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屋外傳來一道聲音,“範乙公子,彆苑進了可疑人物,那人去了林姑孃的院子,範甲公子已經趕過去,他讓你馬上調派人手前去保護林姑娘。”

聞言,範乙臉色驟變,他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出門調派人手,火速趕往林傾歌所在的院子。

當他趕到時,隻見範甲正跟一個蒙麵男子在林傾歌的屋外對峙。

那蒙麵男子見他帶了一群人過來,猶豫了一瞬後,突然抬手摘下臉上的麵巾。

看著那張俊逸的臉龐,範甲和範乙怔了一怔。

麵前這個人叫蕭卓,是王爺的近身護衛,他們不僅認識,而且還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太初彆苑上一任主人雖然是北域神女,南晉皇後,但對他們這些人的庇護並不多。

先主離世後,彆苑幾乎成了一盤散沙,仇敵趁機來襲,他們差點死在對方手上。

當時正是蕭卓及時帶人前來,擊退仇敵,解救了他們。

“屬下見過蕭卓大人!”

範甲和範乙屈膝下跪,恭恭敬敬的向蕭卓行禮。

其他人也連忙跪下行禮,包括隨後趕到的範丙和範丁。

蕭卓歎息一聲,擺手道:“都起來吧,我本不想讓你們知道我過來的,想不到還是被你們發覺了。”

一行人這才站起身來。

範甲正想詢問蕭卓所為何來,旁邊的房門突然開了。

林傾歌站在門口,神色淡然的環視了一圈,最後將目光停留在蕭卓身上。

蕭卓一眼認出了她,當即下跪行禮,“屬下拜見王妃。”

他的舉動,讓院子裡的眾人感到愕然。

就連範甲和範乙也冇想到,他們一向敬重的蕭卓大人,居然也對林傾歌心悅誠服。

而範丙和範丁的心情更是複雜。

他們之前不屑一顧,認為冇資格當太初彆苑女主人,及不上岑雙雙的林傾歌,不僅武學和醫術都比岑雙雙厲害,連他們敬重有加的蕭卓都對她如此恭敬。

這時候,他們才深刻的意識到,其實他們在林傾歌看來,不過是區區螻蟻罷了!

林傾歌原本打算沐浴完就直接休息,但心裡的煩躁一直揮之不去,導致她無法入睡。

所以一聽見外麵的動靜,她就出來察看。

想不到這騷動竟然是蕭卓引起的。

認出蕭卓時,林傾歌不由得擰了擰眉,她覺得自己一直擔心的事情可能發生了。

“起來吧。”林傾歌聲音微沉了幾分,“蕭衍他……”

蕭卓立即起身,上前幾步湊到林傾歌耳邊低語了幾句。

林傾歌聞言,臉色微變,“快帶我去。”

“是。”

蕭卓應聲後,直接施展輕功為林傾歌帶路。

聞訊趕來的藍伊人見狀,也飛身而去。

一時間,隻剩下範甲等人在院子中麵麵相覷。

林傾歌和蕭卓的輕功比藍伊人好得多,所以直到兩人在蘭亭城外的一處懸崖上停下,她才總算追上兩人。

“林傾歌,發生什麼事了?你們跑到這荒山野嶺來做什麼?”藍伊人不解的問。

林傾歌看了她一眼,沉聲道:“蕭衍出事了。”

藍伊人一臉驚愕,“怎麼會?他那身內力一釋放,再厲害的人也會忌憚,即便真碰上什麼絕世高手,或者中了什麼陷阱,自保肯定冇問題,怎麼可能出事?”

“你說得對,確實冇什麼人能傷到他,但他體內原本壓製住的毒性複發了。”林傾歌的神色凝重了幾分。

藍伊人突然想起從前聽到過的一個傳言。

傳言說,南晉蕭衍從百鬼林回到京都後,直接血洗了南晉皇宮,因為當時的皇帝,也就是他的皇叔,不僅把他送進了百鬼林,還在他身上下了曼陀羅華之毒。

她一直覺得這傳言是謠傳,畢竟曼陀羅華之毒至今無解,如果蕭衍真的身中此毒,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但聽了林傾歌的話後,她又相信了這個傳言。

蕭衍確實身中曼陀羅華之毒,隻是用什麼辦法壓製住了,所以他才能至今安全無虞。

就是不知道,是誰有那麼大的本事,竟然能夠壓製曼陀羅華之毒?

藍伊人正打算向林傾歌打聽一下,林傾歌卻冇空理會她,因為蕭卓正在稟報情況。

“之前有一幫人想殺你,王爺命我們調查那些人的身份,我們查出他們是項家人,王爺便親自前來,準備誅殺項家,但還冇進蘭亭城,王爺體內的毒就發作了。”

“他現在在哪?”林傾歌根本不在意什麼項家的事,她隻想知道蕭衍的情況。

“毒性發作後,王爺就獨自離開了,他嚴令不準任何人跟著,也不準尋找。”蕭卓語氣沉重。

如果不是彆無他法,他也不會輕易去找林傾歌。

藍伊人一臉狐疑,“這閻王爺搞什麼把戲?毒性發作不回彆苑待著就算了,怎麼還到處亂跑?”

林傾歌沉吟不語,她知道蕭衍的心思。

他是怕她像上次一樣,以自身內力為他複原符咒時受傷。

“傻瓜,為什麼那麼不聽話……”

林傾歌低喃了一聲,而後倏地抬眸看向蕭卓,沉聲道:“我的吩咐,你會遵從嗎?”

蕭卓頷首道:“屬下必定謹遵王妃的旨意。”

“好。”林傾歌一字一句道:“立刻召集所有人手,搜尋蕭衍的下落,一旦有線索,即刻向我稟報。”

其實蕭卓等的就是這個命令,他應聲後立刻傳令給下麵的人,讓所有人手全都出去搜找。

林傾歌並冇有一同去找,而是突然原地坐下,雙手合十,口中低聲默唸著一串咒語。

藍伊人不太擅長法術法陣這些東西,但她看過不少書籍,所以也大致有所瞭解。

林傾歌唸的這串咒語,她正好知道。

她微微皺眉,“這是追蹤術吧?傾歌,這個法術有風險。”

林傾歌抬頭看了她一眼,“不用擔心,我隻是想找到蕭衍的位置,不會有危險的。”

自從上次蕭衍偷偷離開,下落不明後,她就暗中在蕭衍身上下了一道咒語,以便發生類似的情況,可以通過追蹤術找到他的下落。

藍伊人有些擔心的看著林傾歌。

根據書中記載,使用追蹤術時,精神需要高度集中,若是受到外界的任何乾擾,便會出現被自身內力反噬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