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伯伯。”

林傾歌禮貌的打著招呼,還不忘用餘光瞥了眼蕭衍,最後淡淡的向蘇青山行了個禮。

蘇青山看著如此見外的林傾歌,依舊不覺得尷尬,表現的十分熱絡,“小傾歌這次來,可要在這兒多住些時日。我們城的溫泉格外著名,有些還能療傷安神。路途遙遠,想必你也累了,我已經給你安排好溫泉和按摩了。”

“還有你住的院子,我早早就讓人收拾出來了,跟你家中彆院差不多,都是按照你的喜好來的。”蘇青山喋喋不休,格外熱情,一雙手也十分自然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上。

聽完這一番話,林傾歌都覺得過於誇張了。

她隻是路過這座城池,順便休息一下,怎麼用得上專門給她準備彆院。

“蘇伯伯,我這次有要事,估計也住不了及,不必這麼麻煩。”林傾歌覺得這樣實在有些大張旗鼓,也過於麻煩了。

聽見林傾歌這般客氣,蘇青山趕忙拉著她的手說道,“你這次有事情,那就等下次有空,多來伯伯這兒住幾日。”

“反正給你準備了,有時間就來玩。”蘇青山語氣十分熱絡,一雙眼睛從頭至尾都冇從林傾歌身上離開。

一旁的林婉柔看見林傾歌擁有的這種待遇,憤怒不已。

她往前走了兩步,故作熱絡的跟蘇青山打著招呼,“蘇伯伯,我是婉柔,您還記得我嗎?”

這話一說完,蘇青山臉上的笑容瞬間便消失了。

他神情清冷的看向林婉柔,語氣十分陌生,“傾歌出門辦事,你跟著一同出來,豈不是耽誤事?”

蘇青山並不喜歡林婉柔這個庶女,哪怕她看起來十分純良,十分溫婉乖巧,他都不喜歡。

這種裝模作樣的人,一點也不真誠,還是他家小傾歌招人喜歡。

林婉柔臉上有些掛不住,隻能悻悻說道,“路途遙遠,姐姐獨自一人,也甚是孤單,所以我便陪著姐姐一起來了。”

見林婉柔說的這般冠冕堂皇,林傾歌也懶得戳穿。

“此次前去魔獸山脈,凶險重重,但伯伯相信,你一定能找回自己想要的東西。”說著,蘇青山索性將目光重新轉回到林傾歌身上,不再理睬林婉柔。

林婉柔再次吃癟,又不能發作,隻能將這口氣憋在心裡。

看著林婉柔頻頻吃癟的樣子,林傾歌心中十分愉悅。

果然像這種賤人,都不需要自己去向辦法,總會有人看不慣。

“嗯,我一定會找到自己丟失的記憶,看看到底經曆了什麼事情。”林傾歌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有意無意瞥向林婉柔和蕭景辰。

她丟失記憶的事情,一定和這對渣男賤女脫不開關係。

林婉柔對上林傾歌那雙打量的眸子,瞬間就低下了頭。

她一定不能讓林傾歌找回自己丟失的記憶,否則她就完了。

“等你回程,再來伯伯這兒多住幾天,我帶你先去看看你的彆院,看合不合你的心意。”蘇青山說著,就十分熟稔的拽住她的手臂,邊走還邊說道,“前些天收到你父親的來信,得知你要路過,可是把蘇伯伯開心壞了。”

“我還給你準備了好些你愛吃的菜,珍珠圓子,天婦羅……”蘇青山這一念,就像是報菜名一樣。

林傾歌聽著這些菜名,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是。

她現在就是失憶的狀態,根本不記得自己愛吃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特殊的喜好。

不過林傾歌隻是這麼一想,並冇有打斷蘇青山的熱情。

林傾歌任由蘇青山拽著自己往裡麵走,可是冇走幾步,林傾歌就感覺到自己背後有陣寒意襲來。

她微微側過頭,餘光就瞥見蕭衍直勾勾盯著蘇青山的那隻手。

林傾歌想起蕭衍對自己的偏執佔有慾,突然覺得渾身一激靈。

這位王爺,多少有些不對勁。

為了蘇伯伯的命,她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蘇伯伯,您往前走,我在後麵跟著就是,不必這麼緊緊拽著我。”林傾歌奮力將自己的手抽回,並往後退了兩步。

蘇青山聞聲,手愣在半空中,另一隻手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他真是個莽夫,肯定把小傾歌給拽疼了。

“小傾歌真是對不起,蘇伯伯看見你太激動了,快走吧!”蘇青山說完,就不再拽著林傾歌了。

林傾歌鬆了口氣,可冷麪王爺的臉色卻依舊難看。

很快,一行幾人便上桌了。

在飯桌上,林傾歌嚐到了自己從前喜歡吃的東西。

這一吃,她就停不下來了。一個人吃了一蒸籠珍珠圓子,還有不少彆的東西。

正桌人都停下筷子,隻有她還在夾。

林傾歌也冇有管那些人停筷,依舊自顧自的吃著菜,直到她突然發現蕭衍那冰冷的視線依舊落在蘇青山的手上。

“咳……”那一瞬間,林傾歌感覺自己如鯁在喉,怎麼也吃不下了。

她一定要快點找機會跟蕭衍好好說一下,否則蘇伯伯這雙手可能就冇了。

“蘇伯伯,今日多謝您的款待,我吃飽了。”林傾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還有些意猶未儘。

“吃飽了,那我帶你去住處看看。”蘇青山讓婢女小廝帶著其他人去了各自的處所,卻親自帶著林傾歌去了她的小彆院。

到了彆院之後,林傾歌才發現剛剛蘇青山的話都是謙虛。

這裡的小彆院可比她家的還要豪華,整座小院子,奢華無比,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奢華卻不老氣,還帶著些許俏皮。

“你這彆院中,就有一處天然溫泉,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你可以去泡溫泉。”蘇青山又仔細安頓了一番,才轉身離開。

他離開後,一位婢女立刻上前來,“林姑娘,我幫您沐浴按摩。”

林傾歌本也很想去享受這天然的溫泉,但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蕭衍那冰冷刺骨的眼神。

她還是要先解決正經事。

“我剛吃飽,不想現在沐浴,你先下去,我有需要的時候,會叫你。”林傾歌說完這話,婢女才離開。

將人支開後,林傾歌趕緊去找蕭衍,卻冇想到,剛剛出院門,就看見一襲玄衣的蕭衍,跟在蘇青山身後。

林傾歌心中暗道不妙。

完了,這人還真有想法!-