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伊人在附近找了一圈,卻始終不見林傾歌的身影,她擰眉沉思了一瞬,突然想到什麼,連忙朝東南方向飛奔而去。

“喂,你要去哪裡啊?”古士誠大喊一聲。

然而,他並未得到迴應。

冇辦法,他隻好飛身追上去。

此時,林傾歌已經來到碧靈果所在的江邊。

她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嘗試一下,畢竟千年碧靈果十分罕見,要是這次錯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尋到。

不告訴藍伊人,是覺得這畢竟是她的私事,與藍伊人並無關係。

站在江邊,林傾歌凝眸看著那顆安然懸掛在石壁上的青綠色果實。

這會,江麵平靜無波。

可她心裡清楚,一旦接近那顆靈果,守護靈果的異獸千年巨蜥就會出現。

她沉思了良久。

其實唯一的方法,就是直接上前,快速將那顆靈果摘下來,然後立刻打碎晶石離開聖境。

隻要她的速度足夠快,搶在千年巨蜥攻過來之前,將所有步驟做完,靈果一定能到手。

但關鍵就在於,她無法估算千年巨蜥的反應。

倘若巨蜥的反應比她的動作快,那麼先不說靈果能不能得手,她自身也會麵臨莫大的危險……

“林傾歌,我就知道你會在這裡。”

林傾歌正思忖著,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她轉頭看去,隻見藍伊人正朝她這邊而來,古士誠緊隨其後。

“你怎麼知道的?”林傾歌著實有些意外。

藍伊人笑著說道:“先前離開這裡時,我留意到你沿路做了標記,所以發現你不在後,我就猜測你應該是還惦記著此處的碧靈果。”

林傾歌淡淡一笑,“其實,就算你猜到了,你也不該來的。”

她拿碧靈果是為了蕭衍,是出於私心。

她不想因此牽連其他人。

藍伊人抬手拍拍林傾歌的肩膀,正色道:“我們好歹也同生共死過,現在你要以身涉險,我怎麼可能置你於不顧?”

古士誠在後麵待了一會後,見兩人一直盯著江麵,不禁有些狐疑的走上前,“你們特地跑來這裡,應該不是為了欣賞風景吧?”

“當然不是。”藍伊人抬手指著山壁上的碧靈果,“看到那個青綠色的東西了嗎?”

古士誠轉頭看了一眼,有些好奇的問道:“那是什麼?”

“你不認得那個東西?”藍伊人不答反問。

古士誠搖了搖頭。

他不認得很奇怪嗎?

“你不認得沒關係。”藍伊人笑著說道:“你隻需要知道,那是林傾歌想要的。如果你願意幫忙,我們會感謝你,如果不願意,你最好現在就離開。”

古士誠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既然想要,直接上前把東西摘下來就是了。

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幫忙?

他轉頭看了一眼林傾歌,發現林傾歌依然盯著江邊沉思。

見她這副模樣,古士誠突然想到什麼,“莫非這江裡藏有異獸?”

“冇錯。”藍伊人挑了挑眉。

“那這異獸是什麼物種?很厲害嗎?”古士誠繼續追問。

“是一隻巨蜥。”林傾歌收回視線,轉眸瞥了古士誠一眼,“大概有上千年的修為。”

古士誠臉色一僵。

怪不得林傾歌神色那麼嚴肅,敢情她是想跟一隻千年巨蜥搶東西!

可他們三個的歲數加起來還不到那隻巨蜥的零頭,這件事的難度係數是不是太大了點?

“古士誠,你是不是害怕了?”藍伊人挑眉看著他,“你要是怕了,最好趕緊離開,免得待會受到波及。”

古士誠臉色微變,他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能在兩個小姑娘麵前臨陣退縮?

何況他們現在身處聖境,如果有生命危險,晶石會為他們抵擋一劫,最多就是被淘汰出局,又不至於真的冇命。

思及此,古士誠斬釘截鐵的說:“我不走,我留下幫忙。”

林傾歌看著藍伊人和古士誠,緩緩道:“有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們,這次行動很危險,雖然不會冇命,但有可能受重傷。”

“而且,被擁有千年修為的異獸打傷,傷勢要痊癒並不容易。”

有人肯幫忙,她當然高興。

但這件事畢竟很危險,她必須讓他們知道後果。

藍伊人毫不猶豫的說:“之前你救了我幾次,現在你有需要,我定當全力幫忙。”

古士誠默然了一瞬,也開口道:“我可以幫你做什麼?”

林傾歌剛纔已經想好了行動計劃,她從旁邊找來一根樹藤,將一端綁在自己身上,一端遞給古士誠和藍伊人。

“你們抓好這根樹藤,我過去後,如果成功摘下碧靈果,你們就立刻將我拉回來。或者,如果那千年巨蜥突然攻擊我,你們也必須立刻拉我一把。”

第一種情況,就是在不驚動巨蜥的情況下,她成功摘下碧靈果,由藍伊人兩人將她拉回,迅速逃離。

第二種情況,她摘碧靈果時驚動巨蜥,藍伊人兩人立刻將她拉回,可以避免她遭到巨蜥攻擊。

藍伊人和古士誠聞言,都鄭重的點了點頭。

計劃好之後,林傾歌直接朝著山壁上的碧靈果飛身而去。

眼看著她越來越接近碧靈果,藍伊人和古士誠都不自覺的緊張起來,抓著樹藤的手也逐漸收緊。

就在林傾歌即將觸碰到碧靈果的時候,原本平靜無波的江麵突然水波翻湧。

那隻駭人的千年巨蜥從水底衝出來,張著血盆大口朝林傾歌奔去,似乎下一刻就要將她吞噬下腹。

藍伊人和古士誠臉色驟變,在巨蜥快要碰到林傾歌的前一刻,連忙抓緊樹藤往回拉。

好在兩人反應夠快,才避免林傾歌被巨蜥一口吞下。

林傾歌見狀,也不敢再逗留,連忙快速往江邊退去。

但巨蜥顯然不打算輕易放過她。

巨蜥粗壯的長尾重重一甩,將林傾歌綁在身上的樹藤甩斷,同時將她震落進江水之中。

用力拉著樹藤的藍伊人和古士誠也因此栽倒在地。

“林傾歌!”

藍伊人從地上起身,見林傾歌掉進江中,臉上流露出驚懼的神色。

她下意識就要衝上前,被古士誠從身後拽住,“藍伊人,你冷靜一點,彆衝動!”

聞言,藍伊人腳步一頓。

冇錯,她現在不能意氣用事。

林傾歌掉進江中,如果有什麼危險,還能打碎晶石離開,而她這樣貿然上前,跟送死冇什麼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