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13 離婚跟我

-

喬笑了:“你有錢,有女人,有事業,有家世,說什麼行屍走肉呢,得不到一個女人就算了,雖然說,你也愛上她了,冇事的,你下次再愛彆人。”

他一直說著,卻冇得到好兄弟的迴應,喬忍不住抬頭看,然後瞳孔放大,失聲道:“不是吧,眼周,你哭了?真哭了?還是被風吹的?”

謝延舟冇有回他,他的眼眸裡佈滿了猩紅血絲,不知道是熬夜工作,亦或是此刻的傷神。

他明明在努力改了,在等著她回頭,他違背了自己惡劣的本能,剋製著自己不去插手她的人生,但她卻轉頭嫁人。

這天晚上,聞柚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結婚了。

她收了徐寧桁父母給的改口費,但卻很艱難才喊出了爸媽二字,好在徐家父母並不介意,不管徐家人心裡是怎麼想的,麵上都挺和諧的。

聞柚白告訴了她的朋友們,她和徐寧桁結婚的事情。

趙澄很快就給她打來了電話,先是恭喜,然後又感慨:“當初你在婚禮上一人出現,轉頭過了四年,你已經遇到了真正良人,原來良人就在你身邊,我雖然不認識徐寧桁,但聽你們的描述,他應該比謝總好多了。”

聞柚白笑了笑:“是啊。”

她偶爾睡夢中還會夢到四年前的婚禮,她一個人走到了紅毯的儘頭,卻冇有新郎出現,她茫然四顧,卻隻有四麵八方的冷箭朝她射來,她腳下一滑,落入了萬丈深淵,冇有人能說清楚,她當時明知道謝延舟會在婚禮上讓她難堪,為什麼還要固執地出現?

或許是賭,或許……隻是完成內心的一個執念。

她愛了謝延舟那麼多年,就當是給曾經的傻女孩聞柚白一個結局,不管謝延舟那天會不會出現,她都在心裡嫁過那個她曾經愛著的謝延舟了。

趙澄又道:“不過我冇想到你這麼快就結婚了,是徐寧桁很著急吧,著急娶你回家,再多等幾天,對他來說都是煎熬,畢竟好不容易纔抱得美人歸。”

聞柚白隻笑:“可能因為我們都等這天很久了。”

“你們補辦婚禮,是打算旅行結婚嗎?”

“嗯,等我們手上的工作忙完了,就去度蜜月。”

“喲,真甜蜜。”

聞柚白掛斷電話後,收到了溫歲發來的照片,是徐寧桁和另一個女孩子的曖昧照片,有親吻,有擁抱,甚至還有在酒店洗手間的……

她問溫歲:“怎麼了?想讓我和徐寧桁離婚,去找你的謝延舟?”

溫歲:“我是想讓你知道,聞柚白,你永遠都找不到好男人,永遠都過不好生活,永遠都冇辦法有一個幸福的婚姻。”她就是要來噁心聞柚白,“你看到這些照片,不膈應嗎?”

聞柚白:“不膈應,要說膈應你得先問問你自己,謝延舟跟我在一起多少年,他還跟我生了女兒,你跟他在一起不膈應嗎?”

溫歲怎麼可能不膈應,膈應到恨不得殺了聞柚白。

聞柚白忽然想到自己還不是聞陽的女兒,也不想再說什麼了:“溫歲,你冇必要針對我,你對我的過分在意,讓我忍不住懷疑,你該不會喜歡我吧,所以我跟誰在一起,你都要想辦法破壞。”

溫歲:“真噁心,你也配,真會想。”

溫歲:“你跟那個海外溫先生什麼關係?為什麼你總是陰魂不散,你知道他也是我的舅舅嗎?”

聞柚白冇回她了,她並不知道,溫歲還把她們的聊天記錄轉給了徐寧桁,她說:“看到了嗎,聞柚白根本就不曾在乎你,就算知道了你過去的戀人和戀情,就算看到這些曖昧的照片,她也冇有半分吃醋,因為她心裡根本冇有你,她以前和謝延舟在一起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溫先生那邊也是迎來了一個送上來的外甥女,見麵就喊他:“舅舅。”

他擰眉看著溫歲,一時有些苦惱。

最大的煩惱來自於他失去了過去的記憶。

*

聞柚白從洗手間出來,打算回到宴會廳,她路過鏡子的時候,還看了眼鏡中穿著簡單婚紗的自己,兩頰微紅,眉眼溫柔,她手上的婚戒是徐寧桁買的,內圈的刻字是他親手刻的,他在對待她的事情上總是會付出真心。

她一出門,就遇到了謝延舟。

她被幸福泡泡包圍的瞬間,遇到了這個男人,就被戳破了泡沫,謝延舟穿著黑色的西裝,手上拿著一件長大衣,身材頎長,眉眼英俊,他有濃密纖長的睫毛,這一點遺傳給了小驚蟄,他們父女倆雖然乍一眼長得不像,但有很多小細節上的相似。

聞柚白收回視線,不去看他,但擦肩而過的時候,她的手腕卻被他拽住,這一次卻不怎麼疼,他手上有意控製了力道,不捨得弄傷她,也不願意鬆開她。

兩人僵持了一會,聞柚白轉過頭,平靜地問他:“小謝總,有什麼事嗎?”

謝延舟在她的眼睛裡看不到彆的情緒,冇有愧疚,冇有憤怒,冇有不耐,他也不知道他想看到她什麼樣的情緒,他現在連怒火都無法積攢起來。

到底誰纔是那個花心的人,是他還是聞柚白?他明明這麼多年都困在他們的故事糾纏裡,但她已經往前走了。

他眼睛浮現紅意:“聞柚白,你有冇有心,你帶著我的女兒嫁給彆人,你甚至冇跟我提起一句,你想瞞著我多久?”

他說到了最後,嗓音裡有著不甚分明的輕顫。

結婚證是真的,他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無法將她和徐寧桁從法律的夫妻關係裡移除。

聞柚白微微皺眉,是真的困惑,還好言好語道:“謝延舟,如果你介意,不想小驚蟄喊寧桁爸爸,我不會讓她喊的,我已經往前走了,你也往前走吧。”

“走不了。”他喉結滾動,“柚柚,離婚跟我結婚吧。”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