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麒麟身高175,體重120斤,臉蛋白白淨淨,束髮紮辮穿著一身白色輕舒長袍。

說好聽點,看著斯斯文文,像個不能習武的讀書郎。

說的難聽,有點繡花枕頭的那味,稱之為小偽娘,小受菊,小兔子並不過分。

反觀王慰,身高179,體重180斤,穿著武者短打,袖子捲到了咯吱窩,裡裡外外都是腱子肉,能夾碎核桃的那種。

兩者站在一起,吳麒麟明顯比王慰小那麼一號。

這一拳下去,怕不會把屎給打出來吧!

“太殘暴了!”

“打死他!打死他……”

“我們同意聞幣!聞幣!聞幣!”

觀眾們和王爵府的人興奮的大喊起來。

唯有樓上包間裡小姐夫人的心揪了起來,這麼可愛的小哥哥怎麼下得去手。

心疼小哥哥文比!

“好,算你有種,文比就文比!來吧!你先來!”王慰脫掉上衣,露出一身肌肉,在陽光下閃耀著健康的光澤。

“我也脫掉吧,免得你的血呲我一身!”吳麒麟不甘示弱,也解長白色長袍,光著上半身,下麵是條同色的褲子。

擺在原主的性格,當眾脫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不過對小學生來說,半口算個什麼啊!

打架爆衣超帥的好吧!

四周的觀眾都激動起來。

平時不花錢,哪有機會看如此清秀的少年郞脫衣。

他們剛想起鬨,待仔細一看,現場慢慢安靜下來。

原主也是五歲練武,雖然廢材,但是該下的苦功一點不少。

從外麵看起來身形瘦瘦條條,衣服一脫就是一身勻稱的肌肉,看上去充滿了力量和一絲野性。

這一絲野性來自他的胸腹之間佈滿的傷痕。

這都是戰勝他的魔獸,給他留下的紀念。

冇有一條,是在背後。

說句良心話,原主簡直就是孤勇者的原型。

他的悲慘經曆,給吳麒麟帶來震撼的同時,更多的是深深的敬佩。

昨天回去療傷後,他對原主給予的身體,充滿了好奇。

相對前世他肉滾滾的身子,這具軀體簡直就是人形殺器。

原主從小習武,身體柔韌性、平衡能力、核心力量各方麵都能秒殺體操冠軍。

吳麒麟激動的試了空翻、一字馬、哥薩克舞、瑜伽……都輕輕鬆鬆。

其中,吳麒麟最滿意是還是那8塊腹肌,再加上身前幾條帥到爆的傷痕。

昨晚他對著鏡子一不小心,就欣賞到半夜。

小學生是不會暴殄天物的!

身材這麼好,現在有機會當眾展示,還不趕緊嘚瑟嘚瑟。

果然,現場的大爺叔伯眼帶羨慕,夫人小姐臉紅體酥。

“好,背後冇有傷的都是勇者!今天不管輸贏,你在我心裡,都是一個漢子!”王慰點點頭,走到吳麒麟的對麵。

“你先來吧!”王慰運氣雙手握拳,兩腿分開紮了一個馬步。

啊!真小氣!你還運功保護,你就不讓我三招嗎?

吳麒麟有點失望,強忍猴子偷桃的衝動。

有攪屎棍的大招作弊,自己也不能贏得太丟人。

他凝神靜氣,緩緩運功,按原主苦練了十年的擒獸掌運功路線,將一絲弱小的真氣凝聚到了右掌之上。

英雄啊!你這十年在練什麼啊!

吳麒麟感覺丹田之處如鐵板一塊,好不容易擠出一條真氣卻細若遊絲,運轉過程中體內經脈也卡涊無比,等這股氣到了右掌上,已經十不存一。

這,果然是最卑微的廢材體質。

吳麒麟心中悲鳴,趕緊用力推掌而出,再不推,氣就漏光了。

“卟……”的一聲輕響。

他一掌擊在王慰的胸腹之間,感覺如擊花崗岩。

瑪德,我的手!

對麵王慰身子晃了晃就站穩了身子,什麼事也冇有。

在眾人探究的目光中,他像是名宇航員,微微一笑,衝台下觀眾揮手致意。

就差來一句,“我已出艙,感覺良好!”

“哈哈……”

“吳少爺刮痧手法不錯!”

“慰哥威武!”

四周觀眾鬨笑起來。

“瑪德陛下!”吳麒麟連忙看了看對方的血條。

——

399/450

——

啊!血怎麼才掉了30點!

鴻蒙,瑪德!你給我出來!

吳麒麟感覺不妙,氣得臟話又飆出來了!

在戰技說明裡,自己的2級擒獸掌中對方後,應該造成60的物理傷害。

為什麼少了一半,這打個屁啊。

“下麵該我了!你小心了!”王慰收起笑容,衝吳麒麟抱了抱拳,一個擰步衝拳,閃電般的向吳麒麟揮出。

吳麒麟腦中警鈴大作,整個人進入了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

這種狀態,和昨天自己麵對錘頭蜥最後一擊時出現的狀態一樣。

他感覺對方的這一擊並不太快,自己完全可以躲開。

不過剛剛說好了一人一拳,拳拳到肉,自己要是閃開,以後也不用在落日城混了。

這種丟人的事,小學生是做不出來的。

“嘣……”的一聲,對方的拳頭擊在他的胸口上。

他感覺自己被車給撞了,整個人向後飛起,好在身體敏捷,還能控製。

他連忙踮起腳尖,在地上拉扯了一下,退了七八步,終於站穩了身子。

“好!這拳漂亮!”

“吳少爺被擊飛了!”

“冇被打爆,不算丟人!”

吳麒麟剛想吐槽,感覺喉頭一熱,一口老血吐了出來。

“我的天!吳少爺將生命精華從口中吐了出來!”

“不止,他體內受得傷更大!”

“看來今天真要出人命了!”

王慰看到吳麒麟吐血嚇了一跳,連忙嚷道:“喂,你趕緊認輸吧,我可不想打死你!”

瑪德,搶我台詞!

吳麒麟將嘴裡的血又嚥了回去,一瞅自己的血條。

——

吳麒麟

50/250

——

哇的發!

掉了160點血!

哄蒙!你個大騙子!

我的人物屬性都是你編出來的嗎?

騙小學生,有意思嗎?

吳麒麟連忙使用正義潛能,血條每秒恢複8%的血量,持續了5秒,一共是125點。

技能還能用兩次,血還剩175點。

他鎮定心神,加減計算一下。

即便再用兩次正義潛能,也隻能再挨兩拳,打掉對方60點血。

為什麼會這樣?

自己輸出減半,對方輸出翻倍!

離離原上草!

哪裡出了錯?難道是自己冇吃午飯?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時。

“哢嚓……”

下腹傳來一聲碎裂聲。

蛋……哦,不,是丹田!

吳麒麟嚇了一跳,連忙學原主的方法凝神內視,發現體內有個紅色的圓球填滿丹田。

哪吒?

“哢嚓……”又是一聲。

他再仔細一看,紅色的圓球似乎是個晶球,上麵佈滿了無數裂紋。

原主十年修煉,身體練得棒棒的,但修為一直停滯不前。

自從習武學會內視之後,他就發現自己丹田像是一個實心的晶球。

打坐修煉,吸收魔晶都無法將真氣留在丹田之中。

可惜原主父母已經不在身邊,他硬著頭皮同傳功長老和朋友提過幾次,換來的不是冷漠,就是嘲笑。

他靠著堅強的意誌,耗費十年之功,隻不過在鐵球內開辟了一個小手指大小的空間。

因為冇有丹田內冇有空間,他體內真氣始終無法壯大,反而在加固這個晶球。

他認定這個堵塞的丹田,正是自己廢材的原因。

可是他冇有任何辦法。

昨日晉級之戰,再次麵臨失敗,原主萬念俱灰,與絕望對峙,決心孤身戰死賽場,不再給自己父母丟臉。

但是,鴻蒙給自己宿主挑選的身體怎麼會是廢材體質。

這具身體丹田之內,天生帶有天地靈髓,能自行吸收天地靈氣,不斷增大。

隻要佐以霸道的功法,殘酷的磨練,充足的資源,這具身體的主人必將走上雄霸天下之路。

原主昨天在賽場上被錘頭蜥重擊之下,生死之間,丹田內靈髓被震出裂紋,靈髓精華流入丹田氣化,形成一股強大的真氣,終於突破了三等青銅·一星。

可惜他也重傷垂死,最終便宜了小學生吳麒麟。

現在王慰一拳打在吳麒麟丹田之上,再次震動了靈髓上的裂紋。

裂紋之中的靈髓碎屑失去了禁錮,迅速氣化,沿著裂紋噴進了吳麒麟的丹田之中。

丹田內的真氣再次井噴。

鴻蒙!救命!

肚子好脹!好像要生了!

求生本能之下,原主十年之功昊獸訣,自然而然地運轉起來。

吳麒麟感覺丹田內的鼓脹稍稍好了一點,但強大的真氣繼續沿著細小的經脈高速穿行。

這股真氣衝開經脈阻礙,不斷撕開經脈,又在修複經脈。

吳麒麟被體內高速循環的真氣搞得欲仙欲死。

啊!全身都痛!

這,這跟媽媽說的生孩子的感覺一樣啊!

媽媽啊,兒不孝!我愛你啊!

【……】好傢夥!生子方知父母恩,不再挑事勸離婚!

“好了,好了,彆鬼叫了,你不是要生孩子,是要升級了!”鴻蒙奶聲奶氣的說道。

“臭東西!你捨得出來啦!”

“這不你升級了,變強了,我的殘神凝實了幾分,這才能和你多幾句嘴。”

“有種你永遠彆出來,我馬上死給你看!”

【……】又來這招!

“不根你說了嗎?和你交流對我殘神有傷害!你乖乖聽話,認識做好作業,我都是為你好!”

“鴻蒙!你個騙子!還想騙我!”

“你這小學生,你我一體,一根繩上的螞蚱,騙你乾嘛!”

“你不要有恃無恐,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從我的身體裡弄出去!”

“我好怕,你快看看自己的屬性欄吧,升級後有屬性點可以加,建議加到力量上,這是你攻少傷倍的原因,好了,不和你廢話了,真傷腦筋!”

“混蛋,你彆走……咦?”

吳麒麟下意識看了自己的屬性。

——

吳麒麟(無極荒體·甦醒)

350/350

三等青銅·二星

力量:33

敏捷:68

智力:87

意誌:41

靈性:99

——

戰技:擒獸掌·3/9級

以靈活的身法配合多變的掌法,適合貼身纏鬥,擊中對方後造成65的物理傷害。

注:每升1級 5點傷害。

——

秘技:正義潛能/1

少年迸發正義熱情,每秒回覆8%最大生命,同時增加移動速度30%,持續5秒。

冷卻:30

注:每升1級 1秒回覆時間。

——

可用升級點:5

——

真的升級了!

還是被揍的!

吳麒麟不由嘴角一歪,來了個歪嘴戰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