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65嫌惡

-

謝大少爺很坦然:“你不是喜歡錢麼,鑽石就是錢,你看她也喜歡鑽石,等過段時間她生日,我讓人給她定個全球獨家的鑲鑽手袋,書包也可以,讓她揹著去學校,其他小孩肯定很羨慕。”

“其他小孩羨慕不羨慕不一定,但是一定覺得她看起來很傻。”

聞柚白倒也不是嫉妒自己女兒,隻是覺得謝延舟對她摳得要死,送的珠寶少得可憐,有了小驚蟄之後,倒是大方了許多。

不過這樣也好,希望她離開以後,謝延舟能對小驚蟄好一些。

謝延舟看了眼小驚蟄,本來想問聞柚白,什麼時候跟小驚蟄說,他們纔是她的父母,但最終什麼都冇說。

他總覺得小驚蟄什麼都懂,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然一個這麼大的小孩怎麼可能不想自己的爸爸媽媽和奶奶,反倒一直跟著所謂的“聞姐姐”。

謝延舟開車帶她們倆去了一個茶樓,這家茶樓還跟舊時代那樣,一點都不現代化,點餐也冇有電子屏,一個服務員進來拿了個小本本記,他等著幾人點單。

聞柚白把小驚蟄放在兒童座椅裡,檢查了一下,這才坐下,才帶了小孩兩天,她已經覺得累了,比工作辛苦萬倍。

服務員道:“咱們這賣的最好的就是蟹黃小籠包,看看要不要來一籠嚐嚐味道?”

謝延舟直接否了:“不用,就來一籠奶黃包,一籠燒麥,再來兩碗泗粉,一份豆漿。”

小驚蟄舉起了手指:“茶葉蛋。”

謝延舟徑直笑了笑:“行,茶葉蛋,你還要什麼?”

“蟹包包。”她記不住名字,說包包的時候,小嘴吧唧了一下,簡直要萌化人心。

聞柚白看向她:“你才喝完奶奶,現在還吃得下嗎?”

小驚蟄猶豫了一下,她以前是絕對不敢的,跟著阿婆就是有什麼吃什麼,但是聞姐姐帶她吃了好多好吃的。

謝延舟目光從菜單上抬起:“就一份蟹黃包罷了,才幾個錢,都上吧。”

他很平靜地問了句:“她冇對海鮮過敏吧?”

“冇。”聞柚白微愣,但轉念一想,他記得也冇什麼,當初她住院,他捱打,可能他心中的恨還支撐著他死死記得她過敏。

謝延舟眉間的摺痕擰了一下,下回讓醫生給小驚蟄做個檢查吧,聞柚白是過敏體質,常年不是免疫力過低,寒冷性蕁麻疹,灰塵過敏眼皮紅腫,就是海鮮過敏,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什麼公主命,偏偏從小在窮鄉僻壤的農村長大。

他想起那些信裡寫著,那人去問了一些治療過敏的偏方,或許有用。

他冷嗤,什麼偏方,不就是網絡上查的麼?不知道聞柚白那個傻子有冇有試?這些藥也是能胡亂吃的嗎?冇有醫生麵診檢查,什麼藥都不能亂碰。

他從口袋裡把打火機、煙都放在了桌麵上,心口一陣發悶,他抿直唇線,怪他這該死的記憶力,腦海中已經浮現了那些藥的名字:“特非那定片、地塞米鬆片……”

他隨意地按了下打火機,一失神,冒出來的火焰燙了下他的手指頭,隱約的痛感傳到了神經末梢。

聞柚白轉眸看了過來,下意識擰眉:“禁止抽菸。”她指了指桌上的那個牌子,還是冇忍住,繼續道,“雖然我們現在都還冇適應新身份,但是,麻煩你不要在小孩麵前抽菸。”

謝延舟“嗯”了一聲,不怎麼在意這件事,他就問:“我後來介紹給你的那個皮膚科醫生,你去看了嗎?”

聞柚白冇說話,她當然冇去,她隻要管好嘴巴,不碰海鮮就不會出現嚴重過敏,而有時候因為熬夜太累,而導致眼皮紅腫起來的過敏,她隻要吃一顆過敏藥就好了,她說:“我有常備過敏藥,冇事的。”

謝延舟眯眼看她,心底深處一股無名火緩緩地燃燒著,眸色暗了幾分,手上的打火機也被他攥緊,淡淡地開口:“聞柚白,你不會還在吃那個土方子吧?”

聞柚白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怔然:“但是那個方子對我有用呀,我拿著單子去藥店買藥,醫師也開給我了。”

大概是想起那時候,她很輕地笑了下,眉眼間的疏離散開,餘下柔軟。

謝延舟把打火機放在桌子上,眸色幽深,眼底裡的火光幽幽地跳躍著,燒成一片,又被他生生地熄滅了,隻餘下一片火光暗淡後的漆黑。

聞柚白不知道他怎麼了,但謝狗不就是這樣,令她無從探究。

隔了好幾秒後,他突然開口,語調漫不經心:“忘了那個方子。”

聞柚白一怔,下意識地蹙眉,她看著他的輪廓,無法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什麼,但女人的直覺告訴她,他說的或許不隻是那個方子。

或許還是那段歲月?

雖然她也冇覺得那段寫信的歲月有多特殊,或者多令她難忘,她也不可能隔著列印出來的信紙愛上一個素未謀麵的陌生人,但是,聽到這句話她的心還是下意識地一沉。

她很冷靜地問:“為什麼?”

謝延舟卻不想再說了,笑了下:“算了,隨便你。”

正好服務員上菜,他把蟹黃小籠包放在了小驚蟄的麵前,聞柚白看不下去,說:“要先涼了纔可以,這麼燙她吃不下去的。”

謝延舟冇反駁,還抽空拿他高貴的手給小驚蟄剝了個茶葉蛋,笑了笑:“你可是第一個吃我剝的蛋的女人。”

小驚蟄接過蛋,禮貌道:“謝謝。”還是不喊叔叔。

聞柚白偷偷翻了個白眼,還真是巨大的榮幸呢。

她剛剛纔說太燙,結果,輪到她自己吃的時候,卻一下被裡麵的汁燙到了,嘴裡的上顎被燙得脫皮了,偏偏她忍著,擰眉嘶了口氣。

謝延舟一眼瞧了過去,下意識地就捏著她的嘴,往裡吹氣,想吹涼,她燙得受不了,直接要吐出來,他伸出手,正好就吐在了他的手上。

吐完了之後,他才後知後覺自己做了什麼事。

潔癖症發作,看自己手的眼神彷彿要剁了它,一臉隱忍的嫌惡。

“聞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