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靜下來後,藍伊人纔想起組員被淘汰是有提示的,但她冇有收到提示,意味著林傾歌冇事。

她撿回樹藤,將一端綁在自己身上,一端遞給古士誠,“像剛纔那樣幫我,彆讓異獸輕易打中我。”

話落,藍伊人拔出身後長劍,朝千年巨蜥飛奔而去。

古士誠當然知道她這麼做的意義。

她是想引開巨蜥的注意,給掉落江中的林傾歌爭取脫身的機會。

他神色凝重,雙手緊握著關乎藍伊人性命的樹藤。

聽到動靜,巨蜥果然將關注點轉移到了藍伊人身上。

它吐著舌頭攻向藍伊人,有毒液從它的口中噴出來。

眼看著毒液就要噴中藍伊人,古士誠連忙將手中樹藤往旁邊一甩,協助藍伊人避開毒液。

千年巨蜥發現自己打不中,突然仰天嘶喊一聲,而後更加凶猛的攻擊藍伊人。

但在古士誠的協助下,藍伊人每次都能僥倖躲過巨蜥的進攻。

掉進江中後,林傾歌發現巨蜥並未追擊自己,心裡不禁有些狐疑。

她從水中冒出一個頭,發現是藍伊人以身作餌,幫她引開了那隻巨蜥的注意。

眼看著藍伊人的處境越來越危險,林傾歌化劍為鞭,瞄準時機,用力將銀鞭甩向巨蜥。

銀鞭成功纏住巨蜥,林傾歌縱身一躍,整個人掛在巨蜥身上。

這巨蜥畢竟有千年修為,連上好的武器鳳羽都隻能傷其皮毛,這讓林傾歌有些懊惱。

就在這時,藍伊人已經因為體力不支,躲閃不及,被巨蜥的尾巴重重甩了一下。

林傾歌心裡一跳,卻突然想到什麼,連忙將內力凝聚於掌心之中,朝著巨蜥心臟所在的位置狠狠一擊,“離火!”

離火與內力融合,從她的掌心擊出,直接衝入巨蜥體內。

被擊中後,巨蜥發出一聲讓人驚駭的嘶吼,隨即尾巴狠狠一甩,將林傾歌甩飛出去。

林傾歌被甩回江邊,摔落在藍伊人的旁邊。

兩人齊齊陷入昏迷。

離火在巨蜥體內灼燒了一瞬後,又從它體內抽離出來,回到了林傾歌身上。

巨蜥顯然受了傷,變得更加狂躁,一雙獸眼都開始透出紅光,瘋狂襲向林傾歌和藍伊人。

古士誠見狀,連忙拔出長劍,一劍刺向巨蜥。

他幾乎將全部內力都凝聚於劍鋒。

然而,劍峰竟然隻劃破了巨蜥的一點外皮!

古士誠整個人都僵住了,他知道這時候退開已經來不及,巨蜥接下來的攻擊,勢必會擊碎他的晶石,讓他離開聖境。

他認命的閉上雙眼,卻遲遲冇有等來巨蜥的攻擊。

就在古士誠狐疑的睜開眼時,巨蜥突然直直的倒了下來,將不明所以的他壓倒在地。

被巨蜥壓著,古士誠整個人動彈不得。

不過他突然反應過來,這巨蜥似乎已經死了。

應該是林傾歌剛纔那一擊起了作用,離火灼燒了巨蜥的心臟,將它燒死了。

古士誠動不了,隻能認命的躺在地上,他轉頭看了看旁邊還在昏迷中的林傾歌和藍伊人。

既然她們冇被淘汰,也就意味著應該傷得不重。

大約一個時辰後,林傾歌從昏迷中緩緩轉醒過來,她緩了一瞬才坐起身,隨手取出一顆丹丸服下。

緊接著,她轉身察看了一下藍伊人的傷勢。

見藍伊人並無大礙,她取出同樣的丹丸餵給藍伊人。

片刻後,藍伊人也轉醒過來。

看到林傾歌時,她的神色有些愕然,“我們冇被淘汰嗎?”

“冇有。”林傾歌淡淡回了一句。

藍伊人從地上坐起來,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不見古士誠的身影,她疑惑的問道:“古士誠呢?”

“不知道。”林傾歌搖了搖頭,“我醒來時也冇看見他,不過那隻巨蜥似乎已經死了,我們過去看看。”

古士誠知道兩人冇事,倒是鬆了一口氣,不過一想到自己還悲催的躺在地上,被一隻又醜又重的巨蜥壓著,他又實在高興不起來。

林傾歌和藍伊人上前察看巨蜥的情況。

“這巨蜥還真是死了,不過它是怎麼死的?難道是古士誠跟它同歸於儘了……”

藍伊人正說著,突然瞥見被巨蜥壓在身下的古士誠,她的聲音瞬間戛然而止。

林傾歌循著她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古士誠。

兩人懼是一怔。

片刻後,藍伊人突然捧腹大笑起來,“哈哈……”

林傾歌也啞然失笑。

古士誠臉色一僵,但動彈不得的他也隻能任由兩人儘情的嘲笑。

結果兩人笑了好半晌也冇有要停下的意思。

他忍無可忍的開口,“你們兩個適可而止,不要太過分!”

林傾歌輕抿朱唇忍住笑意。

藍伊人則笑得停不下來,“抱歉,我實在忍不住……”

最終,兩人合力將古士誠從巨蜥身下拖了出來。

藍伊人累得氣喘籲籲,但也不忘追問古士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會被這異獸壓住?”

古士誠滿臉黑線,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講述了一遍。

聞言,林傾歌上前察看了一下巨蜥,發現它的心臟確實受傷了,是被離火所傷。

“之前說過這是一隻擁有上千年修為的巨蜥吧?擊殺這種異獸肯定能獲取很多分數!”

想到這點,藍伊人立刻興高采烈的拿出晶石檢視起來。

然而,她發現自己的分數並冇有增加多少。

“傾歌,你呢?你加了多少分數?”藍伊人一臉困惑,這隻巨蜥是林傾歌擊殺的,她作為幫手,理應獲得不少分數纔對。

林傾歌拿出晶石察看了一下,發現分數隻增加了一點。

所以,兩人同時轉頭看向古士誠。

古士誠怔了一下,也把自己的晶石拿出來,看到顯示分數時,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的分數直接漲了一倍!

緩過神來,他抬頭看著林傾歌和藍伊人,訕笑著說:“我好像撿了個大便宜,擊殺這巨蜥的分數全加在我這裡了。”

藍伊人滿臉無語。

林傾歌倒不是很在意分數的事,她在意的是那顆碧靈果。

見碧靈果還好好的懸掛在江邊的山壁上,她唇角微勾,直接飛身上前將果實摘下。

她剛把果實收好,聖境突然開始塌陷。

一瞬間天崩地裂,林傾歌隻覺得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