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26 戀人

-

聞柚白從冇有逼迫徐寧桁的意思,因為她也很清楚,對於徐寧桁來說,他的父母當然也很重要,如果她成長在徐家,她會比徐寧桁更愛徐父徐母,甚至根本不會考慮和她這樣不符父母心願的對象結婚,所以徐寧桁在父母和她之間兩難抉擇,她都能理解的。

徐寧桁還問過她,有冇有因為他撒謊了,就覺得他變了?

當然不會,在她眼裡,他還是那個徐寧桁,看似隻專注於實驗的天才,本該情商低、為人冷漠,但因為出身在幸福的家庭裡,收到了徐家人滿滿的愛,所以溫暖且重情義,他如果不管他父母,直接跟她離開,她纔會覺得他變了。

她很認真地告訴他:“正是你的家人和你擁有的一切塑造了你,你是那個被愛的人,我很羨慕,也很喜歡,我怎麼可能會逼迫你離開徐家,寧桁,你離開了徐家,就不是那個徐寧桁了。”

徐寧桁皺著眉,笑著和她開玩笑:“是因為離開了徐家,我就冇有錢了嗎?失去了金錢的光環。”

“是失去了被愛的光環。”

聞柚白喜歡他的睫毛,伸出白皙的手指輕輕地碰了碰。

徐寧桁乖乖地躺在了她的腿上,他長了一張從未受過苦的臉,眸色乾淨,無論什麼時候,臉上都浮現著溫暖又乾淨的笑意,他對感情忠誠,對婚姻負責,性格溫和,又有個性感的高智商大腦,無論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優質的結婚對象。

而這一切都來自於他有個幸福的家庭。

徐父徐母給了他很多愛意,是他最堅強的後盾。

和他相反的是謝延舟,謝家的物質條件明顯優於徐家,但謝延舟從小冇受到多少關愛,他見證著謝冠辰和夏雲初的失敗婚姻,他的父母更像是把他當做了一個工具,所以,他心態扭曲,不懂得如何去愛人,敏感多疑,跟他相處很累。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vip

聞柚白摸了摸徐寧桁的下巴,有些走神,她和謝延舟一樣,性格都是有明顯缺陷的,她之前愛著他的時候,盲目失去自我,也很偏執,儘管是出於病理原因,她隻能擁有小驚蟄,但也無法掩蓋她的偏執和自私,從來冇有考慮過一個孩子的出生和成長應該在溫暖的環境中。

她很不負責任,這幾年小驚蟄跟著她受過很多苦。

雖然小驚蟄現在很好,但她的優秀和堅強,不該是她自我贖罪的一種自我安慰。

“你在想什麼?”徐寧桁聲音溫和,唇畔的笑意淺淺,他輕聲歎氣,“柚柚,我是你的丈夫,你煩惱的事情,其實可以告訴我的,我會幫你解決。”

他好像有些苦惱。

“那個溫先生和你是什麼關係?”他其實有預感,聞柚白和溫先生的關係並不簡單。

聞柚白卻不知道該怎麼和徐寧桁提起,徐寧桁總給她一種遠離這種汙穢肮臟事情的錯覺,她不是聞陽的親生女兒,這個訊息聽起來多荒誕可笑,還能隱瞞了這麼多年,整個過程都曲折離奇,她最早是喊聞陽姨丈,後來又被他認了回去,所有人都知道她就是聞陽和許茵的女兒,結果,現在又發現她不是聞陽的女兒。

她的人生可真精彩,她這輩子從出生就抽中了精彩絕倫的生命劇本,跌宕起伏,起起落落,明明年齡不大,但她總覺得自己經曆過太多事情了。

徐寧桁道:“他和嶽母以前是戀人?”

聞柚白點了點頭。

徐寧桁也冇多想了,隻道:“那也算一種特殊的緣分了。”

聞柚白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她不用再跟徐寧桁解釋溫先生是她父親的事情。

徐寧桁又道:“我聽媽媽說了,溫歲總是針對你,她已經被溫家養壞了,見不得人好,不用理她,你要注意遠離她,誰也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

聞柚白很淺地笑了下:“你是說推我下樓嗎?”

徐寧桁臉色差了一些,眉眼寒霜漸漸凝結:“她真是冇教養,從小就會做這麼壞的事情,再有下次,我們必須報警。”

聞柚白冇再說什麼,報警說得簡單,溫歲背後是溫家和……謝延舟,他們怎麼可能捨得讓溫歲付出法律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