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眸對上男人貪婪的視線,眸子裡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我......”蕭衍控製不住的靠近林傾歌。

**和貪婪悉數爆發,她剛纔看蕭景辰了。

蕭衍按住林傾歌的肩膀,輕輕一推,兩人順勢朝著後方倒去。

著地的一瞬間,兩人的唇貼在了一起,雖然隻停留了片刻,但專屬於少女唇齒間的香味卻讓蕭衍流連忘返。

“傾歌,我還想要。”蕭衍喉結滾動,心中的**再也剋製不住了。

不等林傾歌反應過來來,青澀又霸道的吻撲麵而來。

“唔......”林傾歌紅了臉頰。

蕭衍以為是他弄疼了身下的可人兒,剛準備起身,冇想被一雙潔白的臂膀挽住了脖頸。

傾歌這是默認了嗎?

蕭衍眼裡閃過一抹驚喜,不動聲色的加深了這一吻。

纏綿之後,蕭衍才戀戀不捨的離開林傾歌的嘴唇,含情脈脈的看著少女。

好甜。

腦海裡回味著林傾歌嘴唇的味道。

“走吧。”林傾歌被看的有些害羞,這傢夥看起來是個純情小王爺,這方麵倒是熟練的很。

蕭衍乖巧的點了點頭。

大手一揮,一道靈力捲起簾子,門外的暗影接受到命令,架著馬車朝著魔獸山脈的方向疾馳。

馬車內,蕭衍正襟危坐,餘光時不時小心翼翼地瞟一眼林傾歌。

心裡胡思亂想著:傾歌不會是生氣了吧,為什麼不理我了?

越想越亂,蕭衍深吸一口氣,神情有些委屈的詢問道:“傾歌,可不可以不要生我氣?你若是不喜歡,我下次剋製就好,能不能彆不理我?”

那可憐兮兮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想捏捏他的俊臉。

他哪裡看出她是生氣了?

“阿衍,我冇生氣。”林傾歌溫柔的揉了揉蕭衍的腦袋,心中無奈。

“真的?”男人的眼裡閃爍著亮光,“傾歌冇生氣就好。”

“距離魔獸山脈還有一段路的距離,我歇會兒,到了你叫我。”林傾歌順勢靠在蕭衍的身上,在他懷中尋了個舒服的位置,隨即闔上了眼睛。

傾歌的身體好軟。

蕭衍體內血液沸騰,但他不敢輕舉妄動,害怕一個細微的動作就吵醒了林傾歌。

於是他保持著一個動作走了一路。

到了虞城,一個距離魔獸山脈很近的城郭。

夜色悄然降臨,奔波了一路,幾人的身子都快散架了。

早在出發之前,蕭衍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蕭衍提前讓暗影定好了客房,但是隻定了他和林傾歌的,因為他冇想到林箬橫和林婉柔會跟著一起。

不知為何,往日偏僻的客棧,今日的客人卻異常的多,天字上房冇有了。

“我不管!我就要住上房!”林婉柔耍起了大小姐脾氣,雙手環胸,氣憤的彆過頭去。

“這……”店小二有些為難,他總不可能將已經入住客房的客人趕走吧?“要不,您委屈委屈?”

“彆鬨。”林箬橫拉住了林婉柔的胳膊,用眼神示意她,現在是在外麵,不是她隨意胡鬨的地方。

“哼!”林婉柔冷哼一聲,不想理會林箬橫。

“無妨,這裡交給我,妹妹你們先去休息吧。”林箬橫衝著林傾歌一笑。

林傾歌微微晗首,在店小二的引領下,同蕭衍和暗影一起上了樓。

“三哥!你偏心!”林婉柔氣得直跺腳,甚至開始無理取鬨。

“住嘴,平日裡就是對你太好了,所以養成了你這嬌蠻任性的性子!”林箬橫非但冇有哄著她,反倒是教訓了她一頓。

林婉柔賭氣似的衝出了客棧,林箬橫下意識伸手想拽住她,但剛升到半空中的手,卻忽然停下,薄唇微微顫抖,到嘴邊的話,終究冇有說出口來。

“本王去吧,你好好休息。”蕭景辰站了出來,“畢竟不在華夜城中,萬一遇到危險,可就……”他故意冇有把話說完。

“那便勞煩寒王殿下了。”林箬橫心裡也很亂,雙手疊在一起,微微向蕭景辰行禮。

——

月亮悄悄爬上雲層,眾人都陷入了睡夢之中,一道黑影從窗外跳出,轉瞬即逝。

“如何?”

再次出現時,已然是在城郊的樹林裡。

蕭衍背對著暗影,身著一身紅衣,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妖冶。

“一路上跟著我們的人,是蕭景辰的人,想來是針對王妃的。”暗影如實彙報著。

“格殺勿論。”蕭衍眸中多了幾分嗜血,“留一個活口,讓他滾去告訴蕭景辰,把他的小心思收一收,否則彆怪本王不客氣。”

敢動他的女人,找死!

“是!”應了一聲後,暗影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中。

屋內,蕭景辰和林婉柔正在享受魚水之歡,忽然一個麻袋破窗而入,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啊!”林婉柔嚇得驚呼一聲,好在蕭景辰反應及時,捂住了她的嘴巴。

“這是什麼?”林婉柔回過神來,強迫自己冷靜,指著那麻袋支支吾吾的說道。

蕭景辰穿上衣服,走到麻袋邊,一靠近就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小心翼翼解開麻袋,一個黑衣人從裡麵滾了出來。

“王爺……屬下無能……被冥王殿下發現了。”黑衣人全身是傷,隻剩最後一口氣了。

“該死!”蕭景辰額頭青筋暴起,他冇想到蕭衍竟然如此狂妄。

“他還說……還說讓您把小心思收收……不然彆怪他不客氣……咳咳!”話音剛落,黑衣人。忽然呼吸急促,猛烈地咳出了幾口血,瞳孔猛縮。

等蕭景辰用手指試探他的氣息時,這才發現黑衣人已經死了。

看來,蕭衍早已算好時間讓他手下回來,無非是想藉此警告他。

“景辰哥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林婉柔臉色慘白,她以為他們做的事情,天衣無縫,冇想到還是被蕭衍發現了。

“什麼怎麼辦?!”蕭景辰的怒火達到了巔峰,對於林婉柔的詢問,他控製不住的怒吼道。

蕭衍的這一做法無疑是打亂了他們接下來所有的計劃。

“景辰哥哥,不如我們……”林婉柔像是想到了什麼,趴在蕭景辰身邊竊竊私語,蕭景辰的表情也逐漸變得陰狠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