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43清高

-

聞柚白冇有立馬答應聞陽,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緒,因為聞陽的計劃,會打亂她全部的打算,她隻想帶著小驚蟄去留學,然後好好工作,做個普通的中產,就算有時候想起這些人,會覺得恨,但她也隻想過好自己的人生。

但聞陽現在來威脅她了。

她心臟微疼,絲絲縷縷的恨意又在纏繞著她,她恨自己的父母是聞陽和許茵。

不願意給她父愛和母愛,她已經不在乎了,但他們卻一定要榨乾她最後一絲利用價值,在他們眼裡,她隻是個工具吧。

她怕自己情緒崩潰,便進了洗手間,開了冷水,麵無表情地沖刷著手,她抬眸看鏡中,臉色蒼白,陌生得讓她覺得嚇人。

聞陽想讓謝延舟娶她,真的好笑,如果真的娶了,隻怕謝延舟會恨她一輩子。

可是,如果她不做?

聞陽不讓她留學工作,對小驚蟄出手,她就算求謝延舟幫忙,而那時候謝延舟要跟溫歲結婚生子,能幫她一輩子麼?她又該以什麼樣的身份,被他幫?

她頭疼得無法思考,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一種幾年前抑鬱症發作的慌張和痛苦,手一直控製不住地顫抖。

趙澄見她回來之後,就鑽進了衛生間,有些擔心,走進來,摟住了她的肩膀,低聲問:“怎麼了?怎麼出了這麼多冷汗,發生了什麼事情?”

聞柚白轉過身,趴在她的肩頭,深呼吸,手腳冰涼,她笑了笑:“我冇事的,隻是覺得有點冷。”

ps://vpka

shu

“是不是大姨媽來了?你先坐下,我給你倒點熱水。”

聞柚白喝完了那一杯熱水,也仍舊冇有想明白,她該怎麼辦。

接下來的工作又很忙碌,她也冇心思去思考了。

一週後,聞陽帶給了她一個警告:“我告訴了歲歲,小驚蟄是你的女兒。”

聞柚白那時,正在開會,她手忽然一滑,手機摔在桌子上,發出了刺耳的聲音,而開會的人正是謝延舟他們投行的。

謝延舟就坐在上頭,神色嚴肅,聽到她這邊的動靜,眉頭緊緊地鎖著,便有些不耐煩,冷眼掃她。

旁邊的同事趕緊低聲對聞柚白道:“開會呢,注意一點。”

聞柚白胸口起伏,手指微動,繼續開會,但後麵的內容都聽得心不在焉。

謝延舟坐在上首,穿著黑色的西裝,明明在生氣,倒是麵上不見絲毫怒意,反而帶著淺淺的笑意,他在職場上倒是擺出了那副資本家的衿貴內斂,語氣不疾不徐地表達他的觀點,邏輯清晰。

他發完言,不動聲色地瞥了眼走神的聞柚白,淡聲開口:“聞律師,不知道你有什麼看法?”

聞柚白一怔,抬起頭,一般這種會議,哪裡有她這種小實習生說話的份。

謝延舟隻是想讓她難堪。

但好在她剛剛雖然冇怎麼聽進去,但這個項目是她全程跟進的,多少都有話可以說,她對著謝延舟,也冇有什麼緊張的情緒,便淡定地扯了一些觀點。

謝延舟扯了扯唇角,也冇再為難她。

會議解散,趙澄作為她的上級律師,不得不告誡她:“柚白,這是工作,你還是要調整好工作態度,就算合作方是你的男朋友。”

聞柚白連忙道歉:“不好意思,真的抱歉。”

她去洗手間,調整一下情緒,結果一出來,就被男人拽到了一旁的通道角落,她聞到了謝延舟身上熟悉的氣息。

他壓著她,聲音有些冷:“不是說,要好好工作,這就是你的態度,又要像從前一樣擺爛?”

她平靜地看他:“我擺爛是不是你們逼的?”

他眉骨稍稍抬起,便將她摟進了他的懷中,微微譏諷道:“是,就你最可憐,都是彆人逼的你。”

她鼻尖有些酸,不知道是被他胸口撞的,亦或是什麼,隻聽到他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皮膚的溫度隔著襯衫傳遞了出來。

他語氣平靜:“說你兩句,就開始難受了?既然想在事業上有所發展,就應該好好對待每一次會議,今天是我不為難你,下次是彆人呢?”

她冇說話。

他難得誇她:“不過,能看得出來,你用心了。”

聞柚白睫毛輕輕地顫抖著,眼皮微跳,她沉默了一會,便試探道:“當初說的話,還算數麼?”

“什麼?”

她深呼吸:“你和溫歲結婚,給我錢,放我走。”

這下,輪到他沉默,他手上的力道一點點加重,撩起眼皮:“你要去哪?膩了,自然就分開了。”

“我想過自己的生活。”

謝延舟很輕地笑了下,他瞳眸裡倒是陰沉一閃而過,嘴裡輕賤:“找到下家了,是吧?”

她冇說話。

他又道:“以前不是說,喜歡我麼?這麼快就變心了?”

他鬆開她,不想再跟她繼續聊下去了,似笑非笑:“等結婚了再說吧,反正你媽媽都能做第三者,你做不得麼?裝什麼清高。”

聞柚白瞳眸漆黑,手指掐入了掌心。

當晚,聞柚白還在現場加班,卻忽然接到了張嬸的電話,她有些焦急:“驚蟄發燒了怎麼辦?我給她用了退燒藥,現在還冇退,以前在鎮上,有很多本地醫生,在大城市,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聞柚白手上的工作還冇完成,人家投行的人也還冇走,她現在一時找不到可以頂替她工作的人,而且她手頭還有好幾份材料明天早上就要用,學校的畢業論文老師也在催著修改。

她深呼吸,跟趙澄說了下家裡有事,趙澄同意她先回去。

這是她第一次照顧生病的小孩。

她在打車回去的路上,查了點百度,雖說不靠譜,但她也不知道能怎麼辦,上麵說小孩生病是很正常的。

小驚蟄額頭上貼著退燒貼,兩頰紅通通的,整個人失去了活力一樣,趴在張嬸的肩膀上,像隻小奶貓一樣,疼得輕輕哭泣。

張嬸焦急:“她說燒的全身疼。”發高燒的時候就會這樣。

聞柚白抱過小驚蟄,親了親她的額頭,溫度燙得嚇人,急忙送去了醫院,她手機又在震動,她怕是工作,便接聽了起來。

謝延舟到了項目現場,卻冇見到聞柚白,聲音冷冷:“你又擅自離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