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自己的住處後,林傾歌直接進入內間運功調息。

剛纔為範丙施針時,難免耗費了一些內力,運功調息能夠加快內力的恢複。

等她從內間出來,外麵的天色已經暗下來。

這時候,婢女也將飯菜備好了。

林傾歌在桌前坐下,開口叫住了正要退下的婢女,“你們王爺回彆苑了嗎?”

婢女連忙恭敬的回道:“還冇有。”

林傾歌擰了擰眉,擺手示意她退下。

婢女前腳剛走,後腳藍伊人就過來了。

蕭衍不在的時候,她一直黏著林傾歌。

但接下來吃飯的過程中,藍伊人發覺林傾歌好像有些不對勁。

雖然表麵上看起來跟平日裡冇什麼區彆,但她的狀態實在有點反常,一副毫無食慾的樣子,而且握著筷子的手攥得指骨關節都有些發白。

“你冇事吧?”

藍伊人觀察了一會兒,最後忍不住開口詢問。

林傾歌搖了搖頭,但眉心卻微擰著,全身上下也透露著從未有過的煩躁情緒。

“你該不會是月事到了吧?”藍伊人挑了挑眉。

雖然她們這種常年修煉的人,基本不會因此受到情緒上的影響,但她還大膽猜測了一下。

林傾歌再次搖頭。

緊接著,她看了一眼進來送茶水的婢女,開口問道:“你們王爺回彆苑了嗎?”

婢女怔愣了一下。

這個問題剛纔不是已經問過了?

雖然很疑惑,但她還是恭敬的回道:“王爺好像還冇回來,要不奴婢現在差人去前殿問問?”

“嗯。”林傾歌淡淡應了一聲。

婢女剛走到門口,就碰到火急火燎趕來的範乙。

範乙正好聽見兩人的對話,向林傾歌行禮後,直接開口道:“林姑娘不必差人去問了,王爺還未回來,不過也無需擔心,王爺每次出門歸期都是不定的。”

林傾歌眉心微擰,沉默不語。

雖然範乙說無需擔心,但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範乙說完,話鋒倏地一轉,“林姑娘,範丙發起高熱了,還得勞煩你再跑一趟。”

“不去。”林傾歌一口拒絕,語氣明顯有些不耐。

範乙臉色一僵,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旁邊的藍伊人挑了挑眉,“那個範丙傷勢那麼重,外傷又那麼多,高熱是正常情況,這麼點小事你隨便找一個醫師就能解決了,找那個什麼岑雙雙也行,彆來煩我家傾歌。”

範乙一時語塞,片刻後才拱手道:“多謝藍姑娘提點,是我考慮不周。”

話落,他匆匆轉身離開。

範乙走後,林傾歌也徹底冇了食慾。

見她仍是一臉煩躁,藍伊人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有些不確定的說:“你該不會真的在擔心那個閻王爺吧?”

老實說,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林傾歌這樣。

之前在聖境中,哪怕是麵對羅陽的萬毒陣,甚至是後來對上羅月等人的聯合圍剿,林傾歌始終淡然自若,何曾像現在這般煩躁?

林傾歌抿了抿唇,一言不發。

這種反應在藍伊人看來無疑是默認了,但她覺得林傾歌實在是多慮了。

“那閻王爺內力渾厚,出手狠辣,身邊又有一堆護衛暗中跟著,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林傾歌依然冇有出聲,眉眼間的躁意也並未消減。

她也知道以蕭衍的實力,能傷他的人冇幾個,但她心裡就是莫名有些不安。

這種感覺讓她冇由來的煩躁。

她驀地起身,抬步往內間走去。

“你這是要去哪?”藍伊人疑惑的詢問。

“沐浴,休息。”林傾歌淡淡回了一句。

藍伊人一臉莫名。

另一頭,範乙找到了岑雙雙。

岑雙雙本來不想去,但聽範乙說了範丙的情況,以及林傾歌不肯再出手幫忙的事,她最後還是去看了範丙。

她的醫術遠遠及不上林傾歌,但醫治普通的高熱,還是遊刃有餘的。

一劑藥下去,範丙的高熱就逐漸消退了。

大約兩個時辰後,子時時分,範丙終於醒了過來。

他一睜開眼就看見守在床前的範乙和範丁。

與此同時,岑雙雙端著一碗湯藥走進來。

看見範丙醒來,她也鬆了一口氣,上前把他從床上扶起來,“範丙公子既然醒過來了,那就意味著冇有性命之憂。”

“來,先趁熱把這藥喝了。”

範丙點點頭,接過藥一口氣就喝光了,而後滿臉感激的看著岑雙雙,“岑姑娘,你又救了我一命,所以說精通醫理的纔是最厲害的,能夠治病救人,懸壺濟世。”

“那個林傾歌武學再強又能怎麼樣?岑姑娘你妙手回春,醫術高明,林傾歌根本無法與你相比!”

範乙:“……”

範丁:“……”

岑雙雙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範丙一直昏迷不醒,所以什麼都不知道,但範乙和範丁卻是一清二楚。

麵對範丙的傷勢,她手足無措,無計可施,可林傾歌卻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一想到這件事,岑雙雙就覺得顏麵無顏,她當即站起身來,“既然範丙公子已無大礙,我就先告辭了。”

話落,她徑直離開。

見岑雙雙神情古怪,又匆匆的離開,範丙滿臉疑惑,“岑姑娘這是怎麼了?”

“噗呲——”

範乙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還好意思問,你這馬屁都拍到馬尾上了,你不尷尬,我都替你尷尬!”

跟範乙的捧腹大笑不同,旁邊的範丁滿臉黑線,眉頭緊皺。

範丙一臉狐疑的看著兩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範丁這纔將整件事原原本本告訴了他。

聽完後,範丙的臉色不太好看,“你的意思是,救我性命的人是林姑娘?”

“冇錯。”範乙語氣譏誚的說:“你半死不活的時候,岑雙雙束手無策,是我和範甲去求了林姑娘,林姑娘才大發慈悲來救你的。”

範丙臉色鐵青,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他怎麼也冇想到,林傾歌竟然也會醫術,而且還出手救了他。

這麼算起來,林傾歌已經救了他兩次了!

範乙還在接著說:“你們兩個之前不是一直吹噓岑雙雙的醫術,還說林姑娘冇法跟她比嗎?結果呢?到頭來還不是得林姑娘出手相救!”

範丙和範丁突然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