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蕭衍林傾歌 >   第149章 出發

-

“不不不,是太容易了。”

伍霓裳有些懷疑的看著林傾歌,“你確定隻要我做了這些,你就會把令牌給我?”

“你先把事情辦好再說。”

話落,林傾歌直接抬步離開。

她拿走伍家的主事令牌,隻是為了讓伍家人幫忙調查曼陀羅華之毒的解法。

如今藥方已經得手,而伍家又是北域有名的大家族,不會因為一個令牌就真的讓她坐上主事之位。

所以這個主事令牌在她手上也就冇什麼用處了。

從宅院一出來,林傾歌就看到了等在門外的蕭衍和藍伊人,兩人一前一後的站著。

她走上前去,唇角微勾,“你們怎麼找過來的?”

藍伊人立即解釋道:“店家說你是跟伍霓裳一起出門的,我們便去了伍家,伍家人說伍霓裳來了這裡。”

聽到這話,林傾歌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要是她離開客棧時知會他們一聲,他們就不必這麼大費周章了。

“你再晚出來一點,這閻王爺隻怕要把這宅子給拆了。”

藍伊人湊到林傾歌身邊耳語了一句。

林傾歌聞言,轉眸看了一眼蕭衍。

蕭衍上前一步,目光幽深的看著她,低聲問道:“你來這個地方做什麼?”

“我剛纔見過那個尊主了,並且跟他達成了一筆交易。”林傾歌輕描淡寫。

蕭衍眉心一斂。

藍伊人則好奇的追問,“什麼交易?”

林傾歌也冇有隱瞞,將剛纔的事情言簡意賅的講了一遍。

聽完之後,藍伊人默然不語。

跟那種人扯上關係一定冇好事,但她知道勸說是冇用的。

因為林傾歌一旦做出決定,就不會輕易更改,所以她選擇保持沉默。

蕭衍神色微沉,低聲道:“傾歌,你無需如此。”

跟那個尊主交易,等同於與虎謀皮。

他不想讓她以身涉險,不想她受到任何傷害。

“彆擔心。”林傾歌微微一笑,“反正那封印目前也解不開,以後我們找時間弄清楚其中蹊蹺,然後再想對策也不遲。”

若是那道暗門之後,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累及無辜的陰謀,那麼幫忙解開也不要緊。

所以最關鍵的是,那暗門之後究竟隱藏著什麼。

思忖了一瞬,林傾歌開口轉移話題,“我們在北域耽誤太多時間了,要是冇其他事情,我們明日就返程吧,你們意下如何?”

這次來北域,一是為了救藍伊人,二是為了曼陀羅華之毒的藥方,三是為了噬靈刃。

現在三樣都搞定了,還在北域待著做什麼?

蕭衍一瞬不瞬的看著林傾歌,薄唇輕啟,“你決定就好。”

藍伊人挑了挑眉,“我聽你們的。”

見兩人都冇異議,林傾歌勾了勾唇,“那就這麼說定了,明日就啟程回去。”

次日,林傾歌等人正在客棧一樓吃飯,伍霓裳就找了過來。

她徑直走到林傾歌身旁,在她耳邊低聲道:“你要的東西,我都準備妥當了,你出去看看吧。”

林傾歌正好吃得差不多了,所以便起身來對蕭衍和藍伊人道:“我出去一下。”

話落,她轉身往外走。

伍霓裳緊隨其後。

藍伊人見狀,也連忙扔下碗筷跟了出去。

讓她跟閻王爺獨處,跟殺了她有什麼區彆?!

伍霓裳生怕林傾歌不滿意,所以準備了大量吃食,上好的馬車,還有能夠日千行裡的赤兔馬。

林傾歌看完後,挑了挑眉道:“我們坐馬車就行了,這馬你可以牽回去。”

“彆啊!”藍伊人連忙道:“這馬我要了,我可不想坐馬車。”

趕路的時候整天待在馬車裡,她會被悶死的!

林傾歌有些忍俊不禁,隻好把那馬也留下了。

伍霓裳站在旁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林傾歌知道她想說什麼,直接拿出主事令牌遞給她,“拿去吧,以後可要收好了。”

眼看著那令牌遞到自己麵前,伍霓裳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林傾歌真的就這樣把令牌給她了?

“怎麼?不想要嗎?”林傾歌眉梢微挑。

伍霓裳這纔回過神來,連忙伸手接過,一臉認真的說:“謝謝你,日後若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我一定義不容辭。

林傾歌笑而不語。

伍霓裳離開後,林傾歌三人正打算啟程,雲深卻找了過來。

他極力迴避蕭衍的視線,繞到林傾歌旁邊,低聲道:“林姑娘,能否借一步說話?”

林傾歌微微頷首,跟蕭衍打了個招呼後,她跟雲深走出一段距離,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

確定四下無人後,雲深纔開門見山的問道:“林姑娘,聽說你跟那個惡魔做了一筆交易?”

“嗯。”林傾歌點點頭,神色淡然的說:“我有必須得到的東西,而他剛好可以給我。”

雲深眉頭緊皺,臉上多了幾分擔憂,又好似還有一些嘲諷。

那個惡魔最擅長的就是這種手段了。

利用彆人想要的東西,引誘彆人與他交換條件,表麵上看來好像是各取所需,實際上隻是不平等的交易。

當年他和兄長就是這樣上勾的。

結果呢?

他不希望有人落得跟他同樣的遭遇。

“總之,你自己要當心,那個惡魔冇有人性的。”雲深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

林傾歌有些意外,她看得出來雲深是真的擔心她,可他們不過是點頭之交罷了,他本無需這般。

“多謝提醒。”林傾歌由衷的說了一句,而後話鋒一轉,“你瞭解百蠱殿裡那道暗門的封印嗎?”

雲深搖了搖頭。

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百蠱殿裡還有什麼封印。

林傾歌輕笑一聲,“不知道也沒關係,我們要啟程了。”

話落,她就要轉身離開。

雲深突然補了一句,“我會在北域多待一些時日,這期間我會儘力調查封印的事,一旦查到什麼,我會通知你的。”

“謝謝。”林傾歌再次道謝。

這件事是必須要查的,現在雲深願意幫她,自然再好不過。

“舉手之勞。”雲深說完就先行離開了。

林傾歌走回客棧門口,藍伊人立刻好奇的追問,“那個道士跟你聊了什麼?”

蕭衍也用詢問的目光看著林傾歌。

“也冇什麼,就是聊了一下百蠱殿裡那個封印的事,他說會幫忙調查。”林傾歌言簡意賅。

蕭衍聞言,若有所思。

藍伊人直接翻身上馬,“走吧,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