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衍長指抵在林傾歌的脈搏上,發現她身體之中有一股內力正在瘋狂湧動。

像是走火入魔一樣。

他快速封住她身上的幾處主穴,抑製住那股湧動的內力,隨即把她抱起來,疾步返回客棧。

藍伊人見狀,也要跟著離開,但走出幾步,突然想到林傾歌一心想要伍家的主事令牌。

於是,她又轉身走到伍霓裳麵前。

這時候的伍霓裳負傷在身,毫無抵抗之力,隻能任由藍伊人奪走她手中的令牌。

“這令牌,我代傾歌收下了。”藍伊人笑容恣意。

伍霓裳一聲不吭,臉色特彆難看。

伍文勝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怒氣沖沖道:“把令牌還給我姐姐,我不許你搶我姐姐的令牌!”

藍伊人直接將令牌收入袖袋之中,而後嗤笑道:“你不許?你有什麼資格不許?不過是廢物一個罷了!”

“你!”伍文勝氣結。

藍伊人譏笑一聲,隨後大搖大擺的離開。

一直到傍晚時分,林傾歌才從昏迷中醒來。

睜開眼後,她發現自己躺在客棧房間的床上,蕭衍正背對著她站在窗戶前。

她從床上坐起來,開始運氣調息。

確認內力已經能夠自如的運轉,林傾歌才停下動作,唇角微勾起一抹輕快的弧度。

這次決鬥,讓她平白增長了不少內力。

聽見動靜,蕭衍回過頭,見林傾歌已經醒來,他臉上卻依然冇有什麼表情。

對視了一瞬後,他垂下微冷的眼眸,抬步往外走。

他的反應讓林傾歌感到很錯愕。

看著他決然而去的身影,她幾乎脫口喊出他的名字,“蕭衍!”

蕭衍腳步一頓,卻並不回頭,隻是默默的站在原地。

林傾歌微微擰眉。

他這是生氣了嗎?氣她點了他的定身穴?

她下了床,抬步走到蕭衍麵前,目光落在他神色冷峻的臉上,低聲問道:“你是不是生氣了?”

蕭衍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淡然無波瀾。

見他這樣,林傾歌就知道自己的猜測冇錯。

她上前一步,輕輕握住他的手,神色認真的看著他,“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知道錯了。”

蕭衍垂眸看了一眼被她包裹在掌心中的手,隻覺得好似一顆心也被她握住一般。

在此之前,他已經決定不理她。

可看到她這般模樣,他瞬間就心軟了。

他目光幽深的看著她,出口的聲音微涼,“錯哪了?”

林傾歌眸光閃爍了一下,低聲道:“我不該點你的定身穴……”

“還有呢?”蕭衍接著追問。

“嗯?”林傾歌的臉上流露出幾分疑惑。

蕭衍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裝傻,擰了擰眉沉聲道:“林傾歌,你是不是認為在百鬼林待過的人,不會感到害怕,也不會擔心?”

他不是傻子,為她把過脈後,他就知道了她的目的。

她跟伍霓裳決鬥,故意刺激伍霓裳藉助那個尊主之力,就是為了激發出靈丹涅槃的威力。

這是拿性命在冒險。

可她卻在這種時候點了他的定身穴,讓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眼睜睜看她以身涉險。

在伍霓裳凝聚氣波擊向她的那一刻,他清清楚楚,萬分深刻的意識到了害怕的滋味。

這時候他才明白,就算是從百鬼林爬出來的他,也依然會感到害怕!

蕭衍的話,讓林傾歌怔愣了一瞬。

她知道蕭衍的意思,他是想告訴她,她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險,他會很擔心。

“對不起,以後我不這樣了。”林傾歌握緊了蕭衍的手。

蕭衍垂眸看著她,終於還是忍不住將她擁入懷中。

林傾歌任由他抱著,腦袋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低沉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

“傾歌,以後你再想冒險,就算是九死一生,也一定要讓我陪你一起,知道嗎?”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伸手回抱他。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

藍伊人以為林傾歌還昏迷不醒,所以隨手就將房門推開了。

想不到門一開,映入眼簾的就是兩人緊緊相擁的場景。

看著這一幕,藍伊人先是一怔,而後臉色微變。

她是真心不希望林傾歌跟蕭衍這麼危險的人物在一起,可如今看來,想分離他們著實不容易。

正想著,藍伊人突然感覺有一股冰冷的寒意席捲而來,讓她不禁打了一寒顫。

她抬頭一看,發現是蕭衍正冷冷的盯著她,目光中帶著明顯的威脅和警告。

藍伊人連忙背過身去,避開他的視線。

蕭衍其實是想趕走藍伊人的,誰知道她竟然賴在門口不走,這讓他的臉色倏地沉了幾分。

林傾歌背對房門,但也能猜到是藍伊人過來了。

她推了推蕭衍,想從他懷裡掙脫出來,卻被蕭衍抱得更緊。

“阿衍,你先鬆開好不好?”林傾歌的語氣有些無奈。

蕭衍一言不發,還是緊緊抱著她。

“乖,聽話。”林傾歌抬手輕撫他的臉龐。

這一招對蕭衍百試百靈,他很享受被林傾歌誘哄的感覺,所以他很順從的鬆了手。

見他那麼聽話,林傾歌不禁勾了勾唇,踮著腳尖在他臉龐上落下一個輕吻。

蕭衍微微一怔,看著林傾歌的目光幽深了幾分,“傾歌……”

他突然有些後悔就這樣鬆手了。

“好了,我先去看看什麼事。”

林傾歌指了一下門口的方向,隨即轉身出去。

蕭衍摸了摸被她吻過的地方,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弧。

一出房間,林傾歌就看到了等在外麵的藍伊人,她挑了挑眉,“找我什麼事?”

“我來給你送東西。”

說著,藍伊人從袖袋中拿出伍家的主事領牌遞給她。

林傾歌伸手接過,臉上有幾分意外。

她剛剛還在琢磨,這令牌要是冇到手,實在不劃算。

想不到藍伊人幫她帶回來了!

藍伊人湊到她身邊,有些好奇的問道:“這令牌到底能乾什麼?值得你那麼拚?”

在她看來,即便是拿到了這個主事令牌,伍家也不可能真的認林傾歌為主事人。

頂多為了贖回這令牌,跟林傾歌交換條件。

莫非,林傾歌想讓伍家幫忙做什麼?

林傾歌淡淡一笑,隻說道:“到時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