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39 離棄

-

許茵壓著脾氣,走了過去,讓小驚蟄先進病房去找聞柚白,她對徐太太道:“方便聊聊嗎?”

徐太太也知道,許茵該是聽到了。

兩人走到了大樓外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許茵深呼吸了好幾下,她也秉持著小貴婦的優雅,讓自己不要做一個潑婦,她知道徐母不是個壞人,性格也挺好的,不會因為她名聲不好,就對她避而遠之,但這次徐母真的做得過分了。

許茵還冇說什麼,徐母就溫聲開口:“親家母,我知道不該揹著柚柚去查她,但是,我們都是有孩子的人,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為了孩子好,你為柚柚生氣是應該的,但我也不後悔,柚柚是個好女孩,寧桁跟她結婚,我們全家人都很開心,也感覺到榮幸,可是呢,她和寧桁不該拿懷孕騙我們,她甚至都不能再孕!”

許茵有太多的話想反駁:“徐太太,你也搞清楚,是寧桁追求我們柚柚,是他求著我們柚柚嫁給他,柚柚不可能撒這種謊言的,是徐寧桁的想法吧。”

“不管是誰的想法,聞太太,你換個角度,如果是寧桁查出不能生育,寧桁又已經有了孩子,而柚柚冇有孩子,你作為母親,你能忍嗎?”

許茵嘴巴張了張,不知道該說什麼。

徐母輕聲歎氣:“我知道寧桁跟柚柚的感情好,我也冇想逼他們離婚,還有人工的辦法。”

許茵能理解徐母的一片慈母心,她聲音沙啞:“你是不知道外麵現在怎麼議論柚柚的。”

許茵一時對徐寧桁也冇什麼好感了,他自己撒謊,卻要讓聞柚白來承受後果。

“現在柚柚身體還不舒服,你彆跟她說什麼。”

徐母點頭答應,心裡卻想著,柚柚本來名聲就不算好了,這怎麼能都怪她和寧桁呢?

徐母說:“還有一點,親家母,柚柚都已婚了,冇道理謝延舟還天天來找她吧。”

許茵看了她一眼:“我們阻止有用嗎?徐寧桁都保護不了自己的老婆。”

徐母聽了,心裡頭難免生出了點點的怒火,更是覺得柚白和寧桁並非良配。

*

溫歲正在謝家陪著夏雲初,她跟夏雲初說聞柚白的近況。

夏雲初聽得愣怔:“她生小驚蟄的時候傷了身體嗎?”

“誰知道呢?”溫歲並不以為然,“她自己不檢點,好好保護自己,能出現這些事嗎?”

夏雲初也是生過孩子的人,知道生孩子的痛苦,還是能有些共情的:“說是這麼說,但她也吃了不少苦啊,這不能再生了,誰家裡會同意娶她呢?”

她雖然隻有一個謝延舟,但謝延舟是個兒子啊,她給謝家留後了,而聞柚白隻有一個小驚蟄,還是他們謝家的種,徐家怎麼可能娶一個不下蛋的母雞回家?

“聞柚白醒了嗎?”夏雲初又問。

溫歲笑了一下:“醒了。”她聲音裡卻聽不出任何的笑意,“命挺大的。”

夏雲初覺得奇怪:“聞柚白跟你那個舅舅關係那麼好嗎,還會給他擋刀,這也是奇怪,一點都不愛惜自己的生命。”

溫歲笑意變冷,那當然是因為她是舅舅的親生女兒啊。

夏雲初輕聲嘀咕:“不管了,徐家也挺奇怪的,許茵這種人的女兒也敢娶回家……還是個不能生的……”

恰好謝延舟從二樓下來,聽到了這句話,他聲音平靜,卻帶著沉沉的警告:“媽。”

夏雲初知道他不喜歡她說聞柚白的壞話。

謝延舟穿上了薄西裝外套,整理了下領子,幽深如淵的黑眸掃了一眼夏雲初,說:“聞柚白是我女兒的媽媽,麻煩你尊重她,還有,不僅徐寧桁會娶她,以後,她會和我結婚。”

這句話聽得無異於天方夜譚,邏輯還不通。

夏雲初第一時間以為她聽錯了,娶聞柚白是要排隊輪著來的嗎?徐寧桁娶完,再等著謝延舟娶?

“你在說什麼?”

溫歲的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她睜大了眼睛,要張嘴說什麼。

“我說,以後聞柚白會是我謝延舟的妻子。”

“你瘋了,她當初冇結過婚,我都不會同意她進我謝家的門,更何況她現在已婚,就算她後麵離婚了,那她也是個二婚的,不行。”夏雲初臉色難看。

謝延舟麵無表情,嗓音無波瀾:“你可以選擇不當她婆婆。”

“什麼意思?”夏雲初聲音有些尖銳。

“就那個意思,我可以不姓謝。”他情緒很平靜,但誰都能感覺到他這份平靜下隱藏的可怖。

“你瘋了?”許茵後背都生出了涼意,“你要離開謝家?謝延舟,你以為你翅膀夠硬,夠跟謝家對抗嗎?你離開謝家,你去做什麼,你那個投行嗎?”

謝延舟抬手看了眼自己的手錶時間,他現在想去醫院了,這個點聞柚白要吃晚飯,他今天正好有時間。

他淡聲:“嗯,你和爸爸也可以選擇封殺我的投行,更可以收購聞氏,這都是你們的選擇,甚至你們現在還可以再生個二胎,爸爸年紀也不算大,可以從頭培養起來。”

夏雲初被他的話氣到半天吐不出一個字眼。

“你要拋棄你奮鬥了這麼久的事業嗎?”她慌不擇路,忽然想到一旁的溫歲,扯了下溫歲的手臂,“還有歲歲,你忘了嗎,你曾經答應過元笙阿姨,要照顧好歲歲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現在連這個誓言都要拋棄嗎,那你對得起元笙阿姨嗎?”

溫歲看著站在那的謝延舟,她還是有點喜歡他的,無論是他的長相、頭腦,還是權力所賦予他的光環,他的輪廓深邃硬朗,巍然似是遠山。

溫歲腦海中浮現了兩人這麼多年的點點滴滴,他們一同長大,在聞柚白出現之前,他就是她的百寶箱,無論她想要什麼,他都會無條件地滿足她,她忽然有些淚目,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怔怔地道:“延舟哥……”

她已經走到了謝延舟的麵前,謝延舟垂眸看她。

夏雲初看到謝延舟的臉色變柔軟的那一瞬間,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