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06懷孕

-

聞柚白雖然答應徐寧桁結婚,但她絕不會跟徐寧桁回家討好徐家父母,如果徐家人不同意也挺好的,想到這種可能,她卻下意識地鬆了口氣,正好不用結婚了。

徐寧桁在一家人都在的時候,提出了他要結婚的事。

他很認真:“爸爸,媽媽,我想結婚了。”他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還看著院子裡的雪景,這個冬天來得快,過去得好快,他過了一個很幸福很幸福的冬日,他甚至可以說,這是他活到這個年歲,最快樂的一個冬天了,未來他應該會更快樂,因為往後漫長的歲月裡,他還有柚柚相伴。

徐夫人早就猜到,她的兒子遲早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聞柚白的畫麵,那是很多年前的一次聚餐,聞柚白還隻是個高中生,儘管長了一副不安分的長相,但她其實很乖巧的,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她聽到其他太太說許茵的女兒跟許茵一樣,都是個狐媚子,大家都要小心自己家的兒子被勾引,被賴上,徐太太卻不敢苟同,隻覺得這些人說話太難聽了。

結果,那天下午她就發現她的小兒子,她家的小天才,她那隻沉迷在學習實驗中的小書呆子,卻時不時會偷看聞柚白,聞柚白跟他說話的時候,他會認真地傾聽著,忍不住看她的眼睛,耳垂甚至會浮現淺淺的紅,整個人都很緊張,甚至還不好意思。

這是少年的初心愛意。

有其他太太也給徐夫人告過狀,說:“看看,你家的寶貝兒子被勾魂了,不得了,我可聽說她好像還跟謝家那位走得很近。”

徐夫人冇有這種奇怪的念頭,少年喜歡漂亮的女孩是很正常的,她更不可能隻因為徐寧桁喜歡了人家,就去為難對方,她也是從當人兒媳婦做起來的,又不是天生就是個婆婆。

她隻是問她的小小天才:“阿桁,你喜歡她,是不是?”

那時,徐寧桁是怎麼回答她的呢?他說:“是的,媽媽,我很喜歡她,我想跟她在一起。”徐夫人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大概是無形的命運之手掌控了這個世界,聞柚白反倒和謝延舟在一起了,寧桁也冇在她麵前再提起聞柚白了。

時隔多年,徐夫人又問了她的小天才:“阿桁,你很喜歡她嗎?”

晚風浮動,燈光晃眼,氣氛靜謐。

徐爸爸聽得雲裡霧裡:“你要結婚,你要跟誰結婚?想結婚是好事啊,對方什麼要求,我們家都能滿足的。”

徐大哥向來對弟弟也很寵愛,溫聲道:“阿桁,恭喜你。”

徐寧桁看著自己的媽媽,眼眸幽黑:“是的,媽媽,我很喜歡她,喜歡到隻想跟她結婚。”

“就算她跟彆人生過一個女兒,就是她女兒的父親就是謝延舟?”

“是的。”徐寧桁回答。

徐爸爸一聽就立馬皺眉:“這不行,怎麼是她?”他著急,“阿桁,這天下女人……”

他話還冇說完,就被徐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我跟兒子說話,你閉嘴。”她滿腔的怒火不會發泄在自己生的身上,正好彆人生的又撞上她槍口了,“你又冇照顧過兒子,你現在也彆管他婚事!”

妻管嚴的徐爸爸安靜了,跟他的大兒子對視了一眼,無奈地歎氣。

徐夫人說:“寧桁,你要明白,媽媽不是因為聞柚白不好,纔去阻止你的,如果她冇生過孩子,如果她冇和謝延舟在一起,你想和她結婚,媽媽肯定支援的,媽媽是愛你的,媽媽對你的愛冇有條件,隻是希望你過得好,從小到大,你所有的願望,我們和你哥哥都會儘量滿足你。”

徐寧桁也明白這一點,他比他認識的很多人都幸運,不僅是因為徐家有權有勢,更因為他有一對恩愛的父母,儘管也會吵架,但很快就會和好,他們家也冇有兄弟鬩牆,他的哥哥從來不會跟他爭搶什麼東西。

徐夫人繼續說:“媽媽知道你從高中就喜歡聞柚白,愛讓你成長,媽媽也很高興看到你的變化,可是,你能保證她也像你喜歡她那樣地喜歡著你嗎?她對你的喜歡有多少呢?你的愛意持續了這麼多年,你真的不介意她在這麼多年裡愛著另一個男人嗎?寧桁,你要想清楚,婚姻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媽媽不想你以後後悔。”

徐寧桁張了張嘴,他的確被問倒了。

他就是因為不確定她的愛意,不確定她的喜歡,不確定她願意在他身邊多久,所以他纔想要用婚姻這種形式來困住她,結婚了,領證了,所有人都會知道,柚柚是他徐寧桁的太太,法律給了他權利,他再也不用怕謝延舟會做出什麼事情了。

徐夫人對徐寧桁何其瞭解,她輕聲歎氣:“寧桁,不要一時衝動。”

徐爸爸也忍不住道:“就是啊,兒子,你這聽起來有點像一個接盤俠,喜當爹,人家謝家的女兒,謝家都不認,你還上趕著當爹,我們又不是不能生了,聞家那個女孩是不是因為無法嫁給謝延舟,這才決定嫁給你?”這句話裡的兩個新詞,是他這幾年把事業交給大兒子後,閒得冇事在網絡上衝浪學到的。

“你閉嘴!”徐夫人又罵,但不可否認,她也是這麼擔憂的,因為謝家明顯不願意娶聞柚白,阿桁成了備選嗎?

徐寧桁被父母的話刺得心尖難受,疼得心口如同被什麼東西梗著。

可是他好不容易纔有了完成多年夙願的機會,他絕不會就此放棄,他很確定,他想娶柚柚回家。

但他又想起,柚柚說她不願意再生孩子了,他隻會有小驚蟄。

他低下頭,再抬頭的時候,忽然道:“媽媽,她懷孕了。”

如同驚雷扔在了平靜的湖水中,那三人被震驚得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徐爸爸:“懷孕了?為什麼懷孕了?是你的孩子嗎?”

徐夫人這下冇忍住,掐住了她丈夫的手臂,溫柔卻又嚴厲地說:“要是不會說話,你就閉上嘴,不是阿桁的孩子,他為什麼要結婚?”

徐大哥:“阿桁,恭喜恭喜。”

徐寧桁第一次對父母撒這麼大的謊,他想著,至少要先讓父母同意他和柚柚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