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7父女

-

謝冠辰被戳到了痛處:“謝家現在還是我說了算,我做過的事情,我自己會認,我以前給過你機會了,你想在謝家,你的婚事就隻能聽謝家的安排。”

謝延舟語氣淡淡:“多年前是我想差了。”

忽然聽到他這句話,謝冠辰微微一怔,不明白他想表達什麼。

“我一開始以為你是過於注重兒女情長,愛屋及烏地喜歡聞柚白,原來你是覺得,身世的事情遲早會暴露,就算讓我娶了聞柚白,也是穩賺不賠,因為你以為她是溫家的女兒,怎麼都算是豪門聯姻了,現在你又覺得溫歲纔是。”謝延舟隻做陳述,他甚至還笑了下。

謝冠辰直接把電話掛斷了,不再跟他說什麼了。

謝延舟桌麵上的咖啡早已不冒熱氣了,他本想叫人來換的,但還是拿起來喝了,冰冷的咖啡落入胃中,刺痛刺痛的。

謝冠辰的確是從利益出發的,他獨子的婚姻就是一場交易,那時候的聞柚白是最好的選擇,既是他心中白月光的親女,又可以帶來巨大的利益,又讓他心生歡喜。

可是他現在發現一切都是虛假的,是他被許茵給耍了。

聞柚白又成了令他生厭的人,是許茵這種女人的女兒。

……

聞老爺子給小驚蟄安排的學校是個私立院校,中英文雙語教學,所以小驚蟄適應得還挺快。

這天,謝延舟的車子路過了這所學校,他瞥了眼名字,想起這是他女兒就讀的學校,鬼使神差地就讓司機停車了。

司機下車去跟門房交涉,但也不能直接說小謝總的小孩就在裡麵唸書,畢竟小孩跟他在法律上冇有一點關係,就隻能說,謝總想給學校捐樓捐器材,能不能聯絡一下校長。

保安無語,盯著那張燙金名片,心裡卻都是懷疑:“你們謝總都可以捐樓了,還會冇有渠道可以聯絡到我們校長嗎?還要讓我一個保安去聯絡?”

司機也有點沉默,過了一會道:“也不是這麼說。”他在想要怎麼說,畢竟他們小謝總就是臨時來了興致,想進去罷了。

他說:“保安大哥,還請你幫忙傳下話,你看那是我們的車,你們校長認識我們小謝總的,我們今天來得比較突然……還有就是,謝總是真的想捐樓,他之前跟女友分開,女兒歸女友撫養,所以,他也是來看看女兒的,平時都不好見到。”

保安又是一陣沉默,他說:“那行吧,你們就先在這等著,我讓人去傳話了,我不能確認你們的身份,更不能放你們進去。”

“好的好的,謝謝您,我理解你這是你的工作。”

不過十分鐘,校長就出來迎接謝延舟了。

謝延舟道貌岸然地說:“我想先巡視一下校園。”

校長笑眯眯的,當然同意了。

小驚蟄他們正在上體育課,老師帶著小朋友們在體育館內,他們剛學著掌握羽毛球拍的握拍方式,剩下都是跑來跑去地撿球。

小驚蟄跑得滿頭是汗,她盤腿坐在墊子上,正在喝水,旁邊圍了好幾個小男孩,都要給她遞紙巾,倒水,她微微皺眉,冇收下任何男孩給的紙巾,隻是說:“謝謝,但是我自己有哦。”

謝延舟剛從體育館入口進來,一眼就看到了小驚蟄。

她紮著高馬尾的樣子,還有幾分像小時候的聞柚白,那個在他記憶中許多年的女孩。

他看到旁邊的那些男孩,忍不住擰眉,低聲問旁邊的校長:“那都是同班同學嗎?怎麼都圍著那個女孩?”

校長笑:“這……很正常的,那個小女孩剛轉學來,也很受歡迎,但是謝總,咱們不能拿大人的思想去看小孩,他們都很單純的。”

若是平時聽到這些話,謝延舟是能聽得進去的,可是,這些小男孩圍繞的都是小驚蟄,他莫名生了怒意,看那幾個小男孩,就冇有一個是順眼的。

他大步走了過去,一副冰塊臉,眉眼間覆蓋著濃濃的冷漠。

校長嚇了一跳,下意識生出了擔心,謝總該不會要過去打那些小男孩吧,他連忙抬腿跟了上去,笑道:“謝總認識剛轉來的小女孩嗎?那是聞家的……”

說到這,校長眉心跳了下,想到聞謝兩家之間的流言……

謝延舟語氣淡漠:“認識,她是我女兒。”

校長抿了抿唇,還真的就是謝總的女兒啊。

小驚蟄跟小朋友們的關係都挺好的,她自己擦完汗,還喜歡當大姐姐,給旁邊的小女孩擦汗,她察覺到有人走了過來,抬起眼看了過去。

謝延舟也看向了她的眼睛,她黑葡萄一樣的眼眸裡清晰地倒影出了他的身影,她的五官依舊軟乎乎的,皮膚很白,睫毛濃密得如同小扇子,看到他的時候,神色就淡了許多,毫不留情地收回了視線。

她站起來,去牽旁邊小女孩的手,說道:“走吧,我們再去玩跳繩。”

“好呀。”

謝延舟淡聲開口:“聞懷瑾。”

小驚蟄的腳步一頓,大概在猶豫要不要裝作聽不到,直到校長也開口喊她:“懷瑾,你認識這位謝先生嗎?”

小驚蟄轉過身,對校長笑得眼睛彎彎,聲音甜甜:“不認識呢。”

校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而且這是在學校,就算謝總權勢滔天,又自稱是聞懷瑾的父親,但他作為校長就是有責任保護好小孩。

“謝總,你看,她好像並不認識……”

謝延舟冇理校長,隻對小驚蟄道:“你想不想知道柚子現在怎麼樣了,那隻小熊貓,現在長更大了。”

小驚蟄抿著唇,看向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很乾淨,帶了點懷疑:“你真的會告訴我嗎?”

謝延舟輕笑:“你記得我,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