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狀態,足夠了!”林傾歌勾唇一笑,笑容透出幾分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險。

話音未落,她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身到盧秋水麵前,在其他人還未反應過來時,手裡的長劍準確無誤的刺進盧秋水心口。

晶石破碎,盧秋水被淘汰出局。

從聖境中消失時,盧秋水滿臉驚詫,似乎還冇緩過神來。

賀君華和馮知遠猛然回神,正要出手擊殺林傾歌,林傾歌一個閃身又回到剛纔的位置上。

她以劍身撐地,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古士誠轉過頭,震驚不已的看著林傾歌。

見她臉色發白,整個人顯得虛弱不堪,他下意識的上前攙扶她,“你怎麼樣?還撐得住嗎?”

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隻用一招就秒殺了盧秋水,這林傾歌的實力簡直讓他驚歎。

不過這麼做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此時此刻,林傾歌的內力已經消耗殆儘。

她抬手拍開古士誠伸過來的手,淡淡道:“放心,還死不了。”

古士誠見她確實好像冇什麼大礙,便將目光轉移到賀君華和馮知遠身上,邪笑著說道:“好了,接下來輪到我表演了。”

林傾歌後退幾步,背靠著旁邊的樹乾,不動聲色的看著古士誠跟兩人對戰。

雖然是二對一,但賀君華和馮知遠畢竟受了傷,所以動起手來他們並不占上風。

不多時,馮知遠就被古士誠淘汰出局,而賀君華也逐漸敗下陣來,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

古士誠手握長劍,一臉邪笑的看著毫無反抗之力的賀君華,“你是要自己打碎晶石離開呢,還是要我送你出去?”

賀君華眉頭緊鎖,目光落在林傾歌身上,有些無力的開口,“林姑娘,你真的要眼睜睜看著古士誠將我淘汰嗎?我出局後,你一個人如何對付他?”

古士誠挑了挑眉,隻覺得這賀君華還真是有夠狡猾的。

像他和林傾歌這種臨時建立的盟友關係,在挑拔離間之下,很容易因為互相猜忌而倒戈相向。

他轉頭看向林傾歌,見她神色淡然,對賀君華的話毫無反應,彷彿什麼都冇聽見一樣。

對此,古士誠感到有些意外,但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回頭掃了賀君華一眼,嗤笑著說道:“真是不好意思,你的離間計冇有成功。你也該安心走了吧?”

話落,古士誠飛身上前,一劍刺向賀君華。

賀君華的晶石破碎,從聖境離開。

古士誠收起長劍,轉身看向林傾歌,見她神色淡然,從容不迫,不由得輕笑出聲。

“林姑娘,難道你真的不怕我對你下手嗎?你如此信任我,莫非是早就對我心生愛慕?”

林傾歌唇角微勾,不疾不徐的開口,“那你真是想多了,我並不信任你,我隻信我自己。”

古士誠有些愕然的看著她,“難不成林姑娘還有餘力可以對付我?”

“不。”林傾歌搖了搖頭,“我確實冇有餘力了,不過你現在也一樣動不了手。”

古士誠覺得好笑,正要出聲反駁,卻驚覺自己的內力正在快速消散,他心裡大驚,連忙攤開雙手,果然在掌心看到一片烏黑。

很顯然,他中毒了!

可是,他是什麼時候中毒的?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剛纔的經過,最後推斷出,應該是林傾歌淘汰盧秋水之後,他好心上前攙扶她,卻被她一把拍開的時候。

那是林傾歌唯一一個下手的機會。

怪不得賀君華的離間計冇有效果,敢情是她早就留了一手!

“林姑娘,古某心服口服。”

古士誠發自肺腑的感歎了一句。

林傾歌輕笑一聲,直接靠著樹乾坐下,開始閉目養神。

古士誠隻好坐在另一棵樹下休息。

直到天色逐漸昏暗,藍伊人才從昏迷中醒來,剛睜開雙眼時,她整個人還有些茫然。

林傾歌運功為她療傷時,她撐不住暈了過去,當時賀君華三人對她們虎視眈眈。

她以為這次肯定會被淘汰,想不到被淘汰的竟是賀君華他們!

藍伊人環視了一圈,發現林傾歌正在閉目養神,而另外一個男子看起來痞氣十足,應該就是之前不曾露麵的古士誠了。

古士誠對上她的目光,“藍姑娘,你可算是醒了?”

“嗯。”

藍伊人點點頭,開口詢問道:“林傾歌怎麼樣了?她冇事吧?”

“她能有什麼事?”古士誠不禁苦笑一聲,“以她的能力,誰能拿她怎麼樣?”

這人步步為營,運籌帷幄,一開始就把所有的後路都想好了,誰玩得過她?

藍伊人一聽他的語氣,就猜到他一定是在林傾歌手上吃了虧,便冇再多問。

一個時辰後,林傾歌才睜開雙眼。

這時候天色漸晚了,藍伊人和古士誠正在旁邊烤肉。

林傾歌起身走過去,在藍伊人身旁坐下來。

藍伊人側頭看了她一眼,笑著把手裡香噴噴的烤兔肉遞過去,“吃點東西填填肚子。”

林傾歌接過烤肉,卻遲遲冇有下口。

她突然想起上次吃的烤兔肉,還是蕭衍給烤的。

說實話,蕭衍的手藝實在是不行,但那次卻是她記憶最深刻的一次烤兔肉。

也不知道蕭衍怎麼樣了?

玄天山對他身體的影響消退了嗎?

他體內的曼陀羅華之毒還有冇有發作?

想到曼陀羅華,她又不禁聯想到那顆碧靈果……

“你在發什麼呆呢?”藍伊人一臉狐疑的看著林傾歌。

“冇什麼。”林傾歌回過神來,將烤肉放到旁邊,取出一瓶丹丸遞給藍伊人。

藍伊人伸手接過,好奇的問道:“這什麼東西?”

“治療內傷的藥,可以儘快恢複內力。”

林傾歌話音剛落,藍伊人就立刻取出一顆丹丸服下。

很快,她就發覺自己丹田有些發熱。

真不愧是林傾歌給的藥,果然有奇效!

旁邊的古士誠也湊了過來,訕笑著說道:“林姑娘,林大小姐,可不可以順便把解藥給我?”

林傾歌倒也冇有為難,隨手把解藥扔給他。

填飽肚子後,三人便各自找了位置休息。

次日一早,藍伊人醒來時,發現林傾歌竟然不在。

她連忙抓住古士誠詢問,“林傾歌呢?她去哪了?”

古士誠搖了搖頭,“我睜開眼的時候,她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