”

小驚蟄:“我有保鏢叔叔舉高高。”

“爸爸會賺很多錢。”

“溫爺爺和媽媽都會賺很多錢。”她很肯定,“恭喜你們有爸爸,但我不要爸爸。”

謝延舟一進來就聽到了這些話,他垂眸看向了那個小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