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伊人冇有搭理伍文勝,隻是神色凝重的看著倒在台上的林傾歌。

此時,林傾歌的情況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伍霓裳得手後,第一時間看向台下的蕭衍,發現他的眼裡依然隻有林傾歌一人的存在。

她滿心不悅,抬步走到林傾歌麵前,垂眸看著她,“林傾歌,你都這樣了,還是趕緊認輸吧。”

林傾歌雙手按在地上,有些虛弱的開口,“不……”

“不什麼?”伍霓裳語氣不耐。

“不認輸。”林傾歌緩緩吐出三個字。

伍霓裳惱羞成怒,直接一腳踩住林傾歌的手,譏笑道:“不認輸又能怎麼樣?你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

手上傳來的疼痛讓林傾歌眉心一擰,她咬了咬牙,一字一句道:“即便你藉助彆人的力量贏了我,你還是廢材一個。”

伍霓裳氣急,“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話落,她一掌擊向林傾歌。

驀地,林傾歌突然全身被火光縈繞,內力也儘數外放,一股強大的力量自她體內洶湧而出。

伍霓裳當場被震飛,重重的摔落在比武台下,火光的餘焰在她的身上燃燒。

她大驚失色,強忍著劇痛在地上來回翻滾。

艱難的撲滅了身上的餘火後,她口中卻不斷的溢位鮮血。

“姐姐!”

伍文勝臉色驟變,急忙衝上前去攙扶伍霓裳。

被攙扶起身後,伍霓裳神色複雜的看向林傾歌。

她這次輸得很徹底,即便是藉助尊主之力,也還是成了林傾歌的手下敗將!

這時,林傾歌也從地上站起身來,身上的火光逐漸消散,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內力增長了不少,剛剛被氣波侵襲的傷也在瞬間恢複。

這是靈丹涅槃的威力,這種情況隻在生死攸關之際纔會出現。

如果順利,不僅可以藉助這股威力脫險,還能得到靈丹的部分力量,迅速增長內力。

如果失敗,則會落得一個肉身焚燒而亡的下場。

不過這股涅槃的威力,並不是每一次生死關頭都會出現,所以這其實相當於一場賭博。

一旦賭輸了,就會死亡。

但若是不賭,就會像上次那樣,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經曆靈丹之力的覺醒。

這種情況會讓她很被動。

所以就算比較冒險,她也寧願賭一把!

她剛纔故意刺激伍霓裳,就是為了讓伍霓裳使出那個尊主的力量,以此讓自己身處險境,從而激發出靈丹涅槃的威力。

很走運的是,她賭贏了。

不過,由於內力增長得太過迅猛,她的身體一時難以承受,以至於有些頭暈目眩。

也不知道蕭衍和藍伊人會不會被剛纔的場麵嚇到?

思及此,林傾歌轉身看向兩人。

蕭衍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她身上,這時候見她似乎冇什麼大礙,目光中的寒意才消褪了幾分。

藍伊人也總算安心下來,臉上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意。

“把主事令牌給我。”

林傾歌走下比武台,在伍霓裳麵前站定。

伍霓裳臉色鐵青,心裡一陣驚慌。

輸掉了主事令牌,以後她如何在北域行走?

“不給!”

伍文勝挺身站在伍霓裳身前,咬牙說道:“林傾歌,你原本已經輸了,誰知道你用了什麼妖法才把我姐姐打傷的,這場決鬥不作數,你冇資格拿走主事令牌。”

林傾歌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直接落在後麵的伍霓裳身上,冷聲道:“怎麼?你想耍賴是吧?”

伍霓裳低著頭,沉默不語。

她當然不想把主事令牌交出去,一旦交了,她還怎麼在伍家立足?

但戰書已下,現在反悔不認,也是很丟臉的事。

“耍賴又怎麼了?你要是不用妖法,我姐姐怎麼可能會輸!”

伍文勝冷哼一聲,“據說用了妖法的人,內力會在瞬間增長數倍,但之後會內力匱乏,動作虛浮無力。”

他剛剛無意間發現林傾歌腳步不穩,很符合用了妖術的情況,所以乾脆給她安上這個名頭,以便幫伍霓裳保住主事令牌。

“隻要試一試,就知道你是不是內力匱乏了……”

伍文勝話說到一半,冷不丁出手擊向林傾歌。

林傾歌眉心一擰,她現在正竭儘全力抑製體內瘋湧的內力,根本無力抵擋伍文勝的突然襲擊。

所有人都以為林傾歌會被打飛,結果卻是伍文勝飛出幾米遠,重重摔落在地。

“噗——”

伍文勝當場噴出一大口鮮血。

“文勝!”伍霓裳見狀,臉色倏地一白。

在場的人全都驚愕不已。

林傾歌也有些意外,她緩緩轉過頭,看到了蕭衍那張冷峻的側臉。

很顯然,是蕭衍及時飛身而來,一掌打飛了伍文勝。

她微微擰眉,這定身穴要三刻鐘纔會自動解開,所以他是強行衝破了穴道?

蕭衍看了一眼林傾歌,但什麼都冇說,很快就將目光轉向了旁邊的伍霓裳。

伍霓裳終於等來他的目光,整個人僵了一僵,甚至忘了要先把伍文勝扶起來。

然而下一刻,伍霓裳臉色驟變,隻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內力裹挾著殺意席捲而來。

她本就負傷在身,哪裡承受得了這種壓倒性的力量,口中突然不斷湧出鮮血。

看著步步逼近的玄衣男子,伍霓裳突然想到了什麼。

麵前這個擁有渾厚內力的男子,就是傳聞中那個嗜血殘暴,冷酷無情的冥王蕭衍!

蕭衍走到伍霓裳麵前,抬手一揮,手上憑空出現一柄鋒利的刀刃。

正是噬靈刃!

“阿衍……”林傾歌微微擰眉,輕聲喚他。

蕭衍回頭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道:“不給你主事令牌,該死!”

話落,他手中的噬靈刃直逼伍霓裳。

眼看著那冰冷的刀刃就要割破自己的喉嚨,伍霓裳嚇得臉色發白,連忙道:“給!我給!我願意把主事令牌給林傾歌!”

蕭衍手中的噬靈刃倏地停住,目光冰冷的看著伍霓裳。

伍霓裳顫顫巍巍的從身上摸出主事令牌,雙手遞給蕭衍。

“傾歌!”

身後突然傳來藍伊人驚叫的聲音。

蕭衍連忙回頭,隻見林傾歌直直的往地上栽倒下去。

他心裡一驚,哪裡還顧得上什麼主事令牌,連忙轉身衝過去,將林傾歌穩穩接住。

“傾歌……你怎麼了?”

林傾歌能聽到蕭衍急切又擔憂的話語,但她已經無力迴應,因為體內內力瘋湧,導致她意識有些模糊。

很快,她徹底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