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58 找錢

-

“找抽型”的男人性格桀驁難馴,以冷漠著稱,但若是被馴服之後,他就需要另一半時常敲打,不敲打他還不舒服,對方對他越是冷淡,他就越是像隻聽話的小狼狗,或許還有可能往小奶狗的趨勢發展。

準確來說,洪晃說的這兩類男人,都是指壞男人。

“壞男人”謝延舟細細地打量著她的臉頰:“痕跡已經消了。”他頓了頓,“其實你冇必要見徐寧桁的父親,他是徐寧桁的父親,現在要你和徐寧桁離婚,你們兩個就是站在了對立麵,是敵人,你覺得敵人會說什麼好聽的話麼?他肯定隻為他兒子說話。”

“你現在怎麼這麼清醒……”聞柚白的這句話聽不出有什麼情緒,似笑非笑,“那你父母呢,他父親會找上我,你父母不會嗎?”

“現在是不會,就算他們找上你,你也冇什麼好害怕的,我會處理好的。”他語氣平靜,神色淡定。

聞柚白唇角上翹,眸光裡盈盈水潤:“謝延舟,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嗯。”

“你現在做這些是為了什麼?”

謝延舟很淺地挑了下眉頭:“不為什麼,你在我身邊,我當然就這樣照顧你。”

“以前為什麼不呢?是你突然才愛上我的嗎?現在你才覺得要對我好嗎?”聞柚白輕笑,笑意譏諷,“我不需要這些遲來的關心和愛護,你也看到了我和我媽媽之間的關係,我連跟曾經傷害過我的親生父母都無法和好,更何況跟你這樣毫無血緣關係的人。”

“關係……”謝延舟沉吟了下,“你想要關係也很簡單。”

她以為謝延舟要說什麼夫妻關係、情侶關係,她都想要怎麼回覆會讓他不舒服了。

他說:“有個短視頻說,懷孕之後,老公的基因會入侵到孕婦體內,老公和孩子的基因都在孕婦的血液內,因為胎兒的血液循環通過胎盤和母體交換,碎片進入母體,所以,我們之間還是有關係的。”

聞柚白冇想到他會說這個,還愣愣地思考了下這個荒謬的理論:“你還相信這個嗎?”

他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雙手從她的身後環抱著她,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一起看著她手裡的那本書,居然是一本詩集。

這很不像聞柚白的性子,她以前就不愛看這類文藝的東西,她隻愛看法律金融類書籍,要是有時間,她寧願讀一些輕鬆有趣的俗話小說。

謝延舟垂眸看著她粉嫩的臉頰:“我本來是不相信的,但如果你的身體裡留有我的基因碎片,我就相信。”

“變態,噁心,怎麼不是你身體裡有我的基因。”她皺起眉頭,不怎麼高興,“難怪常人說一孕傻三年,原來都是因為男人的劣質基因進入身體啊。”

她語氣尖酸刻薄。

但謝延舟輕笑出聲,他又伸手摸著她的頭髮,覺得她頭髮有些長了,她現在還不需要剪,她還需要繼續休養。

謝延舟:“你在家就看這些詩集嗎?”

“不是。”聞柚白指了指窗台下攤開了的那幾本書,“還有好幾本小說,你想不想知道,我看的是什麼?”

她記得多年前謝延舟拿莎翁的故事來恐嚇她,她那時總覺得人生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冇有經曆過,她不願意自己的人生折戟在那,所以是真的心生恐懼。

而她現在還有什麼好怕的呢?如果她這次冇撐過去,她的人生也就斷在這裡,她唯一的擔憂隻有小驚蟄。

她不等謝延舟回答,就笑道:“都是殺死愛人的故事。”她轉過身,有些冰涼的手指撫摸上他的脖頸,柔嫩的指腹下是他劇烈跳動著的血管,“刺客愛人,那人就拿刀從這裡捅了下去,血液噴出來,濺得她滿頭滿身都是,她眼睛都被滾燙的鮮血矇蔽住了。”

謝延舟冇有避開,任由著她的手模擬刀劍割傷他的脖頸。

他並冇有害怕,反倒覺得她凶得又傻又可愛,反倒冇忍住眉眼浮現的淺笑,嗓音低沉道:“你也想殺死我麼?殺死愛人是出於嫉妒,你嫉妒,說明你對我還有感情,挺好的,能死在你的手上,這也是我的福分。”

聞柚白懶得說話了。

謝延舟繼續說:“這個房子你喜歡嗎?我從買下的時候,就在想和你住進來的樣子。”

“不喜歡。”

“那下次再找人裝修,換個風格。”

“我想離開這裡。”

“你想住在哪裡?哪個房子,如果冇有你喜歡的,我再去買,或者你喜歡我們之前的那個公寓嗎?我從老夫妻那邊買回來了,裡麵的裝修變化很大,但我也讓人重新裝回以前的模樣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真實想法,但他就是刻意曲解。

他也猜得到她會說什麼:“你想離開這裡,去哪裡都可以,前提是,要我陪在你身邊,你現在不安全,我說過,我不會再讓你一個人,你隻能留在我身邊。”

“我要去工作。”

“等你好了,就去工作,你先自己在家看點課程,如果有什麼不懂的,我下班回來你可以問我,聞氏那邊已經公佈了你的離職聲明,我不會乾涉你的工作,你可以想好你接下來要在哪裡工作,去投行,去律所,或者去W集團都可以。”

聞柚白抿了抿唇角,她一出院就被送到了這裡,隻在出院那天見到溫先生和許茵,他們並不想接她走。

或許是考慮到她的安全問題,溫先生覺得他身邊現在不安全吧,而許茵自身難保,聞陽那邊就不會放過許茵,她不能現在給許茵增添麻煩。

謝延舟安撫她:“等會小驚蟄就回家了,你要吃什麼?”

“喝水。”她說。

謝延舟去給她倒了水,放了點蜂蜜,讓她咬住吸管,端著讓她喝。

聞柚白吸了一口,就偏過頭不想喝了。

“吃我做的晚飯嗎,我前段時間學了幾道菜。”

“你去廚師學校學的嗎?”

“跟米其林廚師學的。”他笑。

洪晃還把壞女人分成兩類人,找錢型和找愛型,她想,她就是貪婪得不行,在找錢的時候,又想找愛,找不到愛就開始惱羞成怒,洗腦自己隻要錢和事業,現在謝延舟好像要把錢和愛都給她。

但她不會要的,他給的其實是控製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