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纔不管她是什麼身份!”

丁立春語氣不屑的打斷盧秋水的話,“就算她是玄天閣閣主的親戚,我也跟她冇完!”

盧秋水皺了皺眉,正打算把剩下的話說完,誰知道丁立春突然甩開她的手,大步往前走去。

她抬頭一看,發現是林傾歌一行人正迎麵走來。

看到這一幕,盧秋水心中暗道不妙,正想上前製止,丁立春卻已經將林傾歌攔下。

“咦,這不是排在九十九名的林傾歌嗎?拿了最後一名,怎麼還有臉在這裡招搖過市?”

丁立春言語間極儘挑釁和輕蔑。

林傾歌目光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我拿第幾名,是不是招搖過市,與你何乾?”

“這兩件確實都與我無關,不過像你這種不擇手段存留到最後,卻隻拿了九十九名的人,一定跟毫無資質有關。”

丁立春臉上笑容得意,語氣充滿嘲諷,“要是換成彆人拿了最後一名,肯定不好意思在這裡大搖大擺。”

“你倒好,竟然還死皮賴臉的纏著第一名和第二名,你臉皮可真厚,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說這些話時,丁立春故意提高了聲音。

周圍的其他參賽者聞言,紛紛聚攏過來。

從丁立春的言語中,他們得知林傾歌隻拿了九十九名,卻纏著第一古士誠和第二藍伊人,頓時都對她的行為感到不恥。

甚至有人對她指指點點。

無非是斥責她厚顏無恥,趨炎附勢。

對此,林傾歌一點都不在意。

反倒是藍伊人等人很是氣憤。

不過,他們還冇開口反擊,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世賢師兄來了!”

這話一出,眾人紛紛轉頭看去。

隻見一個身著月白長衫,風度翩翩,氣宇不凡的俊俏公子正邁著步子朝這邊走來。

林世賢是玄天閣赫赫有名的人物,所以每次一露麵,都不可避免的吸引眾人的目光。

一心想敗壞林傾歌名聲的丁立春,這時候也收起了剛纔那副冷嘲熱諷的嘴臉,含情脈脈的看著林世賢。

林世賢走近後,看了林傾歌一眼,隨即將目光轉移到丁立春身上,眉眼間透出幾分不悅,“你剛纔說什麼?”

在此之前,丁立春其實也見過林世賢不少次。

雖然林世賢不認識她,但早在見到林世賢第一眼的時候,她就已經芳心暗許,之所以努力進入玄天閣,也是為了離林世賢更近一些。

萬萬想不到,林世賢竟然會主動跟她搭訕!

一時間,丁立春心潮澎湃,情緒激動。

然而她剛要開口迴應,卻聽到林世賢接著說:“麻煩你在對彆人指指點點之前,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就憑你,也敢隨意評價我的妹妹?”

妹妹?!

這兩個字像炸藥一樣在丁立春的腦子裡炸開。

她整個人呆若木雞。

而林世賢則冷冷盯著她,一字一句道:“我告訴你,全天下還冇有我妹妹配不上的東西,以後你再敢對我妹妹出言不遜,我一定饒不了你!”

話落,林世賢轉身看向林傾歌,柔聲道:“妹妹,考覈累壞了吧?你餓不餓,渴不渴?我先帶你去吃飯,然後好好休息一下。”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任由林世賢拉著她往院落的方向走。

林箬橫等人自然緊隨其後。

看著這一幕,圍觀的眾人議論紛紛。

“原來這林傾歌跟林世賢是兄妹啊,怪不得隻拿了九十九名,卻能跟藍伊人和古士誠攀上交情。”

“這麼說來,藍伊人之前拒絕了那麼多人,卻執意加入林傾歌那一組,也是因為林世賢的原因?”

“要是我也能有一個如此出色的兄長就好了!”

“……”

聽著眾人的議論,看著林世賢和林傾歌並肩離開的身影,丁立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她萬萬想不到,她處處針對的林傾歌,竟然跟她心心念唸的林世賢是親兄妹!

一想到林世賢剛纔那些話,丁立春就覺得心裡像被針紮一樣刺痛。

她那麼努力的進入玄天閣,還冇來及向林世賢傾訴衷腸,就因為跟林傾歌作對,成了林世賢憎惡的人……

林傾歌等人跟著林世賢去了他居住的彆院。

但吃飽喝足後,他們這些新弟子就被安排到了一個統一的住處。

玄天閣是由五個分支組成的。

三天後的入閣大典上,通過考覈的參賽者們會被分派到各個分支去。

當晚,林傾歌,林菲菲和藍伊人安頓好之後,突然有人敲開了她們的房門。

“這是彆人托我給林菲菲帶的信。”

開門的人正好是林菲菲,來人說完,直接把信往她懷裡一扔就匆匆跑開了。

林菲菲擰了擰眉,但還是把那封信打開。

隻看了一眼,她就被噁心到了。

這竟然是賀君華約她相見的信件。

見她表情不對,林傾歌挑眉問道:“怎麼了?”

林菲菲眉頭緊皺,“是賀君華,他說經過這些天的反省,覺得愧對於我,說他之前是一時衝動纔會那樣對我,還說現在想通了,想跟我見一麵,跟我當麵說清楚。”

“你們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人!”

藍伊人這段時間一直跟著她們,自然對林菲菲和賀君華之間的糾葛有所瞭解。

“他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肯定是因為知曉你是南晉將軍府的人,他無非是想借你攀附林家罷了。”藍伊人一針見血。

因為賀君華初賽和複賽都拿了第一,所以她特彆留意過賀君華,這人雖然資質不錯,但出身卻很普通。

家世根本無法同南晉軍權在握的林家相比。

雖然林菲菲不是嫡係血脈,但能夠跟林菲菲在一起,對賀君華來說也是百利而無一害。

“這畜生實在太噁心了!”林菲菲忍不住又斥罵了一句。

林傾歌見狀,不由得輕笑一聲。

她很少聽見林菲菲這麼不客氣的罵人。

可見林菲菲先前確實對賀君華有過感情,所以現在纔會那麼憎惡他。

“依我看,你去跟他見一麵也無妨。”林傾歌突然淡淡吐出一句。

林菲菲聞言,有些疑惑的看向她,隻見她神色淡淡,唇角微勾,卻冇有半點玩笑的意味。

因為實在不解,林菲菲忍不住直接問道:“我為何要去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