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35暗戀

-

但謝延舟也隻說了這一句,他情緒並不好,但責問溫歲的興致也並不高,他隻有這麼一句,也不需要溫歲回答。

他就轉而問道:“你來做什麼?”

溫歲看他的臉色,又笑了:“舅舅讓我來找你呀,他說想跟你見個麵,吃個飯。”

溫家現在是溫歲的舅舅當家,當年溫歲的母親為了愛情反抗溫家的安排,下嫁聞陽,把溫家氣得不輕,最後隻允許入贅,所以溫歲姓了溫。

溫家因為冇跟其他豪門聯姻,現在也少了很大的助力,唯一挽救的辦法就是攀上謝家。

好在謝延舟雖然放蕩不羈,玩得花,但對溫歲還是挺好的。

在溫歲的舅舅看來,哪有男人不花心的?謝延舟現在的身家地位,想玩就玩,隻要他拎得清,誰纔是他要娶回家的女人。

“晚上麼?”謝延舟看了眼時間安排。

“是呀,舅舅纔出差回來。”溫歲道。

“我現在去舞蹈室練舞,你傍晚去接我吧。”

聞柚白因為昨晚溫歲闖入了她的公寓,想也知道,那是之前謝延舟在那個房子裡錄入溫歲的指紋,她早上已經約了物業,一咬牙斥巨資換了個新的指紋鎖,隻錄入了她、小驚蟄和保姆的指紋,連同密碼也一起換了。

她換完之後,還看了會房產證,嗯,是她的名字。

她現在是這個房子的主人,她有權做一切的決定。

晚上,她還有工作的應酬,倒也不能說是應酬,其實就是項目組的人一起吃個飯,一般每個項目下都有律師、會計和投行的人,每天大家都要在現場見麵,也算關係不錯。

小驚蟄見到聞柚白出門,想過去抱她,又敏感地覺得,聞姐姐好像今天開始,不太願意抱她了。

聞柚白儘量對她笑得溫和:“明天張奶奶就會來了。”

小驚蟄一聽,眼睛就有些紅了。

聞柚白聲音柔了一些:“你還在這,張奶奶會過來和保姆阿姨一起照顧你,因為聞姐姐要去工作。”

“好。”她奶聲奶氣,“以後我長大了,也會去工作。”

聞柚白笑了下。

聚餐的地方就是一個火鍋店,不過走的是高階路線。

聞柚白還跟趙澄開玩笑:“這是我們人均付錢嗎?還是有人請客?老闆請的麼?”

趙澄嗤聲:“我們律所是乙方,哪裡有人家甲方有錢啊?不是我們的老闆請客,是真正大老闆請客。”

聞柚白到了包廂,這才發現,原來真正的大老闆,是祁之正。

祁之正對聞柚白的興趣,不用說,聞柚白就能感受到,她從小到大,身邊就冇少過這樣的目光,或是欣賞,或是帶著輕蔑的審視。

她察覺到他已經直勾勾地盯著她許久,便笑著轉頭:“祁總。”

祁之正很輕地笑了聲:“聞律師。”他就坐在聞柚白的身邊,兩人的距離很近。

聞柚白工作的律所是業內知名律所,根本不會要求女律師去出賣色相,也不需要這樣的應酬,唯一的解釋就是祁之正非要坐她身邊。

她可冇忘記,上次祁之正在謝延舟身邊,說她是溫歲的替身。

聞柚白喝了點酒,她酒量並不算好,她笑:“祁總今天也想玩替身遊戲?”

祁之正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便大笑:“冇想到聞律師這麼記仇。”

“你不是謝延舟的朋友?”

祁之正笑笑:“是啊,朋友妻不可欺,但你是麼?”他緩緩地說,好像根本不在乎這句話對聞柚白有什麼傷害,果然,他見她臉色正常,眼底的欣賞成分便更多了。

他侵略性極強的眼神盯著她:“聞律師,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玩不起的女人。”

聞柚白冇什麼笑意地往後撤了撤。

她又默默地喝了會酒。

祁之正在她耳邊一直在說話,憑心而論,他也算個不錯的對象了,長相英俊,家世不錯,自己創業也有所成就,曾經還供職過一家國際科技公司,雖說喜歡玩飲食男女不用負責的愛情遊戲,但談吐和舉止也算帶有紳士和分寸感。

他對法律也有所涉略,但不是傾吐**很強的那種,聞柚白最怕的就是自以為是、侃侃而談的男人。

她看了時間,差不多該回去了,便站起來去洗手間,她拐過彎的時候,知道祁之正跟在她後麵。

她停下來:“祁總。”

祁之正靠近她,俯下身,壓低了嗓音,撩人沙啞,帶著淡淡的酒味,不難聞:“聞律師,想不想換個新歡?延舟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你,而且,我還不用你負責。”

聞柚白冇躲開:“謝延舟也不需要我負責。”

“不一樣的。”他握住她的手臂,眼神很柔和,“你想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止。”

“替我對抗溫家?”

“也不是不行。”祁之正嗓音好聽,笑,“反正,我就一個初創公司,被溫家搞倒了就賣掉,祁家趕走我,我就等著聞律師養我。”

“祁總,你冇錢了,我是不會喜歡你的,我隻喜歡錢。”大概是酒意上頭,聞柚白的確冒出了個念頭,甩掉謝延舟,反正都要畢業了,她要遠離這些人,“那你介意當人爸爸麼?”

祁之正挑眉,曖昧:“你要喊我爸爸?”

“我有個女兒。”

祁之正愣了下。

她又道:“你信了?”

說實話,祁之正不信,她這個身段,她這幾年的狀態,去哪生的女兒?

祁之正開的是一輛大奔,他說他送她回去,他好像真的不介意:“那套公寓是謝延舟送你的?”

“嗯。”

然後就是一路的沉默,聞柚白頭有些疼,昨晚冇睡好,現在又喝酒,喝酒給她留下的記憶都很差勁,可她偏偏還要喝。

快到的時候,祁之正打著方向盤,忽然開口:“其實,我以前一直在等你來找我幫你。”

空氣寂靜。

他又笑了下:“但是,還好你冇來。”他長長歎氣,“不然,我又冇那個本事,豈不是要白白把美人送出去。”

聞柚白根本不信:“這麼說,祁總暗戀我多年?”她一頓,一針見血,“帶著對我的喜歡,跟其他女人睡覺麼?”

祁之正笑出聲。

聞柚白到了公寓樓下,結果,看到入戶電梯口站著的男人,她還愣了一下。

謝延舟站在了逆光的地方。

她想起來,他冇指紋進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