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69甜蜜

-

謝延舟離開學校的時候,還有些恍惚,他坐上了車子,太陽穴疼得不行,摁了好一會,覺得自己方纔可能心緒混亂。

因為他不僅把那張照片發給了小驚蟄,他還把照片裡的自己,用馬賽克蓋了一層。

再也看不到他的臉。

小驚蟄感激得眼眸發亮:“謝謝叔叔。”

謝延舟那時還回了句:“不客氣。”並且得到了小驚蟄省下來的一小塊烤餅乾,他如獲至寶地帶回了車中。

還捏在了手上。

這會清醒了,還是覺得荒唐,他垂眸盯著手上的餅乾,碎屑掉在了他的大腿上,他手指也油膩膩的,他不自覺地擰眉。

司機問道:“謝總,您是想扔掉餅乾麼?車內有垃圾桶,要不您先給我,我幫您扔?”

謝延舟沉默了會:“不必。”

一個自稱有潔癖的優雅貴公子,商界投資人,當著司機的麵,把那塊不怎麼乾淨的餅乾吃了,隻是他吃得有些痛苦,俊朗的眉頭緊緊地鎖著,不覺得好吃,反倒滿腦子都是,這餅乾好像有些臟,他也冇洗手,就直接吃了,但讓他扔掉,他也並不願意。

這是小驚蟄給他的。

ps://vpka

shu

他捫心自問,這是父愛嗎?應該不是,父愛總不至於這麼簡單?他在回想,有誰是個好父親?盛家的父親還算不錯,剩下的,他也冇見過一個真的疼愛小孩的父親。

書上常寫,父親為了孩子願意犧牲自己,他今天也勉強算夠到了一點點邊……吧?

離開之前,他那聰明的女兒還奶凶地警告他:“謝叔叔,希望你不要告訴媽媽,我們今天見麵了哦,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

正常來說,小秘密這個詞是甜蜜的,但他女兒這麼說,這個詞隻有警告和威脅。

潛台詞就是,敢說出去,她以後不會理他啦。

……

謝延舟回到辦公室後,就換了一身西服,他晚上還有個跨國視頻會議要開,在等待會議開始的時間,他在看親子育兒類的電子書,反正閒著冇事,隨便打開看看,有篇文章的題目就叫作,孩子上小學之後,父親應該怎麼做?

他把另外一篇母親應該怎麼做的文章,發給了聞柚白。

聞柚白直接罵他:“你有病是不是?你想要小孩,你自己生,小驚蟄跟你沒關係,不需要你來學習怎麼教育她。”

那頭沉默了許久。

她還是有點心驚膽戰,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開始看育兒圖書,他這樣陰晴不定的男,誰也不知道他下一步將會做什麼。

他過了一會,又回覆了一條訊息。

聞柚白點開一看,他說:“專家說,請父母不要說臟話,要控製脾氣,不然容易影響到孩子。”

聞柚白:“謝延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開玩笑,但我很認真,我希望你能意識到,小驚蟄最難撫養的那個階段已經過去了,她現在很乖,不需要你來學如何教育她。”

謝延舟四兩撥千斤:“好的,我知道,這篇文章還不錯,你可以看看。”

聞柚白:“……”

謝延舟:“我給了你這麼大一個項目,你也冇有表示嗎?”

聞柚白:“謝謝。”

“就這樣嗎?”

“嗯。”

“一起吃個飯吧。”

聞柚白不回覆。

謝延舟又問:“難不成你不願意請吃飯,反倒願意像之前那樣,在酒店裡見麵?”

聞柚白髮了張他的照片過來,是他那天晚上躺在了床上,眉眼隱忍,青筋起伏,**著上身,容色間分明就是慾念。

她說:“你要是不想這張照片傳遍你的朋友圈……”

謝延舟原本以為小驚蟄會威脅人,是隨了他,現在倒是知道了,原來是學了聞柚白。

向來隻有女人被拍這類的照片,遭到男人威脅,他倒是頭一回被女人拍了照來威脅。

他好笑:“傳出去又能怎麼樣?”

聞柚白:“是不會怎麼樣,隻是以後你的客戶看到你,就先想起你躺床上秀色可餐的樣子,你以後的女人看到你,就想起你是個臟黃瓜。”

謝延舟:“下次不會讓你拍了。”

“下次我會在你臉上套垃圾桶的。”

“原來還有下次。”

謝延舟扯了扯唇角,等到開會的時候,臉上的笑意依舊分明,對方忍不住調侃:“謝先生今天心情很好。”

謝延舟隻笑,很快便談起了工作。

謝老太太病得越發重了,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其實就是謝延舟,雖然她平時也老罵他,她握著盛司音的手唸叨:“其實延舟也是個可憐人,他從小親緣就薄,也就我還關心他,他這個人也有些獨,不懂得如何愛人,談戀愛也冇好好談,每次都亂七八糟。”

盛司音跟老太太關係好,見不得老太太這胡亂給謝延舟洗地,便道:“您就直接說吧,他這種叫自私,眼裡隻有他自己,就算談戀愛了,如果對方真心愛他,所有人都會被他傷害到離開的,如果是溫歲那種,也愛自己的,其實他們還挺般配的,看誰能傷害得過誰。再說到聞柚白,人家陪在謝延舟身邊多少年了,是不是一心一意,他覺得她貪圖錢財和庇護,真是好笑,他謝延舟除了這些還有什麼好讓人貪圖的?”

盛老太太冇忍住笑:“阿音,你說的對,下回你就好好罵罵他,等我走了,他身邊也就你這個嫂子還願意關心他了。”

“我纔不關心他。”盛司音說,“我是老師,又不是老媽子。”

她手上正在回訊息,是聞柚白,她上次發了個痛經科普文章在朋友圈,聞柚白給她留言了。

盛司音:“柚白,你之前看的醫生都冇效果嗎?”

“是啊,老毛病了,需要好好休息調養,但工作太多了,司音姐,你懷孕了也要好好休息,過幾天我去看你。”

盛司音想了想,給謝延舟發了訊息:“有人今天不舒服,每月一次,你懂的,延舟,我不知道你談過幾次戀愛,也不知道是不是向來都是女人倒貼你,你隻有高高在上的份,你可以繼續目中無人,冇心冇肺,但感情需要付出的,這種付出並不是金錢就能取代,你花了多少錢,你用了多少權勢,這裡麵都不會有真心,對方也不會對你上心,四年過去了,你還在糾纏她,你應該想明白她對你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