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裡,藍伊人就轉身跳下屋頂離開了。

她還以為這岑姑娘是什麼高人,原來隻是一個野心勃勃,妄想利用彆人上位的心機女。

不過想利用她和傾歌,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本事!

藍伊人直奔林傾歌所在的院子,正好蕭衍有事出去了,而林傾歌正在用膳。

“我剛纔在外麵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藍伊人進屋後,徑直在桌前坐下。

林傾歌其實不是很感興趣,但見她興致勃勃,也就冇有掃興,隨口問了一句,“什麼事?”

藍伊人嘿嘿一笑,“這彆苑裡明日有一場武力比試,隻要人在彆苑就能報名參與,我已經幫你報了名。”

林傾歌目光涼涼的看著她,“你要是說不出一個合理的原因,我想我會扭斷你的脖子。”

藍伊人不由得瑟縮了一下,“我這麼做當然是有原因的,你聽我慢慢跟你說……”

就在這時,婢女從門外走進來,恭敬的稟報道:“林姑娘,王爺回來了,很快就到。”

林傾歌微微頷首,擺手示意她退下。

旁邊的藍伊人卻突然僵住,原本要說的話也儘數嚥了回去,改口道:“傾歌,我現在必須得走了,這件事我會找機會跟你解釋的。”

話落,她一副正被洪水猛獸追趕的樣子,直接翻窗離開了。

林傾歌見狀,隻覺得有些忍俊不禁。

等她回過頭時,蕭衍已經從門口走進來。

她勾了勾唇,輕笑著說:“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說要忙到晚上嗎?”

蕭衍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低聲道:“已經忙完了。”

本來確實是要忙到晚上才能回來的,但一想到傾歌還在等他,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解決,然後立刻往回趕。

林傾歌給他遞了碗筷,隨口說道:“剛纔伊人告訴我,明日彆苑裡有一場武力比試。”

蕭衍微微頷首,“是的,你想去看看嗎?”

“嗯。”林傾歌淡淡應了一聲。

蕭衍接過碗筷,眸光深情的看著她,“那我陪你一起去。”

次日一早,蕭衍帶著林傾歌前往校場。

藍伊人跟在兩人身後。

雖然她不想承認,但不管怎麼看,這兩人看起來都很般配,就像天造地設的一對。

三人趕到校場時,校場已經擠滿了人。

眾人見到蕭衍,紛紛下跪行禮。

此時,比武台正對著的看台上,除了留給蕭衍的主位,竟然冇有多餘的位置。

主位左邊的位置安排給了範甲,右邊則安排給了岑雙雙。

這樣一來,林傾歌就無位可坐了。

範甲意識到這點時,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惱怒的瞪了一眼負責安排位置的範丙。

範丙往前一步,語氣有些輕蔑的開口,“屬下不知林姑娘也要前來,故而冇給林姑娘安排位置,現在隻能在最後麵臨時加上一個座位了。”

林傾歌神色淡漠,冇有接話。

其實坐在哪裡,她一點都不在意。

不過,藍伊人明明說幫她報名參與這場比試,現在這範丙卻說不知她要前來?

這裡麵肯定有什麼蹊蹺!

思及此,林傾歌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藍伊人。

藍伊人當即走到範丙麵前,冷哼一聲道:“範丙公子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和傾歌明明報名了今日的比試,身份牌還是從你手上拿的,你竟然說不知傾歌要來?”

“範丙公子這是冇長腦子?還是存心刁難傾歌?你該不會是覺得我家傾歌好欺負吧?”

這番話一出,範丙當場有些傻眼。

昨天接觸後,他一直覺得這個叫藍伊人的姑娘是那種冇什麼心眼,很好哄騙的女子,怎麼今天突然變得那麼彪悍了?!

還冇等他從愕然中回過神來,蕭衍冰冷如刃的目光已經掃射過去。

範丙整個人一僵,隻能硬著頭皮辯駁道:“我……我隻是不小心忘了……”

岑雙雙見狀,起身走上前,向蕭衍行禮後,目光落在林傾歌身上,柔聲開口,“這位妹妹,範丙公子他們這些天忙裡忙外的,難免會有不周之處。”

“我想這應該是能夠諒解的,冇必要為了一丁點小事就咄咄相逼,妹妹你覺得呢?”

岑雙雙說完,還忍不住看了一眼蕭衍,想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然而,蕭衍隻是目光冷厲的盯著範丙,對她所說的話置若罔聞。

至此,林傾歌也算是看明白了。

這範丙明知道她要來,卻故意不給她安排位置,顯然是存心刁難。

而麵前這個女人,在她開口之前就搶先一步跳出來給她扣帽子,暗指她斤斤計較,咄咄逼人,一看就知道冇安好心!

還敢喊她妹妹?

她可冇有這麼噁心的姐姐!

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冷笑,很自然的挽住蕭衍的胳膊,“阿衍,這個亂認妹妹的人是誰啊?你不給我介紹一下嗎?”

蕭衍聞言,轉頭瞥了一眼岑雙雙。

岑雙雙感覺到他的視線,立刻作出一副嬌羞狀。

但蕭衍早就收回視線,看著林傾歌說道:“不認識,無關緊要的人罷了,不用管她。”

聽到這話,岑雙雙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前不久蕭衍來到彆苑時,範甲分明領著她去見過蕭衍,當時她還精心妝扮了一番,蕭衍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忘了她?!

見岑雙雙臉色難看,範丙就忍不住開口幫她說話,“王爺,她是岑雙雙啊,前不久還拜見過你的,你不記得了?之前我和範丁不小心中毒,就是岑姑娘幫忙醫治的。”

蕭衍目光森寒,冷冷吐出一句,“與我何乾?“

範丙怔愣了一下,還冇反應過來,脖子突然被一隻冰涼的大手狠狠扼住。

蕭衍修長的五指猛地收緊,用力掐著範丙的脖子,輕而易舉就讓他雙腳離地。

範丙很快就有些踹不過氣,甚至有一種瀕臨窒息的感覺。

他滿臉驚懼的看著蕭衍,艱難的出聲,“王……王爺……”

範甲等人見狀,全都心驚肉跳,連忙下跪求情,“王爺,位置一事,確實是範丙不對,但他也是一時疏漏,還請王爺饒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