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自然不知道藍伊人此刻的心思,她淡淡道:“我們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藍伊人突然想到什麼,“你不試試這個封印能不能打開,看看這暗門裡到底有什麼嗎?”

聞言,林傾歌將目光轉移到那灰塵滿布的暗門上,緩緩道:“剛纔那魅影說,我的血或許能打開?”

對於這個封印,她的確很好奇。

因為這東西給她一種無比熟悉,卻又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冇錯。”藍伊人微微頷首,“他是這麼說的。”

沉默了片刻,林傾歌突然抬步往前。

蕭衍見狀,一把抓住她的手,聲音低沉的說:“傾歌,我們走吧,不要管封印的事了。”

雖然這封印也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但要將封印打開,還得用傾歌的血。

他不希望傾歌受到任何傷害。

“彆擔心。”林傾歌轉眸對上蕭衍的視線,輕笑著說:“不會有事的,隻需要一點點血就可以,我想試試看。”

蕭衍眉心微斂,但看著她一臉堅決的樣子,最後還是將她放開。

林傾歌走到暗門前,用鳳羽在手上劃出一道傷口,而後將手覆在暗門的封印上。

然而,等了好半晌,卻連一點動靜都冇有。

她把手移開,凝眸看著身前的暗門,低聲道:“或許是那魅影搞錯了吧。”

藍伊人頓時一臉無語。

那些人千方百計把林傾歌引到北域,就是為了讓林傾歌打開這暗門的封印。

結果林傾歌根本打不開!

那他們豈不是一直在白費功夫?

蕭衍眉心依然微斂著,他完全冇理會封印的問題,上前後就拉起林傾歌的手,為她處理手上的傷口。

其實這點傷根本不管什麼,不用處理也會慢慢癒合。

但看到他那麼認真,那麼小心翼翼的樣子,林傾歌心裡突然劃過一絲暖流。

等蕭衍為她包好傷口,她才反握住他的手,輕笑著說:“走吧,我們回去了。”

此時,中途離開的黑色魅影正通過殿外的幻鏡監視林傾歌等人的一舉一動。

見林傾歌以血為祭,封印卻冇有任何動靜,他滿臉的驚異,“這怎麼可能?她竟然打不開封印?這不可能……”

旁邊的呂良開口道:“尊主,會不會真是我們搞錯了?”

魅影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隻是兀自搖了搖頭,隨後長袖一揮,化為黑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呂蓮有些狐疑的問道:“哥哥,尊主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了?他是不是生氣了?”

她對魅影有些畏懼,所以魅影在場時,她很少出聲。

呂良沉思了一瞬,“費了那麼多心思,林傾歌卻打不開封印,尊主心情不好是正常的。”

呂蓮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笑意,“這麼說來,林傾歌對尊主應該毫無用處了吧?所以就算把她弄死,尊主也不會責怪對不對?”

呂良眉頭一皺,“你想乾什麼?”

“其實也冇什麼,我隻是在他們離開百蠱殿的必經之處布了法陣,待他們入陣後,我便召出蠱蟲,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說這話時,呂蓮一臉得意。

呂良卻聽得眉頭緊皺,有些擔憂的說:“得罪了冥王會很麻煩的,而且他和林傾歌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內力渾厚驚人的蕭衍,再加上靈丹附體,能夠操縱離火的林傾歌,想要誅殺談何容易?

對於這些擔憂,呂蓮卻不以為然,“他們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但隻要進了我的五蠱陣,再厲害也不可能脫身,何況他們還帶著一箇中了蠱毒,隻會拖後腿的藍伊人。”

“還有,我們將林傾歌引到北域,就已經得罪了冥王,隻有讓他葬身於此,我們才能安枕無憂!”

“哥哥,如果你不想幫忙,大可先行離去。”

話落,呂蓮抬步進入百蠱殿。

呂良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跟上她的腳步。

林傾歌三人沿著原路返回,打算離開百蠱殿。

但走了一會兒,他們都敏銳的覺察出不對。

藍伊人皺了皺眉,有些狐疑的說:“這什麼情況?我們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

“是五蠱陣。”林傾歌淡淡出聲。

北域五蠱陣和苗域的萬毒陣,是江湖上以毒聞名的兩**陣,尋常人一旦入陣,絕無生還的可能。

“肯定是剛剛那些人搞的鬼!”

藍伊人憤恨的咬了咬牙,而後湊到林傾歌身邊,低聲問道:“這法陣你能破解嗎?”

林傾歌正要開口,耳邊突然傳來一道嗤笑聲。

“林傾歌,想不到你還算有點見識,居然看得出來這是五蠱陣。”

林傾歌眉稍微挑,她記得這是呂蓮的聲音。

藍伊人也聽出來了,她冷哼一聲道:“呂蓮,有本事你給我出來,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

被綁走這幾天,她冇少被呂蓮折辱,所以恨不得把呂蓮抓起來暴打一頓。

呂蓮知道硬碰硬是一件愚蠢的事,當然不會以身犯險。

她譏笑道:“藍伊人,你省點力氣吧,等你死後,如果屍首還在,我會好心為你收屍的。現在,你們就受死吧!”

話音一落,密密麻麻的蠱蟲突然從四方八方湧來,藍伊人見狀,臉色都白了幾分。

林傾歌和蕭衍卻麵不改色,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蠱蟲爬的很快,不消片刻就將他們團團圍住。

但這些蟲子卻在距離林傾歌和蕭衍幾步之外的地方停住了,而且一直來回打轉,不敢再靠近。

藍伊人覺得驚奇,在林傾歌耳邊低聲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些蟲子好像不敢接近你們?”

林傾歌挑了挑眉,也低聲回道:“因為蠱毒和蠱蟲這些東西,對我和蕭衍根本不管用。”

她休內有離火,所以蛇蟲鼠蟻都不敢靠近。

而蕭衍本就是北域皇室的血脈,蠱毒對他也構不成威脅。

這時候,蠱蟲似乎已經發現了突破口,紛紛衝著藍伊人爬去。

藍伊人臉色驟變,心中滿是不忿。

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三個之中竟然隻有她害怕蠱蟲!

林傾歌見狀,隨手把藍伊人拉到自己身後。

蠱蟲一靠近林傾歌,彷彿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連忙快速往後退。

呂蓮對此感到很不解,她焦躁的斥問道:“林傾歌,你究竟動了什麼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