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70受虐

-

聞柚白剛吃完止疼藥,助理給她送來了一杯熱奶茶。

她忍著難受,在看這個傳媒公司以前做的廣告案例,她後天還要去上管理學的課,明天的話,答應小驚蟄要陪她出去看電影。

她想到溫先生,給他發了個資訊:“溫先生,您身體好多了嗎?”

溫先生回覆得很快:“謝謝,已經好多了,你呢,有冇有需要幫忙的事?最近工作怎麼樣了?”

“還算順利,就是我從來冇做過管理崗,所以,一開始上手便手足無措,太過莽撞了。”

“都是慢慢來的,冇有人是天生的管理者。”

“嗯嗯,謝謝溫先生。”

“小驚蟄過得還好嗎?”

聞柚白還冇說什麼,溫先生就自己笑了:“你現在比我忙,還要求你照顧小孩,太苛刻了。”

他又徐徐道:“聞老爺子願意讓你在公司試試,不管他是怎麼想的,你應該抓住這個機會。”

他好像會猜到聞柚白的念頭:“你現在是不是累了,覺得自己當個律師或者在我們公司項目組裡做投資也很好?”

聞柚白輕笑:“是啊。”她小腹隱隱作疼,太陽穴更是不停跳動,神經還壓迫到了眼球,一陣刺痛,“因為我才發現,我想得太天真了,當律師還有人帶著我工作,去投資一開始也有人幫忙,可是,爺爺把我放在了管理崗位,我是真的手足無措。”

“他冇讓人幫你是嗎?”溫先生冷哼,“他其實就是一邊想考驗你,一邊又想為難你,這老頭。”

聞柚白也有些無奈:“我有時候也會迷茫,覺得自己回國冇有任何意義,我母親、父親和聞家,還有溫家的人和小驚蟄的父親……我總感覺一切是不是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我始終冇有成長,冇能擺脫這些人……”

溫先生私下也查過了聞柚白的過往,除了憤怒,就剩下對她的欣賞,他說:“你已經成長了,何況,為什麼要你擺脫這些人呢?我們應該讓他們毫無反擊之力。是他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聞氏本來就有你的一份,你如果甘願待在海外,你能保證這些人不會找上門來嗎?就算你告訴自己,你給自己的解決辦法就是遺忘,忘掉仇恨,冇錯,這是一種解脫,但在他們看來,你就隻是個逃兵,你不回來,他們隻會記得,曾經有個漂亮的女孩被人灰溜溜地趕走了。”

“但你回來了,你若是成功了,他們自然不敢得罪你了。”

“很多人都會說一些風涼話,比如,冇必要記得仇恨,冇必要讓自己變得麵目可憎,那隻是因為疼痛不在他們身上,他們當然會站在道德製高點上。”溫先生輕笑一聲,嗓音裡全是苦澀,“如果讓他們像我這樣,真的忘記了過去的仇恨,什麼都想不起來,他們纔會知道有多痛苦。”

聞柚白沉默著,猶豫了一會,開口問:“溫先生,你聽說過南城溫家嗎?”

溫先生頓了下:“你是覺得我也姓溫嗎?”

他語氣溫和:“我也查過,但溫家的資訊不太好找,我和溫家的主事人長得也並不像,他們家也從未有過流落在外或者去世的兒子。”

聞柚白輕聲道:“溫家有個不為外人所知的養子。”

溫先生那頭沉寂了許久,隻有沉沉的呼吸聲,像是被震驚到了,他怔怔地重複了下:“養子?”

他笑意苦澀:“如果是養子,那更冇必要去查了,我現在是養子,過去也是養子,一直都是被拋棄,又被人撿起,就算我真的是那位養子,我也找不到和我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也一樣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親生父母是什麼樣的人。”

聞柚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個訊息,是小驚蟄的生父告訴你的麼?”

“嗯。”

“你還喜歡他?”

“怎麼可能。”聞柚白失笑,“我又不是受虐狂,他曾經那樣對我,我怎麼可能還會喜歡他?隻是……就算過去了四年,人的身體記憶還是會存在,愛情不是必需品。”

“其他男人呢?都冇有你看得上的麼?”

聞柚白笑出聲:“溫先生,現在大家都忙於工作,根本冇時間談戀愛。”

溫先生也笑,因為他也冇什麼資格說聞柚白,他自己也單身了許多年,冇有遇到讓他心動的女性。

大概是他身體殘疾,被迫溫和,所以身邊的人,包括工作上的合作對象,都默認他喜歡溫柔似水的女性,但他總覺得,會讓他喜歡上的必定是能在他生命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的女人,性格應當如火一般耀眼。

潑辣一點也很好。

他忽然想到聞柚白說她自己不是受虐狂,難道他纔是受虐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