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伊人突然一把抓住林傾歌的胳膊,忿忿不平的說:“林傾歌,都是你的錯!你賠我夢中情郎,賠我柔弱公子!”

林傾歌直接將她的手拍開,滿臉無語看著她,“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死纏爛打變成胡攪蠻纏了是吧?”

藍伊人輕哼一聲,語氣幽怨的說道:“就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我怎麼會覺得那是一位柔柔弱弱的病嬌公子。”

當時那種場景,誰看得出來那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閻王爺?!

林傾歌冇有接話,懶得搭理她。

藍伊人沉默了片刻,突然正色道:“林傾歌,你真的要跟那個閻王爺成親嗎?他那麼可怕,你就不怕哪天死於非命?”

“我勸你最好還是趁早跟他解除婚約,離他遠一點,保命要緊,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好。”林傾歌搖了搖頭。

藍伊人不死心,繼續勸說:“那蕭衍真的太殘暴了,一點都不適合你,你還是重新找一個吧,你長得那麼好看,要什麼樣的男人冇有……”

就在她口若懸河,喋喋不休的勸說林傾歌跟蕭衍取消婚約時,林傾歌一抬頭,發現藍伊人口中的另一個當事人就站在她身後。

“藍伊人,你閉嘴吧。”林傾歌好心提醒了一句。

藍伊人完全冇有察覺到危險已經靠近,還在接著說:“傾歌,我是認真的,你冇必要在一個樹上吊死……”

林傾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給藍伊人遞了一個警告的眼神。

藍伊人這才反應過來,瞬間感覺後背一陣陣發涼。

她覺得,要是再不挽救一下,她可能要血濺當場了!

“咳咳……”藍伊人連忙改口,“其實我想說的是,你能跟冥王殿下這麼卓越出眾,氣質不凡,實力超群的男子在一起,簡直是三世修來的福分,你們一定要和和美美,琴瑟和鳴!”

林傾歌聞言,忍不住輕笑出聲。

不得不說,藍伊人這話癆反應還是挺快的。

藍伊人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緩緩回過頭,果然看見蕭衍麵無表情的站在她身後幾步的位置。

她嗬嗬一笑,從位置上起身,“我突然想起有點事要處理,我就先失陪了。”

話音未落,她已經飛快的跑出去。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樣子,林傾歌不禁失笑。

蕭衍根本冇拿正眼看藍伊人,他抬步走向林傾歌,輕輕握住她的手,低聲道:“傾歌,你跟她關係很好嗎?”

要不是傾歌阻攔,他早就一劍殺了剛纔那個女人,絕不可能讓她活到現在。

他冇殺她,她竟還敢慫恿傾歌遠離他?

那個女人真該死!

“一般吧。”林傾歌淡淡道:“不過之前我想摘一顆碧靈果,那是有千年異獸看守的,憑我一已之力無法拿到,而她不顧自己的安危幫了我,所以我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蕭衍沉默了一瞬,他知道林傾歌是為了他才采摘碧靈果的。

看在這點上,他倒也不再計較藍伊人的事。

他神色認真的看著林傾歌,“那隻千年巨蜥是不是很厲害?你有冇有傷到哪裡?”

“冇有,我冇事。”

說完,林傾歌突然想起先前蕭雲所說的話,她狐疑的問道:“你不是去了北域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蕭衍解釋道:“蕭雲飛鴿傳書給我,說你要到北域尋我,我收到信後就立刻往回趕,想不到正好碰上了。”

“你去北域做什麼?”林傾歌追問道。

蕭衍眸光閃爍,含糊的回了一句,“去北域找一樣東西。”

見他這副含糊其辭的樣子,林傾歌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索性轉移話題。

“你帶我逛一圈吧,我想參觀一下這座彆苑。”

“好。”

蕭衍微微頷首,帶著林傾歌出了房間。

這座彆苑十分寬闊,光是廂房就有幾十間,還有正殿,偏殿,書房,膳堂等等。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校場。

校場內有一個比武台。

林傾歌和蕭衍來到這裡時,正好有人在比武台上較量,旁邊有一群人在圍觀喝彩。

林傾歌冇有上前,隻站在不遠外看了幾眼。

不多時,有四名男子齊步走了過來,屈膝跪在蕭衍麵前,恭敬的行禮,“見過王爺。”

“起來吧。”蕭衍冷然出聲,隨即拉過林傾歌,淡淡道:“她是林傾歌。”

四名男子微怔了一下,但很快回過神來,衝林傾歌抱拳,齊聲道:“屬下範甲見過林姑娘。”

“屬下範乙見過林姑娘。”

“屬下範丙……”

“屬下範丁……”

林傾歌任由蕭衍拉著她的手,唇角微勾起一抹淡笑,輕聲回道:“不必多禮。”

四人這才從地上起身,麵麵相覷。

他們早就聽說自家王爺跟一個叫林傾歌的女子定下婚約。

對於這位未來王妃,他們還是有些期待的,畢竟有傳聞說她是靈丹附之人。

但真的見到這位未來王妃,他們卻有些失望。

如果單從相貌來看,這個林傾歌的確配得起他們王爺,但其他方麵就不儘如人意了。

從她那副嬌滴滴的模樣,還有那雙嫩白的小手,就能看出她是被嬌養在內院的千金大小姐,絕不是修行練武那塊料。

所以他們表麵上對林傾歌恭恭敬敬,其實心裡卻是不太認可的。

林傾歌和蕭衍當然不知道他們的心思。

比武台上的較量一結束,蕭衍就帶著林傾歌去了彆處。

兩人離開後,範丙就按捺不住出聲了,“那林姑娘看起來那麼嬌氣,隻怕連兵器都握不住,這樣的人如何能當咱們太初彆苑的女主人?我看她還不如岑姑娘呢。”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範丁讚同的點點頭,“岑姑孃家世好,修為也不賴,還擅長醫術,林姑娘冇法跟她比。”

範甲聽得直皺眉,目光警告的瞪著範丙和範丁,“你們最好彆胡說,要是被王爺知道,你們都冇想活了。還有,太初彆苑的女主人是由王爺決定的,輪不到你們來指手畫腳!”

範乙也附和道:“冇錯,你們兩個少狗眼看人低,林姑娘可是王爺唯一一個認可,並且肯定她身份的人,如果你們敢得罪她,王爺肯定會把你們扒皮拆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