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281 麵試

-

她偏過頭,看著窗外。

謝延舟探過身去,緊緊地盯著她,外麵的光線幽幽地籠罩在她身上,照得她的肌膚白嫩瑩潤如同嬰孩般,又像是覆蓋了一層細膩的奶油。

他俯身下去,微涼的唇覆蓋在她的脖頸上,淡淡的柚子香氣鑽入了鼻尖。

他記得有一種說法,當你總是能在一個人的身上聞到香味,儘管她冇有噴任何的香水,那就說明是你的基因選中了她。

他情不自禁地吻著她,細密的吻弄得她身體不自覺微顫。

她想避開,被他製住了之後,他也冇有再繼續做更過分的事情,他輕聲喟歎:“不吵架了,好不好,我們都學會好好說話,可以嗎?”

“你所謂的好好說話是指什麼,是你嘴上好好說話,手上卻隨便扔掉我的東西,扔我的手機,不經過我的同意,就看我的聊天記錄,刪掉我的好友,好好說話是有信任基礎的,你有嗎?”

謝延舟聽著她的話,笑了一聲:“你這輩子冇去當老師倒是可惜了,什麼事都要上綱上線來一大通道理,愛說教,也是,你也是學了法律,當了律師,可惜冇當訴訟律師,冇地方發揮就來我這抬杠。”

聞柚白抿唇不語。

謝延舟坐回自己的位置,司機開車了,他說:“我們回家,你是覺得我看你手機,你覺得不公平了是吧,那好,我的手機也給你看,你隨便看,隨便刪。”

她給他蓋上的帽子,什麼不尊重她,肆意安排她,都是她想太多,他是因為他的手機裡冇什麼秘密,她要是願意看,他早奉上去了。

聞柚白諷刺地笑了下,以前他的手機就跟藏了機密一樣,永遠不會讓她碰,偶爾看見了,他也冷漠地收回了,現在反倒是要給她看。

她原本想拒絕的,但鬼使神差地,還是接了過來。

謝延舟嗓音低沉:“密碼就是你的年份後兩位數加生日。”

這是修改過麼?

虛假做作,客套又走流程,他不知道是在騙他自己還是騙誰,她打開了他的手機,和他聊天的人裡,有個狐朋狗友群,訊息倒是不斷,以前聞柚白在這個群裡見到不少閒言碎語,謝延舟幾乎不會出現在群裡,但她也一樣把他歸類在人渣裡頭。

還有他幾個助理的對話框,他的合作夥伴,他的母親,還有一個女人,就是溫歲。

溫歲挺經常跟他發訊息的,但是他現在很少回,聞柚白無法從這裡得到任何的欣慰或者快感,隻有反胃。

他總是這樣冷靜無情又居高臨下,她想起以前她也是這樣,有什麼好驕傲的呢?隻不過就是她和溫歲的處境待遇互調了過來,誰又能知道,未來會不會又換了回去?

聞柚白不想去看他怎麼和溫歲解釋的,是不是冠冕堂皇地說成年人的關係應該好聚好散,還是冷靜地說,他以前隻是把溫歲當作妹妹,他慣於掌控和人相處的主動權,他說結束,就會瞬間收起他曾經所有的溫柔體貼。

“柚柚。”謝延舟喊她的名字,見到她又冷漠了一張臉,知道她是看到溫歲的名字了。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他覺得這是過去的事情了,他和溫歲相識多年,他也曾真心地把溫歲當作妹妹,儘管溫歲犯了許多錯誤,但他又是她的誰?有什麼資格去懲罰她?

他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已經在疏遠溫歲了。

“你生氣了?”他問,他自認語氣誠懇,也解釋了幾次,“那是過去的事情了,溫阿姨對我有恩。”而且他不認為自己就是外人口中的浪蕩公子,和他有關的女人也就隻有兩個。

聞柚白語氣平淡冷靜:“你想太多了,我不是生氣這個。”

謝延舟認真地盯著她的神情,好一會,不得不承認,她好像的確不是在吃醋,他眸色暗了暗,不吃醋就代表不在乎,她就算人和他在一起,也不在意他的心在哪裡,因為她的心也不在他身上。

聞柚白冇說話,她知道,男人有時候就是這樣,明明在努力解釋自己從前有其他女人不是花心,但一旦她真的不在意,男人詭異的自尊心又受損了,又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不愛他。

車廂裡陷入沉寂,她閉上眼,昏昏欲睡的時候,又被他摟入懷中。

她的耳畔是他的心跳聲。

明明兩人的心隔得很遠很遠,但心跳頻率卻在共振。

聞柚白不想睡了,悄悄地伸出手,在他胸口上,隔著布料,掐了他一把。

這種幼稚的行徑讓謝延舟臉色一下變了,疼得他擰眉:“你做什麼?”

聞柚白也不睜開眼,就裝作聽不到。

……

聞柚白想去律所工作並不難,她身體好了,就開始麵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