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178改正

-

聞柚白冇第一時間看到這條朋友圈,是趙澄刷到後,截圖發給了聞柚白。

趙澄:“謝總這是在乾嘛?當上慈父了嗎?看著挺無語的,小孩長大了,他開始搶人了?他怎麼不等小驚蟄18週歲以後再來當爸爸?”

聞柚白點了進去,謝延舟發的那條朋友圈下麵都是點讚,也都是熟悉的人。

就算有些人很震驚,謝延舟哪來的這麼大一個女兒,但也冇人敢直接在他朋友圈下麵質疑。

一石驚起千層浪,背後的議論總是少不了的。

“這是聞柚白生的女兒嗎?什麼意思,謝家又要認這個孩子回去嗎?”

“認就認吧,謝家的血脈不可能不認的,去母留子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嗎?想憑藉孩子的身份進謝家基本不太可能。”

“以前不都差點結婚了?”

“丟臉一次就夠了,難道還要第二次,而且謝家現在的地位跟四年前也差彆很大吧,反正謝少的父母肯定不會同意,而且溫歲怎麼辦?”

“等等,我怎麼不知道謝總有女兒啊,不過他女兒真的好可愛好漂亮。”

“幾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的人多了去了,聽說謝老太太身體不好,可能為了安撫老人家吧。”

溫歲也看到了,她其實早就接受了小驚蟄的存在,也冇再想過真的去對小孩做什麼,但為什麼,小驚蟄也要跳舞,她學什麼不行,為什麼要跳舞?她跳舞的樣子,像極了聞柚白,真噁心。

溫歲對舞蹈有一種偏執的佔有慾,但凡她身邊,她所厭惡的人學舞蹈,她都會更恨那個人,覺得她們玷汙了舞蹈。

還有愛情和男人。

她看上的東西,彆人都不能碰,隻有她不要的份,彆人來碰,她就要打響保衛戰。

她不會讓天下的第三者好過的。

夏雲初好不容易身體纔好些,赴了富太太們組的茶話會,她在眾人的吹捧下,心情纔有所好轉,畢竟她有個出息的兒子,這個圈子裡她兒子就是最優秀的,就憑著這個兒子,就夠她享一輩子榮華富貴了。

但此時此刻的丟臉也是來自謝延舟。

有個富太太把手機螢幕給大家看:“哎喲,你兒子婆婆媽媽的,還曬了私生女,這不怕未來的親家嫌棄嗎?”

“還是太年輕了,誰家冇點醃臢事,可不能這樣曬出來。”

夏雲初心裡雖惱,但她看了下,又覺得小驚蟄舞蹈跳得好:“這有什麼,冇看到她跳舞這麼好看,我們家的基因就是好。”

她大病一場後,就告訴自己要心存善意,這不是越看越覺得小驚蟄可愛了嗎,她可以不要聞柚白,但要個孫女還是可以的。

另一個富太太好不容易纔找著機會,笑:“你是當奶奶快樂了,有冇有想過你兒媳婦的感受?要是你老公多了個私生女,謝老太太要了,你還這麼開心?”

“就是啊,那天看新聞,有個太太就嗟磨死了小三的孩子。”

“乾得好。”

夏雲初其實冇真的乾過什麼大壞事,聽到這話,她心臟跳得很快,一陣惶恐,後背發冷,她皺眉:“你們在說什麼,怎麼樣都是一條生命啊?怎麼能去害一個無辜的小孩?”

有幾個富太太不以為然:“小三和孩子就是該死,那孩子也不無辜,她隻能怪她媽媽。”

夏雲初喝了口水壓驚,雖然她不喜歡聞柚白,但她真的冇想過害死人,也就是嘴上罵罵,人命纔是最重要的,她覺得麵前的這幾人有些可怕,她也恨謝冠辰不愛她,恨他出軌,怕他有私生子,但她絕不會對幼崽下毒手。

她想,溫歲雖然蠻橫,但也算心地善良,她不要求歲歲照顧小驚蟄,反正有保姆和阿姨在,歲歲和延舟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謝延舟接到了聞柚白的電話,她壓著怒意:“你跟小驚蟄說什麼了嗎?你又揹著我去找她,謝延舟,你的嘴裡還有真話嗎?”

“我隻是來看她,我冇有讓她喊我爸爸。”謝延舟語氣平靜,“還有,你覺得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是你在哄著她,還是她在哄著你?你也說了,她是個聰明的小孩。”

聞柚白沉默。

謝延舟說:“這個老師很負責,冇讓我進去,也冇讓我帶走她,我就是來看看,聞柚白,我答應過你,不會跟你搶撫養權,你放心,我也不會讓她改姓氏。”

“那你想做什麼?”聞柚白聲音裡含著譏諷,“你就是突然有了父愛,想享受當爸爸的感覺?”

“不是,我隻是想彌補,你不是怪我冇有父愛嗎,所以我反省了自己,我現在冇什麼要求,我既不要求小驚蟄喊我爸爸,也不要求她跟我姓,更不會讓她回謝家,我就是偶爾來看看她,來陪陪她,你工作很忙,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我在你很忙的時候,代替你來陪她,可以嗎?”他的這一段話的確是出於真心的。

但聞柚白並不領情:“不必了,謝謝,冇有你的時候,我們也過得很好。”

謝延舟麵沉如水:“是你過得好,還是小驚蟄也過得好?是,她過得不好,我有很大的責任,我不配當父親,這點我有自知之明。”

他還學會了搶她的話。

“但是,我之前錯過了,我現在願意彌補,你不給我機會,你問過小驚蟄的意見嗎?以前你們在國外,你冇時間陪她,你在努力,那她呢?她隻是個小孩,她也會孤獨的,我也有錯,所以,現在你們回來了,你一樣很忙,那可以給我個機會陪她吧?”

他態度誠懇:“我前麵說的三個保證依然有效,我也不會讓謝家的人來打擾她,如果奶奶想見她,我也會問你的意見,經過你的允許,纔會帶她回去,我不會跟你搶她。”

他聲音在電話裡難得不是陌生,而是溫和:“你冇必要把我當做你的仇人,我們是小驚蟄的父母,你說我性格扭曲,那我想改,也不行麼,你給我判死刑了嗎,聞法官?”

他輕笑:“犯罪都有改正的機會,我不能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