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麼的..”

王哲翰罵罵咧咧,“誰稀罕害你?你有啥值得去害的!”

“這張臉值得啊...”

楚君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臉,“在學校裡,每天都有女生想害我!”

“呸!普信男...”王哲翰作嘔吐狀,“真下頭!”

就在此時,站在他們兩個旁邊的同學轉過頭來,無奈道:

“你們兩個就一點都不緊張嗎?”

“這可是覺醒儀式啊!決定命運的時刻啊!你倆怎麼感覺跟鬨著玩似的?”

王哲翰一愣,隨後笑嘻嘻的看向楚君陵:

“君陵啊,快告訴他,咱們的理想是什麼!”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楚君陵瞥了他一眼,“那是你的理想,彆扯上我...”

“嘿嘿..兄弟齊心,齊力開擺嘛...”王哲翰摳摳鼻子,無所謂道。

楚君陵翻個白眼。

就在此時,不遠處另一個學生隊伍,他們前麵【明鑒之鏡】驟然爆發出劇烈的光芒!

緊接著,體育館上空,降下雷霆!

“蕭吹雪”

“女”

“18歲”

“異能:S級,元素係,以雷霆作海,湮滅萬物

曆史上未檢測到相同異能,現已錄入,序列號48,賜封號【癸水雷澤】”

現場先是瞬間安靜下來,隨後爆發出了劇烈的驚呼。

“臥槽,出現了!今年第一個S級的異能!”

“哇,金色傳說!”

“你們就隻注意到異能?就我一直在看小姐姐嗎?”

“歪日,人又美,異能又強,無敵咯!”

“陽江一中的校花蕭吹雪啊...不會有人不知道吧?...”

【登仙台】之上,絕美的少女亭亭而立,長髮柔順地飄落,肌膚如雪,一雙美眸幽邃,黑藍色的雷弧在其間跳躍。

即便身穿校服,也難以掩飾那衣物包裹下的完美嬌軀,青春而充滿活力。

她站在【登仙台】上,彷彿站在了舞台的中央,像是出演的公主,淡然地接受著台下所有人的仰望及愛慕。

雷電纏繞在她的身邊,化作一片汪洋,平靜之中蘊含著恐怖的氣息,這是最華麗的舞台演出!

【觀天】記錄下了這一幕——台上的女神靜靜站立,台下是一眾看呆了的男同學。

這本該是一幅世界名畫...

但畫中混入了某兩位臥龍鳳雛,美感儘失。

“誒..蕭吹雪...”

王哲翰賊兮兮的向四周望瞭望,湊到楚君陵耳邊,“那不就是你家裡那位?”

“什麼我家的!”

楚君陵正低頭,偷偷拿出手機,手指不停舞動,像是在發送著什麼資訊。

“彆亂說啊...”

“好...不是你家的..”王哲翰滿不在乎的抬起頭,隨後悄咪咪的靠近,斜著眼偷看楚君陵手機上的內容。

被遮擋住的大部分手機畫麵中,露出來的那一點,出現了“吹雪”二字。

“好你個濃眉大眼的!”

王哲翰跳腳,“還說不是你家...嗚嗚嗚”

他話還冇說完,就被楚君陵捂住了嘴巴,劇烈地掙紮起來。

“不好意思..我兒子他又發瘋了..”

楚君陵向四周投來詫異目光的人陪笑,隨後將王哲翰按住,俯身靠近他耳邊。

“你特麼的彆亂喊啊!”楚君陵咬著牙,一字一句的憋了出來。

“我冇亂喊!明明就是!我去你家的時候見過她的!”

王哲翰委屈巴巴,“除了她以外還有一個..好像叫陸什麼....”

“陸清芷”

“女”

“18歲”

“異能:S級,殺戮係,序列號39,一言一行,氣斷山河。

已有記錄,名【氣合開天】”

強大的氣流沖天而起,整座體育館像是燒開的鍋爐,隱隱顫抖。

狂暴的氣浪捲起,體育館的頂蓋都要被掀飛!

王哲翰瞬間呆滯,與同樣懵逼的楚君陵對視一眼,“臥槽?”

現場,以及觀看這一地區直播的人,全部沸騰起來。

“我擦!又來一個S級?S級是大白菜嗎??”

“歪日,雙黃蛋!”

“嗬嗬,又是隻有我一個在欣賞小姐姐的美貌嗎?”

“她也是陽江一中的誒,絲毫不遜色蕭吹雪啊!也是校花級的,為啥冇聽說過她...”

“可惡!我女神被髮現了!平日很低調的,現在藏不住了!”

蕭吹雪旁,另一個【登仙台】之上,又是一位絕美的少女。

美貌絲毫不遜色於一中校花蕭吹雪,不過卻是另一種類型。

蕭吹雪是高貴的,像是公主,但陸清芷卻十分恬靜,像是路邊開的一朵小花,若是低下頭來仔細欣賞,便會驚訝於她的美。

她眉眼永遠是溫和的,表情淡淡的,隻是安靜的站立,給人一種疏離感,像是陌生世界降臨的仙子。

“這麼一個恬靜的美少女...竟然覺醒了這麼恐怖的異能。”

有人呆呆的看著【明鑒之鏡】上的資訊,感到有些錯亂。

“【氣合開天】啊...”有人感慨,“上一個覺醒這個異能的人...打個噴嚏就平了一座山脈!”

“安靜的暴力美少女,我好愛!”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楚君陵表情有些怪異,在王哲翰的死亡凝視之下,默默地拿出了手機。

“好傢夥..你這金屋藏嬌,竟然藏了兩個S級的天才!”

王哲翰幽怨地看著楚君陵,語氣酸酸溜溜的。

楚君陵語滯,懶得去反駁,直接無視了他。

偷偷開啟手機,楚君陵低下頭,點開了某個群聊。

對話框頂端,赫然顯示了這個群聊的名字:

藍天孤兒院果寶三劍客!

上麵的幾條資訊都是舊的,隻有楚君陵剛剛發的訊息是新的。

【(昨天)不是蕭而是菠蘿吹雪:哎呀好緊張啊!明天就要覺醒了!

楚留香還是橙留香:冇事,老夫掐指一算,明日你必S以上!

是陸小果不是陸清芷:安

不是蕭而是菠蘿吹雪:@楚留香還是橙留香,要是老孃明天不S以上,就賴你!

楚留香還是橙留香:女孩子家家的,天天老孃老孃,信不信我跑去一中,揭穿你這個女神真麵目?

不是蕭而是菠蘿吹雪:我呸!來啊,看看有冇有人信你!

楚留香還是橙留香:本三中校草駕到,彆人會不信?

不是蕭而是菠蘿吹雪:(嘔吐表情)

是陸小果不是陸清芷:...

...

(今天)楚留香還是橙留香:真S了,牛逼!

楚留香還是橙留香:怎麼都是S啊,你們這樣我很難辦啊(哭哭)】

楚君陵發完最後一段話,笑了笑,收起了手機,隨手彈了下王哲翰不停偷窺的腦袋。

“偷窺狂魔啊你!”

王哲翰捂著腦袋,看了眼楚君陵有些燦爛的笑容,“真行啊你..人在三中,一中兩個校花圍著轉,還都泡到手了!”

“從小認識到大的朋友而已..”楚君陵聳聳肩,冇再解釋什麼,向前方望去。

隊伍已經在慢慢縮短,他前方也就隻剩下幾個人,估計冇過多久就能夠輪到自己覺醒了...

也不知道會覺醒怎樣的異能...

楚君陵深吸一口氣,拳頭稍稍攢緊。

見證了兩個S級的覺醒,說冇有些想法,那肯定是假的,更何況覺醒的兩個人自己都還很熟...

十八歲,少年不甘人下,欲角逐巔峰,與天驕共舞!

“楚君陵同學..”

楚君陵一怔,思緒被打亂,回過神來看向旁側,一隻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來人是一位男同學,帶著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馮宏勝?”

楚君陵露出笑容,這是班裡的同學,“咋了,覺醒了B級劍係異能,過來炫耀來了?”

“我是不會羨慕的啊,哥是要覺醒天賜的!”

楚君陵打趣道,與王哲翰對視一笑。

“不是來炫耀的...”馮宏勝冇聽懂他的打趣一般,一板一眼的答著,語氣有些生硬。

“我是來問你一個問題的。”

“嗯?”楚君陵看著馮宏勝,冇多想,“什麼問題?”

“我想問問....”馮宏勝輕輕的開口,嘴角僵硬的扯起,笑容有些怪誕。

他抬起另一隻手,指了指楚君陵的心臟處。

“我的魂魄是不是在你這裡。”

“什...”楚君陵一愣。

下一刻,他的瞳孔驟然收縮!

鏘——

劍鳴聲起,視野中,一道銳利的劍鋒驟然出現,電射而來,綻放著青色的火焰。

耳內,嘈雜的聲音響起,彷彿是惡魔的低語,又像是怪物的嘶吼,隱隱還附帶著人類的哀嚎。

擾亂心神的同時,似乎真的有惡鬼出現,纏在身軀之上,動彈不得。

一瞬間,彷彿來到了忘川河畔,死亡已經在向他招手。

馮宏勝表情猙獰,眼睛裡閃著綠光,握著長劍。

朝他的心臟狠狠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