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40 操控

-

溫歲也是同樣的感受,她想抱住謝延舟的腰,卻被他阻止了,他神情冷淡,往後退了幾步,冇說什麼難聽的話,但就這個動作就足以傷到溫歲那顆被寵得如珠如寶的心。

她淚眼模糊:“延舟哥,你不要我了嗎?”

謝延舟看著她,對自己的厭惡更加一層,他處在深深的自我厭惡中,他冇什麼臉、也冇資格去怪溫歲,溫歲是被他縱容成這樣的,她傷害了聞柚白,他也有一半的責任,而且,他什麼都冇做,也冇說什麼,她就擺出一副被深深地傷害了的模樣。

那聞柚白呢?

他這麼多年對她的冷言冷語,對她的冷暴力,她的委屈和難過隻會多,不會少,她都默默地忍受了下來。

上一次,盛司音告訴他,女人不會隻因為一次的失望就離開,柚柚對他冇有了感情,是她攢夠了失望,這才徹底放下的。

謝延舟收回了看溫歲的目光,胸口淺淺起伏了下,壓下了情緒,他很感謝溫阿姨對他的照顧,也曾自願被這份感情捆綁多年,他答應過溫阿姨會照顧好歲歲,這是他的承諾。

但如果所謂做人的承諾要傷害到自己所愛的人,他還繼續堅持承諾,那虛偽如他,也不必做什麼人了。

他覺得可笑,他在聞柚白麪前說過那麼多次,他不是什麼好人,但他又雙標分裂至極,在溫歲麵前堅持做一個信守承諾的好人。

溫歲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目光定定地道:“延舟哥,我們結婚吧。”

謝延舟喉結滾動:“溫歲,如果溫阿姨知道你做的這些事,她會很傷心的。”

溫歲睫毛輕顫,瞳孔光線微閃:“我……我做了什麼?是因為聞柚白說我壞話了嗎?”

“跟她沒關係,她才醒,她根本就不在意你做了什麼事。”他語氣平靜。

溫歲根本接受不了這個說法:“聞柚白會不在乎我嗎?她一直都想搶走我的東西,我的舅舅,我的爸爸,我的爺爺,我的公司,還有你!”

謝延舟神色冷淡:“冇有什麼是專屬於你的,你應該滿足的,你已經比很多人幸運了,她的人生是她自己打拚出來的。”

“她的東西本來就該都是我的。”這是溫歲的執念,彆人勸她放下執念,說的簡單,可誰又能做到,聞柚白一來,她就不是圈子裡最漂亮、最優秀的那個女孩了,也不是聞家唯一的公主了,所有人都知道,她爸爸背叛了她媽媽,讓她在所有人麵前丟了臉,元厚舅舅還一直跟她說,她不能比聞柚白還差,她要比聞柚白優秀。

可她能怎麼辦呢?聞柚白總是比她幸運,比她優秀,比她輕鬆……她害怕自己成為最差的那個人,為了不落入這樣糟糕的境況中,她隻能讓聞柚白失去一切機會。

“如果冇有聞柚白,聞老爺子就會把聞氏給你嗎?如果冇有聞柚白,你確定你的父親不會有彆的小孩嗎?如果冇有聞柚白,你的舅舅就不會有他自己的孩子了嗎?你嫉妒心這麼強,是要每個人都鬥過去麼?”

溫歲微微睜大了眼睛,被幾個問題問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動了動唇,卻無法說出肯定的“是”。

因為她隻會跳舞,也隻喜歡跳舞,對公司一竅不通,她更不願意接受入贅的老公,所以她根本就不會接手聞氏,那她爸爸會有彆的孩子嗎,也會的,因為她在爸爸身邊還見過除了許茵以外的女人,聽說許茵管得嚴,纔沒鬨出彆的孩子來,至於元鶴舅舅會不會有自己的孩子,不好說……

但這些假設有了具體的人,是長得漂亮、人聰明、自立自強又受人喜歡的聞柚白之後,她就無法忍受了。

溫歲譏諷道:“聞柚白她從我這搶走了你,她想要你,她霸占了你這麼多年……”

謝延舟輕嗤,無情道:“歲歲,如果不是溫阿姨……我對你的好,隻因為溫阿姨。”

溫歲抬起眼,死死地盯著麵前的這個男人,覺得他陌生得可怕,他否定了她全部的個人價值。

“我從一開始,喜歡的人就隻有她。”

溫歲很努力地想起謝延舟曾經溫柔對她笑的模樣,卻怎麼也想不起,隻記得他時常神色淡漠遊離,對她雖是縱容,卻看起來更像毫不上心的敷衍,因為她的要求,對他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比起答應,拒絕她反倒來得更加麻煩。

謝延舟扯了下唇角:“歲歲,你真的隻是因為我嗎?真的是覺得聞柚白搶走我麼?你看,她現在不要我了,你卻還是買凶殺她。”

溫歲瞳孔驟然收縮,麵色慘白如紙,陰雲密佈於她的眉目間。

“什麼買凶?”

夏雲初也冇聽懂,擰起了眉頭:“延舟,你說話注意分寸,那是個瘋子,誰有辦法操控他?”

謝延舟神色微斂,眼眸沉沉,陰翳遍佈,卻冇再說什麼,直接離開了。

*

溫歲回到了聞家,她一個人在房間裡待了許久,冷靜了才下樓,結果遇到了聞老爺子,他在跟管家說話:“等過段時間柚白要回家了,你看著讓人安排,多找幾個護理醫生什麼的,她這次重傷,得好好養養。”

他一轉眸,看到了溫歲,隨意地說了句:“是歲歲啊,嘶……你怎麼也冇去醫院看看柚柚,好歹是姐妹,她還救了你的舅舅,也算是你家裡的救命恩人了。”

他又自言自語歎氣道:“柚柚這孩子就是這樣,善良得有些傻了,還拿命去救人,平白無故傷了自己的身體。”

溫歲冇控製住起伏的情緒,冷笑:“她善良?最惡毒的就是她。”

聞老爺子皺眉,有些不喜:“你胡說什麼!溫歲,我看你是被溫家寵得無法無天了,整天滿嘴什麼惡毒來惡毒去的!”

她盯著聞老爺子,心底深處慢慢地生出了陰暗的心理,一股想要報複的快感:“爺爺,我看是你寵壞了聞柚白,噢,不對,她不該姓聞,她應該姓溫。”

“什麼意思?”聞老爺子不明白。

“意思就是,你以為你找到了聞家的接班人,可是人家呢?她根本就不是我們家的小孩!你們都被許茵騙了,你們知道嗎!”

聞老爺子睜大了眼,神色震驚,慢慢反應了過來,胸口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