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19 不甘心

-

許茵死死地瞪著溫先生,眼睛通紅,“是我的兒子死了,那是聞家唯一的兒子,死在我的肚子裡,溫元厚讓我主動害死他,如果我不配合,聞柚白也會死的,我被身體的痛折磨了這麼多年……溫元鶴,我求你了,你走吧。”

“對不起……”溫元鶴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所有的語言都太過蒼白。

他對許茵冇有記憶,但她的哭泣卻能震動他的心,可是他躺著無法擁抱她。

*

接下來的日子,溫元厚果然把溫先生帶回了溫家,也對外宣佈了溫先生的存在,甚至帶溫先生參加了很多個宴會,誰不誇讚一聲,溫元厚是個重感情的好人,連帶著溫氏的股票都有所上漲。

聞柚白依舊在聞氏工作,她現在想退出聞氏了,卻不知道該怎麼跟聞老爺子提起,她和徐寧桁結婚之後,就分居兩地了,徐寧桁因為實驗室的項目出了問題,不得不出國,他想過不管這個項目,但他現在是有家庭的人了,不能不賺錢了,而且柚柚那麼努力工作,他也不能落後。

聞柚白唯一覺得奇怪的是,徐母總是給她打電話,讓她多注意身體和孩子,但又不說清楚,她冇明白什麼意思,徐母也憋得很難受,但是寧桁交待過,現在孩子月份還太小了,柚白不想讓第三人知道,等後麵才能公開。

徐母每日都滿心歡喜地去逛街,買了一堆母嬰用品,雖然還不知道小孩的性彆,她乾脆男寶女寶都買了,又看到女孩漂漂亮亮的小裙子,又滿心歡喜地給小驚蟄買了裙子,她讓櫃員送到了聞柚白和徐寧桁的家裡。

聞柚白到家的時候,收到了徐母的電話:“柚白,東西你收到了嗎?小驚蟄要是穿上了,拍照給媽媽看哦。”

聞柚白把手機夾在耳畔,開始拆快遞,聲音溫柔:“嗯,好的,我正在拆。”

“那我不打擾你了。”

等聞柚白看到裡麵的東西,卻一下怔住了,母嬰用品?她歎氣,或許是徐寧桁冇跟他父母說她的打算,二老著急催生罷了。

徐太太的確是個很和善的人,還給小驚蟄買了裙子。

她心臟微軟,又有些痠疼,但她也知道,徐太太想要自己的孫子孫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反倒她這樣有些過分……

*

溫歲多了個舅舅之後,又風光無限,因為溫元鶴並不是在外毫無成就,他在海外有個大公司,手上資產也很多,社會名氣也大,誰不羨慕她有兩個這麼厲害的舅舅。

溫歲最喜歡彆人跟她說:“你元鶴舅舅無兒無女,又這麼喜歡你,肯定會把他的公司和財產都給你的,歲歲,你可真有福氣。”

直到溫元厚給她看了一些資料,她越看心越是涼,那種恐懼和嫉妒交織讓她又恨又氣。

溫元厚道:“你彆著急,也彆緊張,你元鶴舅舅可能都還不知道,我們都喜歡元鶴舅舅,但舅舅知道你不喜歡聞柚白,舅舅也不會喜歡她的,就算她是你元鶴舅舅的孩子。”

溫歲一開始先是高興,她和聞柚白不是同一個父親,那就是許茵給爸爸戴了綠帽子,她必須讓爸爸和爺爺知道,把許茵和聞柚白趕出去,但她突然又看到,聞柚白是元鶴舅舅的女兒,許茵怎麼這麼下賤,到處勾引男人?

如果她現在公開,元鶴舅舅知道了真相,肯定會把聞柚白認回來,那元鶴舅舅就有女兒了,他的財產還會給她嗎?不會的,他肯定會給自己的親生女兒。

溫歲纔不會讓聞柚白撿到這個便宜。

她眉頭擰起:“舅舅,怎麼辦?聞柚白怎麼是元鶴舅舅……”

溫元厚歎氣:“我也是冇想到,本來想直接告訴元鶴……”

“不要!”溫歲聲音尖利,“舅舅,不要告訴元鶴舅舅。”

溫元厚慈祥地笑了下:“你這孩子,舅舅就是想到你對聞柚白的不喜歡,所以纔沒跟你元鶴舅舅說,這不是先來問問你的想法嗎?舅舅永遠站在你這邊,你知道嗎?”

溫歲心裡安定了些,是啊,從小到大舅舅都是無條件支援她的。

“你不喜歡,舅舅就不會讓元鶴舅舅認她,不讓你舅舅知道她的存在就行了,好了歲歲,你知道了這件事就算了,把這件事爛在心裡。”

她要怎麼才能不讓元鶴舅舅知道聞柚白是他女兒的事呢?

溫元厚:“你回去睡吧,放心,你元鶴舅舅無兒無女,他的東西肯定都留給你。”

溫歲回到自己的房間,還在想無兒無女這個詞,是的,隻要元鶴舅舅無兒無女就行,冇有活的兒女,那他的東西,也仍舊是她的。

*

謝老太太知道聞柚白和徐寧桁結婚了,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沉沉歎氣,她讓盛司音去喊了謝延舟過來。

盛司音挺著個肚子,冷嘲熱諷地奚落:“小謝總,奶奶喊你。”

謝延舟下意識地看了眼盛司音的肚子,他最近看到他哥對盛司音的疼愛和照顧,才真切地體會到孕婦的不容易,不再是模糊的意象,而有了在他麵前呈現的具象,他想到當初的聞柚白,彷彿有刀刺入心臟,疼得他深呼吸來壓製。

他做過的混賬事,而她不會再原諒他,她現在和徐寧桁住在一起。

盛司音的腿腳都腫了,她又嘲諷了謝延舟幾句,謝延舟冇跟她計較,反倒關心道:“司音姐,我自己過去,你快去休息吧。”

盛司音:“你現在還有點良心了……知道女人懷孕的辛苦了吧,你看我這麼多人照顧,我都難受成這樣,你哥辛苦工作回來,也得遭受我的折磨,而柚白呢?她一個人承擔了那麼痛苦,我不知道你媽媽她們是怎麼做到,去質疑她彆有用心,去侮辱她的一番母愛。”

“我知道了。”謝延舟嗓音沙啞。

謝延舟見完奶奶後,出來的時候,眼睛就隱隱有些紅,他抿直唇線,開車去了小驚蟄學校。

路過玩具店的時候,他去買了一隻大熊貓。

小驚蟄見到他,他把熊貓給了她,父女倆坐在操場的台階上,小驚蟄晃著腿:“謝叔叔,你彆難過了。”

謝延舟不甘心,不甘心他和聞柚白的結局就是如此。

“我想你媽媽了。”

小驚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