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攀附_水折耳 >   082拋棄

-

黎白皺眉:“誰會送菟絲花?”

而且生怕送花人認不出菟絲花,還特意放了個小卡片,上麵寫著:菟絲花,攀附寄生是你一輩子的宿命,聞柚白,你該為自己感到羞恥,你有什麼用,你這輩子隻會靠著彆人,離開了男人你還能活下去麼?你以為畢業了你就解放了嗎,你的黑暗人生剛剛開始,以後你的女兒會像你一樣,不,比你還慘。

聞柚白看到這一段冇有邏輯的發瘋言論,便知道,應該是溫歲。

她朋友很少,她的仇人也不多,有些人是不喜歡她,但不至於大費周章給她送來了這個花。

聞柚白睫毛輕顫,抿著唇,拿起了那根斷指。

黎白要阻止她:“哎呀,不要碰,今天是大好日子,不要碰這個臟東西,晦氣。”

聞柚白胸口淺淺起伏,她垂著眼眸,盯著斷指,這次是真心實意地被氣到了,她抿直唇線。

沈一喃罵道:“這人冇病吧。”這一看就是小孩的斷指,顯然對方知道聞柚白有個女兒,所以,還特意在斷指上染了紅色的指甲油,意思就是這是小女孩的斷指。

那張花的卡片翻過去,後麵還有一行紅色的血淋淋字體:“你要是敢結婚,你女兒就要替你付出代價了。”

這一次直接明晃晃地署名:溫歲。

黎白皺眉:“溫歲?這女的是不是瘋了?怎麼這麼會當男人的走狗啊,她家裡到底怎麼教育她?”

ps://vpka

shu

沈一喃淡淡地笑:“跟她家裡什麼關係,有些女人性格如此,被男人洗腦了。”

“再怎麼樣,她怎麼能拿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來威脅?她這已經不是人了。”

聞柚白冷冷地勾了下唇角:“她以前就敢把我按在水池裡,想溺死我,現在長大了,你們覺得還有什麼事情,她做不出來?”

她深呼吸:“算了,我今天早點回去吧,我不放心小驚蟄。”

“那我們也去你家裡吧。”

黎白把盒子連帶花直接扔進了垃圾桶裡,擰著眉:“真噁心,她說彆人是菟絲花,那她自己呢,她長這麼大,有什麼成就嗎,還是背靠著聞溫謝三家的資源,還在網絡上當女神,粉絲真的都瞎了眼,被她矇蔽了。”

“她的確不是菟絲花。”聞柚白這會也慢慢地笑了,“她應該不太瞭解這種花,隻知道菟絲花需要攀附寄生,卻不知道菟絲花會讓寄主逐漸枯萎,最終絞殺。”

“所以,菟絲花一點都不柔弱。”沈一喃彎了彎眼睛。

聞柚白眸光暗沉了幾分,她總覺得不安,不知道溫歲是不是真的會對小驚蟄做什麼,最讓她覺得無力的是,就算溫歲真的做了什麼,現在的她有什麼能力去對付溫歲嗎?對付了之後,小驚蟄受到的傷害就會消失嗎?

所以,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最後的這段時間保護好小驚蟄。

黎白扔完禮盒,就去洗手,她開口道:“而且,這卡片上明晃晃地署著溫歲的名字,不管是不是真的她做的這些噁心事,其他人肯定也不信,因為大家都覺得冇人做壞事會直接署名,肯定是有人陷害的。”

聞柚白也冇想去戳穿溫歲的真麵目,而且,她要找誰去揭穿?謝延舟還是聞陽還是溫元厚?這三個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溫歲是什麼性格,隻不過心裡縱容罷了,自家的小孩還是要自家寵著,出了事他們都會避重就輕地擔著。

聞柚白跟黎白、沈一喃回到公寓,卻發現家裡隻有請的那個阿姨在,小驚蟄和張嬸都不在。

阿姨正在做飯,探頭出來:“欸,柚白是你啊,我還以為是張嬸回來了。”

“張嬸呢?”

“我也不知道啊,她下午去接小驚蟄下課,不知道去哪裡了,到現在都還冇回來。”

聞柚白眼皮沉沉一跳,她給張嬸打電話,冇有人接聽,給小驚蟄的電話手錶打,也一直冇人接。

沈一喃提議:“我們去學校問下吧?”

聞柚白拿上了車鑰匙:“我們開車去吧。”謝延舟送她的車子幾乎冇怎麼動過,在地下車庫裡,她平時基本都在坐地鐵或者打車,剛剛她們也是打車回來。

她們坐電梯去車庫,聞柚白一踏出電梯,就好像聽到了小驚蟄的聲音,她在喊:“聞姐姐。”

轉瞬即逝,微弱得幾乎聽不到。

她順著聲音找了過去,看到了一輛長長的保姆車停留在那,裡麵有隱隱的人聲傳了出來。

女人的聲音溫柔:“你還叫聞姐姐呀,可是,她是你媽媽,她冇跟你說過麼?她是你的親生媽媽,但是她心狠毒,她以前被她媽媽拋下,所以,她也拋下了你,幾年對你不管不顧,她要結婚了,你知道嗎,她也冇跟你說吧,因為她會再生一個寶寶,不想讓你拖累她,不然她怎麼不讓你喊媽媽呢?”

小驚蟄哭得稀裡嘩啦,聲音委屈:“你壞人!”

“我不壞呀,哪裡有你媽媽壞,你馬上就要被她再扔掉了,你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然後是張嬸的聲音:“……你怎麼能對一個小孩……”

“住嘴,給我打她!我在說話,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對話?”

接著就是刺耳響亮的巴掌聲和張嬸的慘叫聲,小驚蟄哭得淒慘,一陣撲棱,然後是摔倒落地的重聲和巴掌聲。

聞柚白攥緊了手指,用力地拍著車窗:“溫歲。”

裡麵安靜了一下,很快車門就被打開了。

小驚蟄倒在車廂地麵,額頭磕得紅腫,臉頰通紅,哭得嗓子沙啞,而張嬸被另外兩箇中年女人押著手,兩頰都是巴掌印,是空著手的那個女人打的。

“溫歲,你還是個人麼?”

“你怎麼這麼說話?”溫歲就坐在靠門處,溫柔笑,“我隻是來見見延舟的女兒,那個老女人一直阻止才被打,如果我不是人,我今天帶來的就會是三個大漢,而不是三個女人。”

“聞姐姐。”小驚蟄哭著朝聞柚白伸出了手,小嘴抽泣。

溫歲看著她,憐憫:“你怎麼這麼傻呀,小可憐,你的聞姐姐都不敢認你是女兒。”

這話一出,小驚蟄的手明顯後縮了。

聞柚白想也不想,拽住溫歲的領子,用力地扇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